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七十九章 让萧泽成为奴仆?(第二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九百七十九章 让萧泽成为奴仆?(第二更)

太初大陆,飞球族领地。 在一座大山之中,某个陡峭的石壁已经被砸开,露出了里面晶莹剔透的绿色晶石,散发着极为强烈的元气波动。 两方人马在石壁的下方对峙着。 萧泽一身黑袍,挡在十几个外门弟子的面前,神色凝重地望着不远处的白衣金瞳,长着龙角面露威严男子。 在那个中年男子的身旁,还有两个气息强大的龙族男子,以及一众实力强大的龙族随从。 “萧泽,你杀了我大哥,我父王看在天庭的面子上,已经对你网开一面,饶了你的性命,你为何还要反抗?!”一个手握玉扇的龙族男子,语气严厉地开口责问道。 “我萧泽只当师父的小弟,想要我永世当你们龙庭的奴仆?做梦去吧!”萧泽冷笑道。 最前方的龙族中年男子,不疾不徐地开口道:“要是你还拒绝,那就别怪吾心狠手辣了,这就将你原地斩杀,祭奠吾儿在天亡灵。” 轰隆! 一阵极为可怕的龙威贯天彻地,代表至高威严的金色波纹以中年男子为中心扩散,让众人感觉到自己好像在面对一头太古真龙,压得他们都有些喘不过气来。 “敖蒙,你要点脸不?明明是你们想要强夺矿脉,这才引起争执,现在却把所有的过错都怪在我们的头上!这就是龙庭之主的做派?”柳千幻手持佩剑,黛眉微微扬起,对着不远处的男子怒斥道。 “吾说话,还轮不到你这个小辈插嘴。”敖蒙冷哼一声,一股极为可怕的气势凝聚成实质,朝柳千幻冲击而去。 萧泽瞬间闪动到了柳千幻的面前,双掌拍向那股气势。 轰隆!碰撞声宛如天雷炸响。 萧泽连退数步,这才稳住步伐,脸色苍白的望着敖蒙:“要杀要剐冲我来,欺压一个化神修士算什么英雄?身为龙族大能的威严呢?” 敖蒙面露不屑道:“杀了我的儿子,让你们所有人都去陪葬,天庭也不会多说一个字,识相的你就赶紧和我签订奴仆契约,我可没耐心再跟你在这里耗下去。” “拉我四九仙宗的人去陪葬?你也配?” 远处,一个模样俊秀的男子御砖而来,居高临下地望着敖蒙。 “我不配?我倒要看看谁给你的勇气,敢这样跟我说话!”敖蒙何时被这样嘲讽过,对着天空上方的黑砖虚空一抓! 轰隆!空间在那一瞬间开始扭曲。 但是一阵白光闪过,安林便消失在原地。 “什么?”敖蒙神色微微一怔。 错愕的瞬间,白芒突然在他的身前出现,还有一个手持黑色剑刃,全身萦绕黑气的男子,对着他一剑落下! 哗! 霸道恐怖的黑色剑芒延绵十数里,将沿路的山体都斩成了两半。 安林望着身前的男子,被他一剑斩退了数百米,不过伤势却几乎没有。 “东海龙庭的龙王敖蒙?不过如此。” 虽然没伤到敖蒙,安林嘴角依旧微微勾起,神态之中丝毫没有将这个龙族之王放在眼里。 “你就是安林?”敖蒙的双臂有青色龙鳞显现。 刚刚他就是用双臂护在身前,挡住了安林的全力一击。 “没错,我就是四九仙宗的宗主,安林。” 安林大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他知道要是没有与之相配的实力,那么无论如何谈判也没有意义,与其这样不如先亮一下肌肉。 他扫视了一眼在场的龙族势力,返虚境包括敖蒙在内只有三人。 除敖蒙外的另外两人,其中一人,还是他在太初古域遇到过的那个龙族大能,名为敖鸣玉,返虚初期的实力。另外一个素未谋面,气息极为低敛,看不清深浅。 “好一个英雄出少年。”敖蒙看了一眼安林,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。 安林闻言商业互吹道:“好一个老当益壮。” 敖蒙嘴角微微一抽,冷笑道:“我希望你能明白,杀子之仇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。要是想让萧泽活命,那么你就好好劝说他,让他同意成为我的奴仆,并且把这些人都给我撤离这座矿脉。” “让我的徒弟成为你的奴仆?你也配?”安林抬起了头,眼神之中多了几分冷漠和怒意。 “师父……”萧泽望向安林,眼眶有些红。 “哈哈哈……”敖蒙怒极反笑,“我不配?那行,那你们就都给我死在这里吧!” 他早就打好算盘了,实在不行就将萧泽等人当场诛杀,反正有为子报仇的名头在这里,所行之事天经地义,就算是天庭也不会干预。 之后再将他们的遗物,以及灵石矿脉一并收入囊中,如此一来,死一个不成器的儿子也不算太亏。 安林闻言却是大声道:“你先别急,让我们先一件一件事,按顺序分析清楚,这样才知道谁对谁错!” “少废话,你还没有资格跟我在这里谈事情。萧泽杀了我儿子,是板钉钉的事实,他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成为我的奴仆,二是偿命!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考虑。”敖蒙浑身强大恐怖的气息再次爆发出来。 返虚后期特有的神道之力,直冲云霄,竟是形成了一道极为可怕的雷云龙卷,怒嚎着,翻滚着。 安林看到面前这一幕,咬了咬牙,头上青筋直冒,这敖蒙已经霸道到完全不愿意交流了。 敖蒙心中却是清楚,他们才是最先理亏的那一方,真的要好好分析的话,说不定会有其他变数,还不如一出场就来硬的! 龙庭的势力比四九仙宗要强。 四九仙宗能做的只有屈服,屈服于他所做的裁决。 “既然你觉得,我没有资格和你谈事情。那我就让你知道,我到底有没有资格!”安林双眸闪过金芒,一股无上的王威扩散出来。 轰隆!金色波动充斥着天地,仿佛至高神灵俯瞰众生蝼蚁。 几乎是一瞬之间,除了龙王敖蒙,以及他身旁的两个男子,其余所有龙族随从,全部瘫软在地! 安林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角色。 想要用拳头说话?以力量压人? 行啊,那他就让敖蒙知道,到底是谁压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