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一十五章 名门正派?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九百一十五章 名门正派?(第一更)

白华州,西龙山上,这里人来人往,一路热闹喜庆。 这一天,白华州的顶尖宗门,玄清宗的宗主交接仪式,准备举行。 一位白华州的绝顶天骄,将在万众瞩目之下,就任宗主之位。 无数权贵和宗门高层,前往西龙山,为这位九州界的新星道贺。 新宗主段勇衣冠楚楚,站在大典的中心,双目神采奕奕,朝气蓬勃,一身气息更是浩瀚强大。 他面带微笑地接待着来自九州各地的贵宾。 老一代宗主公孙机更是面露慈祥的微笑,一脸欣慰地望着那个宛如众星拱月般被拥簇在中心的男子。 “公孙前辈,恭喜了,你这回可算是功德圆满地退下来了。”一名壮汉一脸羡慕地来到公孙机身旁,夸赞道。 “对啊,名师出高徒,你能教出如此优秀的徒弟,实在是让我等钦佩不已啊!”另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亦是开口附和道。 “哈哈哈……梁成道友,吴老,你们说的是哪里的话,老夫只不过是恰好捡到宝罢了。”公孙机抚须谦逊地说着。 他即便言语之中满是谦虚,但望向段勇的目光,依旧透着一抹难以掩饰的自豪和得意。 段勇是他一手带出来的,看到徒弟如此出色,当师父的自然也高兴。 玄清宗的天之骄子段勇,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,待人接物让人如沐春风,和他接触的前来道贺的代表,无不是称赞连连。 “段宗主,久仰你的大名,今日一见,真的是被你的绝世风采所折服,世间能有几个男子像你这般优秀?”一位大唐皇族的代表微笑道。 “对对对,段宗主就是年轻有为的典范,依我看啊,这偌大的九州界,也只有那位四九仙宗的安林宗主,能和你媲美。”一名宗门的代表开口附和道。 段勇闻言却是神色一肃,反对道:“安林宗主天资卓绝,惊才绝艳,是我辈修士追求的典范!我现在哪里有资格和安林媲美?只愿以他为目标,努力追赶,不要被甩得太远就好!” “段宗主有如此实力,还这么的谦虚有礼,吾辈不如啊。”一名代表也是感慨了一番。 段勇笑而不语,脸上却带着自信的微笑。 片刻后,他才有些遗憾地说道:“可惜了,安林远在天庭,还有事情要忙。要是他能来这里参加庆典,相信我和他一定能成为好朋友。” 众代表闻言又是一阵附和。 “想和我成为朋友?你还不配!” 一个声音蓦然响起,回荡在整个庆典之上。 所有代表,闻言皆是一愣,呆呆地望着面前走来的男子,身旁还跟着一头白色巨犬。 他的身后,一大片的守卫,皆是无声无息地双眼翻白,口吐白沫晕倒在地。 段勇还未说话,一名将领就开始怒喝起来:“来人啊!此人擅闯宗门,打伤侍卫,给我拿下他!” 一种护卫冲向男子,摆出了联合攻击阵法。 “滚!”男子双目一睁,无上的王威扩散,金色的波纹瞬间笼罩上千米,冲击虚空。 所有的护卫,包括将领,全部吓得双眼翻白,口吐白沫,直接晕倒在地。庆典上,数万名前来道贺的代表以及宗门弟子,也是哗啦啦地晕倒了一大片,没晕的也大部分脱力跪倒在地面,仿佛在恭迎他们的王到来。 段勇稳住了心神,语气却难掩惊讶:“安林道友?” 男子淡淡一笑:“你就是段勇?” 段勇露出自然得体的微笑,微微拱手:“没错,我就是段勇,安林道友远道而来,有失远迎,还请见谅了!” 众人看到这一幕,皆是脸色大变,没想到传说中的安林,竟然以这样一种霸道的方式来到庆典。 “呵呵,我是安林,但不是你的道友。” “因为……你这种畜生,不配直呼我的名字!更不配和我称兄道弟!” 安林身形一闪,直接冲向段勇。 段勇脸色一变,但他好歹是新晋返虚境的大能,反应力不弱,脚步一踏就出现了一个极为强大的赤红色护壁在身前。 安林拳头笼罩金光,一拳轰去,恐怖的大地之力喷薄而出,瞬间将赤红色的护壁粉碎,能量摧枯拉朽,将段勇也瞬间震得吐血倒飞。 段勇心中惊骇,没想到自己的力量在安林的面前如此不堪一击。 他还未有所动作,便看到安林的身影已经闪烁到了面前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仿佛看着一个死人那般,拳头笼罩着骇人的金光。 轰隆!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。 大地一阵猛烈的晃动,可怕的金色能量将方圆数里的大地震裂。 “咳咳……”段勇躺在地上,浑身发抖,觉得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一般,不停地吐血。 安林宛如一尊战神,俯视着段勇,一只脚死死地踩在他的胸口,让其不能移动。 众人一脸震惊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。 白华州的绝顶天骄,就这样被安林一言不合地秒杀了?这实力也太弱了吧! “住手!安林宗主,有什么事情好好说!”老宗主公孙机大喊一声,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。 其余修士也是从震惊之中回过神,纷纷前来劝解。 段勇强忍住伤势,依旧语气平缓道:“安林道友,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,我和你才第一次相见,并没有任何的仇怨啊。” 安林单手一挥,大白闻言立即拿出留影水晶,开始记录。 “太初历封天纪元8578年5月11日,你做了什么?”安林淡淡开口。 段勇闻言脸色微变,那个日子对他来说的确非常深刻,安林为何会提及那一天,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?难道是…… 段勇还未说话,公孙机便一脸坦荡地开口道:“老夫对此有印象,徒儿那段时间,为了白华州的安定,前去铲除红莲魔宗的邪修!” “那你可知,他那天因为一个魔宗的外门人员犯事,便将无辜的一家二十八口人全部杀死,并且将一名空醉离的女修凌辱至死?”安林缓声开口道。 此言一出,全场哗然。 段勇更是大呼道:“你胡说,安林你可有证据?你这样说是空口无凭,是污蔑!我敢发誓,我那天绝对没有做过你所说的那种事!” 安林从口袋中掏出了朱雀境:“朱雀境,段勇说的可是真话?” “没一句是真的。”朱雀境言简意赅。 安林抬起头,环顾在场的所有修士,再次朗声开口:“听到没有,我来这里,就是为了还那二十多条人命讨回一个公道!让你们看看这个道貌岸然的男子,是一个什么样的禽兽!” 许多修士闻言,望向段勇的神色终于是有了变化。 段勇却是一脸悲愤:“安林道友,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害我?这器物明明是你的东西,你让它说什么,它自然就说什么!” “没错,我们玄清派可是名门正派,段儿这一生除魔卫道,受万民敬仰,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情?!”公孙机同样大声辩解。 安林收起了朱雀境:“朱雀境是有独立意识的朱雀源器,它可没有说谎的习惯,这点可以向朱雀宗去求证。” “再说了……”安林双眼微眯,俯视着脚下的段勇,冷笑道,“什么狗屁的名门正派,连宗主都是个人渣,也配自称名门正派?” “我可不是来这里辩论的!我来这里,就是为了告诉你们一个事实,然后,再送那个畜生下地狱!” 黑色剑光闪动,鲜血飞溅。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,段勇的四肢皆被安林用剑斩断! “仅此而已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