第九百八十四章 以理服龙(第二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九百八十四章 以理服龙(第二更)

看到敖蒙服软,安林也不想做得太过分。 至少,他不会再踩在龙王头上。 安林从龙头上跃下地面,再御砖升空和龙王对视。 看着这位龙庭的王者,如今竟被死死地镇压,他心里也是不禁感慨了一番,今天真是个好日子! “好吧,那我们先从头开始分析吧。” 安林望着敖蒙,微微一笑道:“从谁先发现灵石矿脉开始说起。” 敖蒙脸色微微一变,将目光转向龙族的矿脉搜查队。 安林出口命令道:“四九仙宗的搜查队,龙族的搜查队,你们都给我过来。” 四九仙宗的外门弟子,闻言立即走向安林。 龙族的生灵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是迫于安林的淫威,他们还是乖乖地走到安林的旁边。 “说吧,你们到底谁先发现这座矿脉的,四九仙宗的人先说。”安林一脸严肃和郑重地开口道。 “当然是我们先发现的啊!”一名女弟子站了出来,眼眶红红的,显然之前已经哭过一次,大声道:“我们发现矿脉后,立即上报给宗门,随后便在附近探查储量。” “不料在这过程中,被一名飞球族猎人发现了。当时我们还不在意,不料才过没多久,龙族的探查小队就跑过来,不要脸地说那个矿脉是他们先发现的。多半是那个飞球族猎人,将消息透露给了龙族的探查小队。”女弟子说到后面很气愤,对着龙族等人怒目而视。 “那名猎人呢?”安林好奇道。 “肯定是被他们杀了!”女弟子咬牙道。 安林看了一眼龙族的探查小队,眼神不怒而威。 那十几名龙族生灵心中猛地一颤,脸上却努力保持淡定。 一个模样威严稳重的中年龙族男子走向前来,开口道:“我们本来就比你们抢先一步发现这灵矿,只是忘记了在灵石矿脉上留下标记,想要等敖书玉二太子来后,再正式开采。没想到……没想到二太子才到这里,就被你们的萧泽杀了,呜呜呜……” “至于你们说的飞球族猎人,凡事总得讲证据,莫要捏造莫须有的罪名!”男子说到后面,眼眶通红,眼角有泪,又愤怒又委屈的模样。 安林点了点头:“凡事都要讲证据,这话说得对!那么你说你们先来到矿脉,证据呢?” 龙族男子一愣,没想到安林直接绕过了猎人的话题。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矿脉,委屈道:“我们之前忘了留,之后再次来到这里,本来想补一个标记,却被你们的人阻止了。” 他们原本的打算说,东海龙庭说的话就是证据,但是现在显然不能这样说了,会被一巴掌拍死的…… 安林将目光转向自己宗门的弟子:“我们可有证据,证明灵石矿脉是我们的?” 女弟子重重点头:“我们在矿脉的多处地方留下了标记!” 说罢,她还双手掐了一个法决,千米之外岩石内部的碧色山体,突然有几处地方闪烁着白芒,构成了四九仙宗的标志。 安林默默将目光敖蒙以及龙族等人,微笑道:“我想说,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讲证据对吧,你们之前也是这样说的。现在的情况是,四九仙宗有证据证明他们先来,而你们却没有证据去证明你们先来。矿脉的归属权,归四九仙宗,有异议吗?” “可是我们只是没来得及标……”一个龙族生灵开口。 “没证据你说个鸡霸!”话还未说完,安林就大吼了一声。 这一吼,所有的龙族生灵都吓得心肝一颤,不敢再多说一个字。 原本他们还以为,凭借他们的势力,强行将四九仙宗的标记抹去,再标记他们的印记轻而易举,哪里想到会演变成如今这个场景。 一个个龙族生灵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敖蒙。 安林也看想敖蒙,笑道:“龙庭之主敖蒙,你觉得矿脉的归属权还有异议吗?” 敖蒙双眸的怒火几欲喷薄而出,数秒后,也只能从牙缝之中挤出几个字:“没有异议……可我儿子……” “一码归一码,我们一件件事来。”安林开口打断道。 他将目光转向缇娜:“整个过程录下来没有。” 缇娜比了一个ok的手势,显然正在录制之中。 敖蒙嘴角微微一抽,目前这个形势,龙庭显然不能恃强凌弱,只好承认了这件事。不过下一件事,却是板钉钉的四九仙宗做得不对。 “很好!东海龙王也承认,灵石矿脉是四九仙宗的了。”安林望着敖蒙,再次开口道,“那么……龙庭派人来到这里,为的又是什么呢?” 周围的气氛霎时一静。 安林目光泛冷,开始真正图穷匕见:“这事很容易就能推理出来,你们就是想要趁我们宗门主力不在的时候,强夺灵石矿脉!” “按照修仙界的规矩,凡是强行强夺他人财产发生争斗者,就算被活活打死,那也是技不如人,甚至可以说是活该!” 安林的声音铿锵有力,回荡在整个天地之间。 所有的龙族强者,都瞪大了双眼,呆呆地望着安林。 他们纵使知道情况可能会向不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,萧泽估计是抓不成了,有可能四九仙宗赔偿点什么东西,就能让龙王善罢甘休。 但是,万万没想到,安林竟然说龙王二太子死得活该! “混账!那可是我二哥,是龙王二太子,你怎么说话的!”敖鸣玉怒不可遏的望着安林,双拳紧握,气势轰然爆发,就要动手。 “那可是我的儿子!你们杀了我的儿子,不道歉也就算了,还说我儿子活该?”敖蒙声音低沉,同样满是恨意地望着安林。 安林负手在身后,风轻云淡地望着敖蒙:“四九仙宗的宗旨就有一个平等,何为平等,那就是一个理字,只有抛开一切阶级讲道理,才能做到平等!” “你龙庭先跑来抢我四九仙宗的财产,夺我宗门命脉。那么我四九仙宗别说是不小心才杀你儿子,就算是把你们来这里的所有人都杀了,也是理所应当之事!” 这一次,就连四九仙宗的弟子们,也是瞪大了双眼,望着那个站立在黑砖之上,霸气无双的男子。 安林他……还真敢说啊! 好不容易恢复一点伤势的敖晴玉,听到这句话气血翻涌,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 敖蒙更是气得全身发抖,恨不得立即将面前男子的头捏爆。 安林却是目无表情地望着敖蒙。 要是四九仙宗弱小一些,这一次说不准会被龙庭吃得连骨头都不剩。龙庭都这么不客气了,四九仙宗又客气什么? 打都打了,而且还打赢了,难道还要低声下气,委曲求全? 这不是安林的风格! 一个极为强大的势力,可以随意歪曲事实,强夺弱小势力的资源。 但是,四九仙宗却并不弱小,甚至比龙庭的底蕴还要可怕! “安林!你可曾想到,你说出这番话的后果?”敖蒙冷声道。 “威胁我?”安林默默拔出了胜邪剑,漆黑的剑身好似能够吞噬阳光。 “后果吗……我连把你们当场就地处决的后果都想过了。” 他望着敖蒙,嘴角微微勾起:“灵石矿脉是我们的,而你们是来抢我东西的。你觉得,要是我在这里,把你们全部都杀了,天庭会怎么做?” “安林,你敢!”敖鸣玉怒吼道。 轰隆! 这一刹,一股死亡的感觉笼罩了敖蒙的全身。 杀气浓郁到让空间都变得粘稠起来。 安林宛如一尊杀神,缓缓靠近敖蒙。 敖蒙浑身一寒,他知道,安林是认真的,安林真的动了这个心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