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五章 于是,又被暴揍了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九百四十五章 于是,又被暴揍了

小雀女就是太阳树守护者! 这个猜测并不是没有道理的。 甚至可以说,有着极高的可能性! 安林望着面前的少女,蠢蠢欲动。 阳神功法第一重的获得方式,就是找到太阳树守护者,选择嘴对嘴接触,运转吞噬法决,吸收太阳树的本源阳力,便可完成任务。 似乎注意到了安林那灼热的目光,小雀女默默退了一步,一双明眸大眼有着警惕:“你在想些什么?” 安林轻咳了一下,开口道:“那个,你之前不是说,特别感谢我在角斗场做的事情吗?” 小雀女轻轻点头:“然后呢?” 安林走进了两步,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女,姣好的面容上,有着大大的眼睛,精巧的鼻子,纤薄粉嫩的樱唇,看起来可爱清纯,充满了活力。 “单纯的言语感谢太不够诚意了,我想再要一个礼物。”安林笑道。 “嗯……什么礼物?” 小雀女沉吟几秒,倒是没拒绝,抬头望向面前的男子。 安林咽了一口唾沫,伸手搂住了小雀女的小腰肢。 “你……”清脆悦耳的声音,刚从少女的口中说出,便被堵住! 安林猝不及防地吻了上去,柔软的触感传来,小雀女似乎是因为刚刚用蕴含真阴之水沐浴,唇瓣有些清凉,还带着丝丝甜味。 小雀女懵了,脑袋一片浆糊,清澈的双眸睁得大大的。 安林知道机会只有一瞬,立即运转吞噬法决! 是的,他采取的是最激进,但成功率却最高的方法。 留给他的时间其实不多了,要是选择慢慢培养感情的方式,很可能会失败。他自己心理那关过不去,也会对不起小雀女的情感。再说了,他也不会泡鸟啊! 强吻的话,虽然很突然,但是成功率是最高的!再加上小雀女和他的革命战斗友谊在此,他应该不会被打死吧…… 时间过得很快,也似乎很漫长。 这个吻对于安林来说,是突然想起的。 对于小雀女来说,更是始料未及的。 小雀女娇柔的身躯变得有些僵硬。 安林用了吞噬法决,却发现一件很震惊的事,那就是…… 竟然无法吸收太阳树的本源阳力! 是的,毫无反应! 难道是,姿势不对? 安林想了想,伸舌头拨开唇瓣,触碰到少女的皓齿。 小雀女娇躯一颤,终于是反应过来,猛地将安林推开。 安林看到小雀女正浑身发抖地望着自己,精致白皙的俏脸涨红,好似熟透的苹果。 “嗯……小雀女,这就是我想要的礼物……”安林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好像认错人了,于是硬着头皮开口道。 空气在那一瞬间凝固。 小雀女不知何时,再次冲到了安林的面前,一脚为轴,另一个白皙匀称的腿抬起,在虚空划出一道赤红的残影。 好快! 安林瞳孔一缩。 根本来不及躲避,红色高跟鞋便已重重落在了他的小腹之上! 轰隆! 空间爆裂,无法言喻的巨力排山倒海而来。 安林听到了骨骼碎裂,内脏破碎的声音。 “噗哇!”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身子猛地倒飞,撞到了白藤缠绕的护壁上,磅礴的力量让整个太阳树都仿佛跟着颤了一颤! 安林倒落在地上,剧烈的疼痛让他弓着身体,卷成了虾米。 引以为傲的战神之体,竟然被小雀女一脚破开。 现在的小雀女,比在角斗场的她还要强上许多!! “流氓!色狼!不要脸!!”小雀女恼羞成怒,仿佛要炸了一般,一步步走向安林。 “等等,这是一个误会,我错了!”安林大声求饶。 小雀女听到这话,银牙紧咬,更加愤怒道:“误会?不负责任!不要脸!渣男!!” 安林正要继续开口,一个红色高跟脚就出现在了面前。 安林:“……” 轰隆! 这一次,他的胸口被踢得凹陷。 然而,攻击却未结束。 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就这样不停落下! 蹦蹦蹦……啪啪啪……哒哒哒……噗噗噗…… “敢占我便宜,去死去死去死!” “啊啊啊啊……” “我打死你这个龟孙儿!” “别……别打这里!啊啊啊啊……” “我的初吻都没了,去死去死去死!” “啊啊啊……救命!” 问心湖的尽头,鬼哭狼嚎和雷声般轰鸣的撞击声在回荡。 也不知过了多久。 小雀女终于是打累了,气喘吁吁地坐在安林身旁。 安林鼻青脸肿,浑身没有一处是完好的,换别的返虚境大能来抗这波攻击,绝对够他们死好十几次。 这个吻的代价实在是有点高,安林后悔极了。 最重要的是,他好像亲错人了,小雀女很可能不是太阳树守护者…… 小雀女一双明眸恨恨地瞪着安林,冷声道:“干嘛突然亲我?” “误会!这都是误会啊!”安林不停摇头道,“你要听我解释啊!” “嗯,那你解释啊!”小雀女道。 “这……”安林闻言一怔。 这咋解释?他只是顺口说说而已…… 小雀女的脸蛋依旧红扑扑的,白皙的小拳紧握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 她看到安林的神色,突然道:“你喜欢我?” 安林脸色大变:“这个真没有,你可别误会!我以我的节操发誓!” 小雀女整个脸都黑了:“也就是说,你对我没有感情,还强吻我咯?玩弄我的感情?呵呵……” “误会!你听我……噗哇!”安林大声高呼,话还未说完,虎虎生风的拳头和恐怖的红色高跟鞋就迎面而来! 蹦蹦蹦……啪啪啪……哒哒哒……噗噗噗…… 安林重创未愈的身躯,又被疯狂地蹂躏,惨叫连连。 他想象中的激烈男女互搏并没有发生,因为他根本没有和小雀女搏击的实力,小雀女特么连神道之力都用上了…… 一阵狂风暴雨之后。 安林再次生无可恋地躺在地面上,浑身伤痕累累。 疼,真的很疼,这少女下手完全不留情,真的是往死里打的。 小雀女脚踩着安林,俏脸含霜,冷声道:“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,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,为什么要亲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