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二十章 太阳树守护者的信息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九百二十章 太阳树守护者的信息(第一更)

红枫城是南天羽国北部的大城,但从城市覆盖地来说,比朱雀宗的圣树还要大上不少。 安林御砖飞向这座城池,远远的就能看到各种色彩的鸟儿,在红枫城的高空飞行。 它们或是成群结队迁徙,或是特立独行,肆意伸展着美丽的羽翼,让整片天空都多了许多别样的色彩。 一声声清鸣,汇聚成最为动听的音乐,缥缈空旷,怡人舒心。 “啧啧啧,这里的鸟儿都好有活力的样子。”安林看到一头蓝色雀鸟昂首挺胸地从身旁掠过,目不斜视,骄傲极了。 其实,这里大部分生灵都这样,极为高傲和自由,没有任何存在能让它低下高傲的头颅。 安林和雪斩天行走在红枫城的街道。 “哼!这些菜鸟拽什么拽,一个个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,一个育灵期的灵兽,竟然神色睥睨地望着我?简直岂有此理!”雪斩天咬牙切齿地说着,要不是安林制止了它动手,它肯定将那些菜鸟全部撞飞。 “行了,行了,又不是你一个人受到鄙视。”安林笑着安抚道,“来南天羽国的所有种族,体验感都极差,没哪个是十分受鸟尊敬的。” “哼,真不知道它们拽个啥?优越感从何而来?它们有翅膀,我也有翅膀,它们有毛,我也有毛!”雪斩天一脸不满。 这时,一头喵头巨鹰恰好路过,神色鄙夷地望了雪斩天一眼,嗤笑道:“呵……小不点……” 安林:“……” “尼玛!”雪斩天顿时就炸了,大吼一声,就要撞向喵头巨鹰,然后被安林揪了回来。 “主人,为什么拦我?我要给那个不知死活的喵头鹰一点颜色瞧瞧!”雪斩天挣扎着大吼。 “行了,别一言不合就打架,我们是文化人,要和谐,懂吗?”安林将软绵绵的雪斩天抱在怀里,慢慢朝前方走去。 周围的建筑物都是木结构,有的甚至简陋到用一些树枝和藤条缠绕,就弄成了一件大房子。 还有许多是圆形的露天房子,嗯……没错! 其实就是一个巨大而简陋的鸟窝! 鸟窝上面会有许多形形色色的东西摆放售卖,大部分是一些纯天然,天地精华所凝聚的好东西,比如灵液,药材,果物之类的。 整个大陆,最为盛产药材和灵果仙果的地方,恐怕就是南天羽国。 没办法,植物多,果树多啊,出产的珍稀药材果物自然也就多了。 果子香甜美味水又多,然而安林和雪斩天的注意力,却是不在那里。 他们穿过一间间房子,最终走到了一间屋顶有着轮盘的奇怪小屋之中。这小屋外部像是粗大的树干,为全封闭状态,一个洞洞里投掷一枚元石,才会自动打开。 安林毫不犹豫将一枚元石丢了进去。 一万灵石的进门费,对于土豪安来说,不算什么。 “嘎!欢迎来到天知屋,我亲爱的客人!”一个通体漆黑,与黑暗融为一体,有着一双幽绿色双眸的乌鸦,用极为沙哑的声音开口道。 它身材和人类差不多大小,腰杆挺直地坐在木椅上,周围环境昏暗,只有两团黄色的火焰淡淡燃烧着。 “你就是南天羽国中,号称无所不知的万事鸦?”安林好奇道。 乌鸦嘿嘿一笑:“没错!我就是万事鸦,只要你给的钱足够,没有什么情报是得不到的!” “很好。”安林轻松一笑,“我要有关太阳树守护者的所有情报!” “嘶……”万事鸦倒吸了一口凉气,双眼圆瞪,那幽绿色的光芒都浓郁了几分,“太阳树守护者,是我们南天羽国最为神秘的存在,你为何想要它的情报?” “好奇呗,越是神秘的存在,我越是感兴趣。”安林微笑道。 万事鸦的脑袋罕有的缩了缩:“对于太阳树守护者,我所知道的情报也极为不足……” 雪斩天冷哼一声,面露不屑道:“就这样也敢自称无所不知的万事鸦?真的是浪得虚名!” 轰隆!恐怖的力量爆发出来,让周围的气氛都凝固。 万事鸦的气息扩散,宛如无尽的深渊,让人感觉到所有的一切都要被吞噬了一般。 雪斩天浑身寒毛扎起,猛地缩在安林的怀里。 它万万没想到,面前其貌不扬的乌鸦,竟然是返虚中期巅峰的大能。 万事鸦深深地望了一眼神色不变的安林,语气舒缓了几分:“你可以离开这里,但是你不能质疑我的专业水平。” 它的意思很明确了,爱来来,不来滚。 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!”安林没有离开,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关于太阳树守护者的情报。 “嗯,我知道的信息不多,但是情报的价值却比较高,要三十万灵石……”万事鸦开口道。 啪! 安林十分爽快地将三十枚元石拍在桌子上。 “小兄弟真痛快!”万事鸦咧嘴一笑,昏暗的空间内,无数好似小乌鸦的黑影浮动,好像也跟着欣慰地笑了起来。 “太阳树守护者,由朱雀一族血脉纯度最高的存在担任。它出没于太阳树之巅,拥有返虚巅峰的境界。据说本源朱雀领域一旦释放,能令方圆百里瞬间化为焦土。关系网很简单,只有一个亲哥哥。” 万事鸦目光闪烁:“不过……那位哥哥,正是统御整个朱雀一族,南天羽国最高存在,白昼神!” “白昼神虽然离开了南天羽国,但是想要打太阳树守护者的主意,我劝你们还是小心点。” 安林一听,果然面容严肃了不少,这些信息很重要! 不过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信息需要确认。 “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些了,太阳树守护者是南天羽国最为神秘的存在,我获得的这些信息还是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得到的。”万事鸦叹了一口气,轻声开口道。 “这就完了?我还有一个问题,太阳树守护者的性别是什么?”安林很认真地问道。 万事鸦懵了一下,似乎有些意外他为啥会问这个问题:“这个……很重要吗?” “这个,非常重要!”安林当即说道。 废话,他可是要和太阳树守护者接吻的啊! 接吻对象要是公朱雀的话…… 呕! “太阳树守护者是母的。”万事鸦肯定道。 安林心中舒了一口气,这才是他最想要的答案! “谢了!”安林开心抱拳道。 万事鸦迷了,这人类有必要这么高兴吗? 高兴的点在哪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