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零五章 雪斩天的心境 (第二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九百零五章 雪斩天的心境 (第二更)

安林懵逼了一秒。 他三腿一软,差点站立不稳瘫软在地,急声道:“小兰,你听我解释,你误会了,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 许小兰温柔一笑:“不是我想的那样?我还以为是你不知道棒棒糖的效果,急于分享,所以我们两人才不小心了中招。原来……我想错了么?” 安林闻言一呆。 尼玛……这么通情达理的吗?! 他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,当即开口道:“不是!不是!是我误会了,就是你想的那样!我真不知道棒棒糖会有这种效果,小兰,你要相信我啊!” 许小兰美眸微微眯起:“呵呵……” 安林:“……” 蹦蹦蹦……啪啪啪……哒哒哒……噗噗噗…… 总之,就是一场不堪入目的家暴。 一个时辰后,安林终于是一瘸一拐地从小阁楼走出。 他双腿发抖,两个膝盖都变得通红,上面还有着一道道血痕,看起来真的凄惨。 “小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暴了,明明我对她这么好,给她吃棒棒糖,她竟然要罚我跪熔岩榴莲!” “跪熔岩榴莲也就算了,竟然还不许我用神体的力量……” 安林一边抱怨,一边走回自己的小阁楼。 滚烫和钻心的刺痛,直到现在还支配着他的脑海,那种体验实在是太不堪回首了! “安哥,你终于回来了!恭喜你在自由之战上夺冠,今晚要不要来一发美食庆祝一下?汪!” 一进门,大白就兴奋地绕着安林跑,吐着舌头,下流的目的昭然若揭。 安林翻了翻白眼:“我最近比较缺钱,平底锅的味道增益都用来做包子去了。” “安林巨人,你的膝盖怎么了?”缇娜一眼就看到了安林的伤势,振翼飞到安林的身旁,对着受伤的地方施展了一个治愈术法。 “小娜真乖!”安林轻轻揉了揉小精灵的金发,一脸欣慰。 果然,养小精灵比养狗有用多了。 狗只会吃吃睡睡,小精灵却是像贴心小棉袄一般,让人温暖。 大白终于醒悟过来,是自己操之过急,导致安林的好感度下降,正宫地位不保。它也跑到男子的身前,伸出舌头:“安哥,你膝盖伤了,我帮你舔舔!” 安林嘴角抽搐:“滚!” 大白一脸委屈,悻悻然地跑开了。它又说错啥了?狗受伤都是用舌头舔的啊,唾液有消毒和加快伤口愈合的功效呢…… 安林膝盖的伤势,很快就恢复如初。 他看了一眼房子,除了小娜之外,小红正在愉悦地光合作用,大白默默找了个地方趴下,小骨化身小蝴蝶翩翩落在小红花朵之上,颇有一副蝶恋花的意味。 安林眉头微微一皱,好像少了一个…… 片刻,他才醒悟到底少了谁,那个要斩天的家伙哪里去了? “对了,这几天小天都在做什么,怎么一直看不见它?” “它呀?说是准备要突破了,正在学校的一座山峰上,感悟自己的道呢!”缇娜开口道。 安林闻言来了兴趣:“在哪座山啊?我们一起去看看它!” 虽然他一直都是采取放养模式管理兽宠,但兽宠要突破,身为主人不关心一下怎么行。 就这样,安林骑着大白,带着小红,小娜,小骨,一同飞向浮空大陆的某座巍峨的山峰。 那座山峰,是修仙联合大学的最高的山峰,宛如一柄利剑直插云霞,是距离这片天最近的地方。 一个毛绒绒的白色球团,就躺在最高峰之上,精巧的翅膀收起,又圆又大的双眼呆呆地望着这片天空。 “小天!听说你要突破了?”安林飞到雪斩天的身旁。 他看到软绵绵的身躯,好像立即过去抱一抱,但是他又不知道雪斩天,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。为了避免打扰其感悟境界,他还是生生止住了那股冲动。 “主人,不要太大惊小怪,一个突破而已,又不能破天。”雪斩天目光幽幽,语气平缓道。 安林心中疑惑,总感觉雪斩天意志有些消沉。 讲道理,雪斩天的回答,不应该是豪迈地大喊先突破,再破天吗? 安林将目光转向其余几位兽宠,好奇道:“小天最近遇到啥事了?” 大白,小红,缇娜皆是一脸迷茫地摇了摇头。 “小天最近一直在山上看天空,寡言少语的,这可能是突破境界时,进入了某种特有的心境吧?”小红娇滴滴地猜测道。 大白却有不同看法:“当日小狼突破之时,也不见性情有什么变化,小天为何会这样?我觉得这是心魔!” 缇娜绕着圆溜溜的雪斩天飞了一圈,伸出纤纤玉指,点了一下那白绒绒的脑袋,这才道:“它很健康,身体是没有异常的。” 安林点了点头,这样一来,要么是突破前的综合征,要么就是心境遇到阻碍,所以才会成为这个样子。 要是前一种可能还好,要是后一种可能,甚至可能会引起心魔,或者是道心不稳,陨落在天劫之中。 安林觉得这事必须得管一管了,看看有没有自己能帮得上忙的地方。 他蹲下身子,望着面前的雪斩天,柔声道:“小天,你可是有什么心结?” 雪斩天默默摇了摇头:“主人,我现在不是很想说话,我想静静。” 安林痛心疾首:“你以前说话都是用成语的,现在怎么就沦落成了一句话连一个成语都没有的粗鄙之人了呢?!” 雪斩天:“……” 众兽宠:“……” 尼玛!说好的帮助雪斩天呢?这关注点是不是有点问题?! “唉……”雪斩天抬头望天,幽幽轻叹,好似宫中怨妇,道,“主人,你还是打道回府吧,我的问题,你是无能为力的,只能靠我自己去解决。” 安林很高兴:“小天,恭喜你重新成为一个有文化的雪魂兽!” 雪斩天:“……,你是不打算走了吗?” “我要看着你突破,陪在你身边。”安林斩钉截铁道。 雪斩天闻言,心中的某根弦终于是被触动了,感动道:“好吧,主人,我们俩就坦诚相见!” 安林脸色一喜,温和道:“遇到什么问题,你尽管说,我绝对会帮你解决问题的!” 雪斩天沉吟片刻,这才开口道:“我们蛮兽晋升造天境,不是要渡金虚雷劫的嘛……” 众人闻言皆是点头。 “然后我就发现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,”雪斩天抬头望天,面露不甘和愤怒,“渡劫的时候,凭什么老天能一直用雷劈我,我却只能默默地抗着?” “凭什么只有老天打我的份,我却不能反击?” “凭什么?!” “我决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!我雪斩天受不了这委屈!!” 雪斩天说到最后,双眼通红,变得十分的愤怒。 安林:“……” 众兽宠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