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一十六章 罪行和惩罚(第二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九百一十六章 罪行和惩罚(第二更)

手脚飞向天空,洒落无数鲜血。 无数围观者呆呆地望着这一幕,仿佛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之事。 “你怎敢这样做?快放了我徒儿!”公孙机目眦尽裂,最先反应过来,大吼着扑向安林。 安林左拳笼罩金光,额头金莲闪烁,地莲神功全面催动,仅仅一拳就将化神巅峰的公孙机轰得重伤倒飞。 “段勇,你若能大声地承认当年之事,我或许能留你一条性命。”安林神色冷漠地望着脚下的男子。 段勇凄苦一笑:“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,我如何能承认?” “哦。”安林淡淡开口,一道黑影带着恐怖的锋芒闪过。 段勇再次惨叫起来,他的小弟弟飞向了天空。 嘶……所有围观男修都觉得下体一凉,一些女修甚至转移了目光。 “这一剑,是替空醉离斩的。”安林语气平缓,没有一丝的情感。 段勇浑身痛得发抖,脸色苍白不已,下体更有鲜血缓缓流出。 安林再次挥出一剑,白色的光华化作锋利无极的剑气透体而入,斩碎了男子体内的所有经脉! “啊……!”段勇再次惨叫起来。 轰隆! 突然间,天地大震! 一个巨大的阵法盘旋升起,爆发出极为强大的威能。 “安林!你堂堂一个四九仙宗的宗主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竟然敢对我们新宗主下杀手,人神共愤,今日我便要向你讨要一个说法!”老宗主公孙机大吼着发动了护宗大阵。 “我这个万剑伏阳大阵,乃是真阳真人所创,能够……” 轰隆!一个红色的钉子,在虚空拉出赤红轨迹,击中虚空的某处。 还未来得及发动攻击的大阵,瞬间崩溃,消散于无形。 公孙机:“……” 安林头都未抬,只是压着段勇胸口的脚越来越用力,骨骼碎裂的声音开始响起:“下一步,我就是毁去你的道根,这样你就永远不得修炼。” 护宗大阵被瞬毁,所有的依仗都没有了。 段勇这一次,脸上终于是浮现出恐惧之色。 安林见状突然笑道:“要是还想活命,还是有机会的哦……” “什……什么机会?”段勇真的怕了,咬着牙问道。 “只要你承认当年所做之事,并且供出有谁知道这件事,你们一起在空醉香以及她一家人坟前跪下忏悔,我以四九仙宗宗主的名义发誓,对你们所做之事既往不咎!”安林开口道。 段勇浑身一颤,空醉香死了?原来是空醉香的事,招来了安林? 安林和空醉香应该不熟,四九仙宗又是当世可以媲美九皇族的超大宗门,他以仙宗名义发誓,说的话自然不会反悔。 只不过自己承认了……就真的身败名裂了。 “安林……你此话当真?”什么狗屁的名声,性命才是最重要的!段勇知道现在再不做选择,就唯有死路一条。 “当然是真的,不过你也别说谎。”安林拿出朱雀境,“我的镜子能洞察人心,一旦说谎,我就不废话,直接杀了你!” 段勇面露挣扎,最终点头道:“好,太初历封天纪元8578年5月11日,是我杀了空玉成,以及他家的二十八口人。是,他的家人没有和魔宗勾结,但是我这样做也是斩草除根,避免他们以后报复或者坠落魔道!” “继续。”安林淡淡开口。 “是,我见色起意,凌辱了一名女子,然后杀了她,这件事我做错了,我一定会好好忏悔!”段勇低下了头。 一众旁观的修士再次哗然,无数双目光满是震惊地望着段勇,无法相信这样一个正气凛然的男子,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。 玄清宗的一众长老更是张大了嘴巴,目光呆滞地望着那位新宗主。 “还有谁知道这件事?”安林继续问道。 段勇伸出手指,指了宗门的数位长老:“他们知道我灭了空玉成的门。” 缓了片刻,他又指向了场上的其中一位老者:“他知道……我做的所有事情。” 场上,突然陷入了诡异般的寂静。 安林却是忍不住笑出了声。 段勇指的最后一位老者,正是玄清宗的老宗主,公孙机。 上万名修士默然不语,万万没想到,玄清宗的两位宗主,会是这样的人,事情的发展让他们的三观有些崩坏。 “好一个道貌岸然的宗主,藏得真够深的啊,我差点都没有发现。”安林深吸了一口气。 公孙机却是双眼圆瞪:“胡说八道!我玄清宗屹立世间数千年,除魔卫道,受万众景仰,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!段勇你怎么能为了活命,昧着良心说出这种话?!” “聒噪!”安林清喝一声。 遥遥一掌按下,元气巨掌便将公孙机的身体死死按在地面之上。 他看了一眼朱雀境,发现没有什么动静,看来该说的都已经说了。 轰轰轰! 一道道金虚雷撕裂虚空,落在那些被指认的长老身上。 惨叫之声响起,一名名长老化作了焦炭,被活生生地劈死。 他们只是普通的化神期,哪里抵挡得住安林的全力出手? “你……安林,你不是发誓了,只要我认错,就放了我们吗?!”段勇睁大了双眼,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面前的男子。 安林神色冷漠地望了段勇一眼:“呵呵,我对禽兽不如的渣滓,没有遵守承诺的习惯。” 段勇张大了嘴巴,显然没料到安林竟会来这么一出。 公孙机更是脸色发白,浑身止不住地颤抖,指着安林大喊:“长老们又没有做坏事,仅仅是知情而已,你凭什么杀他们?安林,你这个魔头!” 安林指尖一挑,金虚雷怒吼着落下,瞬间将公孙机劈成了焦炭。 公孙机连惨叫声都没有机会发出,就这样瞪大着双眼,生机断绝。 “玄清宗正是有你们这种所谓的名门正派人士,才会有段勇这种败类。你说对吗?段勇?”安林将目光转向地面上四肢尽断,小弟弟也断了的段勇,缓声开口道。 “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,你和空醉香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段勇满脸绝望地开口道。 安林淡淡一笑:“我和她是朋友。” “怎么可能……”段勇双目无神,难以接受这个事实。 也在这一刻,力量再次将他的身体撕裂,连同道根一起摧毁得粉碎。 段勇再次惨叫起来,苦修了数千年的修为,毁于一旦。 “你杀了我吧!”段勇绝望又愤怒地盯着安林。 “想死?不好意思,你犯下的罪想要这么简单死去,真的太便宜你了。”安林伸出手按在他的天灵盖上。 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段勇一脸惊恐地开口。 安林双手爆发出幽暗色的光芒,抽魂! 这是从断魂子手中抢来的纳戒中,学来的抽魂术。 段勇双目呆滞,生机快速流逝,半透明的本源神魂,却挣扎着被安林抽了出来。 然后,四大神火同时出现,疯狂灼烧着那个在虚空之中挣扎的神魂。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恐怖痛苦,让段勇惨嚎起来,凄厉的叫喊声响彻天地,焚烧本源神魂,比直接杀了他要恐怖千百倍。 “杀了我……求求你,杀了我……”段勇又哭又叫。 安林不为所动,就这样慢慢地用神火烤着。 上万名修士,有的吓得脸色发白,有的拍手称快。 最终,玄清宗的新宗主,在宗主接任大典上,在万众瞩目下,本源神魂被神火活活烧得灰飞烟灭。 现场一片寂静。 安林闭上了双目,重重舒了一口气。 他再次将目光转向四周,神色睥睨又淡漠:“今日之事,就是以四九仙宗的名义做出的裁决。你们要是有谁不服,随时可以来四九仙宗找我,告辞。” 说完,他便御狗而起,留下满地的狼藉。 上万名修士代表,无一人敢敢拦。 他们都抬起头,静静地望着那个白衣身影渐渐没入云端,消失在视野之中。 或许,这个霸道又传奇的身影,从今以后,会深深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