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二章 问心湖的道心之战 (第二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九百四十二章 问心湖的道心之战 (第二更)

黑腾格和白行歌虽然很意外安林态度的转变。 但安林决定和白行歌前往问心湖进行比试,还是让白行歌开心了好一阵,当场就答应了下来。 “好,林安是个爽快人,我这就带你去问心湖。” 白行歌在前面带路,心中有着一抹激动。 它对安林有着很复杂的情绪,最喜欢的一个角斗场明星,死于安林之手,虽然那是堂堂正正的比试,但安林出现在这里,依旧让它感到不舒服。 白行歌想要通过道心比试,一方面是为这一个心结做一个了断,另一方面则是是不想让安林继续呆在太阳树。 安林跟随着白行歌走到了大陆的西部边缘地区,那里有一个由白色枝条交织构成的洞穴入口。 仅仅是接近那里,就感受到了一股阴凉的感觉。 “这是……阴属性的力量?”安林有些惊奇地开口道。 在满地都是阳属性笼罩的区域,竟然能发现如此浓郁的阴属性,真的是让他挺意外的。 “没错,这是我们发现的在太阳树上,唯一一处具有强大阴属性力量的区域。阴阳本来就是相生的,正是有这么一处地方,太阳树才和谐完美。”黑腾格开口解释道。 白行歌没有说话,只不过眼神之中多了几分恭敬,连伸展的羽翼都彻底收拢起来,好似进入一个神圣的地方。 它的身材并不大,大概三四十个安林这么大。 这种身材,在朱雀一族中,算是十分娇小的了。 即便如此,它还是施展术法缩小身躯,变得和安林差不多大,这才一步步走向前方。 走了没多远,便看到一汪十分清澈的湖水。 湖水广阔,荡漾着灵动的波纹,阴属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,汇聚于此,浓郁到极致。 它被淡淡的白色雾气笼罩,看不到尽头的景象。 安林释放神识去探索,却发现即使是他这般强大的神识,依旧无法穿透那白色的雾气。 “这就是问心湖?”安林问道。 白行歌点头道:“是的,这问心湖以道心铺路,你能走多远,决定了你道心的坚韧程度。一旦道心不稳,脚下的湖水便不再支撑你的身体,你就会落入湖中,被湖水卷回岸上。” 安林回想起了当初四方论道交流大会,也有一次拷问道心的试炼,那一次他连一步都走不出去,直接得了一个零点一分。 一念及此,他不禁有些害怕。 白行歌很好地捕捉到了安林的神色,看到安林那害怕的神色,心中大为愉悦,淡淡笑道:“怎么,林安道友害怕了?” “我怕你输得太惨,恼羞成怒。”安林笑呵呵地反驳,同时暗中观察着周围的环境。 “你……”白行歌气得脸都黑了,冷哼道:“等你作为失败者掉落水中,希望你还能说出这种话!” 两人斗嘴一番后,终于是开始比试了。 安林暗中观察环境,发现阴属性力量的流动与汇聚,从空间上来说,上下皆有。也就是说,有一部分阴属性的力量,是从第八层甚至是第九层流下来的。 这或许就是黑腾格所说的,和太阳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? 那么,能否从阴属性流动的方向,反向进入太阳树第八层呢? “林安,我们的比试,现在开始吧!我会让你知道,你的道心对于我来说,不值一提!”白行歌打理了一下羽毛,战意十足地望向安林。 安林脸色淡然,懒得搭理白行歌,只是静静地望着湖水的远方,目光深邃,白衣翩翩,一副高人风范。 不是他不想搭理白行歌,而是……他的道心是啥,他自己都没搞懂…… “哼!你就尽管装逼吧!等你掉入湖水之中,我看你还怎么装得出来?”白行歌看到安林没搭理它的战斗宣言,气呼呼地补上一句。 安林没有说话,当先一步迈向了问心湖。 波纹荡漾,自己的倒影在淡淡的白芒下,出现在清澈的湖面之中。 没有掉下去!安林心中大为激动! 能成,这波能成! 他转头望向白行歌,微微一笑:“开始?” 看到安林自信霸气的眼神,白行歌脸色微微一变,扬起了高傲的头颅,不甘示弱道:“来吧!” 它同样一脚踏在湖面之上,湖面波纹轻轻荡漾,同样托举起了它的身体。 安林见状继续向前走去,他不敢走太快,生怕突然掉进湖面。 白行歌也跟着脚踏湖面不停向前,还非要领先安林一个身位,像个赌气的孩子似的。 安林无奈地翻了翻白眼。 他感觉这个问心湖好像没想象中的那么难啊,踩在上面,感觉如履平地,一点不适感都没有。 而且,也没有各种幻境或者是磨难去阻碍他,真的好像是走路一般。 就这样,一人一鸟走了数百米。 黑腾格站在岸边,因为白色雾气的遮挡,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。 安林微微皱眉,不对劲啊,这比试有问题。 走了这么久,一点难度和阻碍都没有。堂堂考验道心的比试,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?! 他不禁望了一眼身旁的白行歌。 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 “握草!白老弟,你干嘛呢?”安林惊呼一声。 他看到白行歌浑身宛如抽搐了一般发抖,每迈出一步,仿佛都要付出极大的力量。即使如此,它仍是拼命走到安林前面,领先一个身位。 “谁是你弟!我白行歌一生不低于人,更不会低于你!”白行歌闻言偏头望向安林,狠狠地说道。 安林:“……” 白行歌不看还好,现在一看到安林的神态,顿时就震惊了。 “你,你怎么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?!” “痛苦的表情?”安林眨了眨双眼,突然吐出舌头,双眼翻白,声音嘶哑道,“这样吗?” “噗……”白行歌一口老血吐了出来。 尼玛!它累生累死,拼尽全力才走在前面。落后它一个身位的男子,竟然一点痛苦都没有,还有余力卖萌嘲讽? 不得不说,这真的刺激到它了! “不!你一定是装出来的,为了给我造成心理压力!” 白行歌突然反应了过来,冷笑道:“呵呵,好深的心机啊!你现在肯定已经道心剧颤,非常痛苦,快要坚持不住了吧?你的诡计已经被我识破了,最后赢的一定是我!” 安林:“……” 这鸟是不是有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