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七十章 重燃自信 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八百七十章 重燃自信 (第一更)

“大白,你怎么了?”安林关心道。 “别烦我,我连一条虫都不如,我就是一条垫底的狗,汪!”大白趴在地上,生无可恋道。 安林终于是知道大白为啥会这样了,敢情是被兽宠团的其余成员打击,所以自信心受挫了? 他不禁蹲在大白的旁边,揉了揉毛绒绒的狗头,柔声道:“大白啊……你的眼界太小了,需要扩大你的眼界,不能仅仅停留在我们兽宠团上面啊……” “眼界太小?”大白眨了眨乌溜溜的双眼,若有所思。 “对!”安林语重心长道,“刘大宝养的那个沙滩海龟是什么境界?“ “好像是……道之体五段?汪!”大白诺诺道。 “那就揍它啊!”安林肃然道。 他又道:“我再问你,唐西门养的土爆狮是什么境界?” “好像是……道之体八段?”大白有些迟疑道。 “也是打不过你,不爽就去揍他一顿嘛!”安林理所当然道。 “那样我真的不会被唐西门打吗?汪!”大白害怕。 “他区区育灵期修士,打得过你吗?”安林呵呵一笑。 大白幡然醒悟。 “我再问你,嫦娥的兔……算了!” 安林摆了摆手,开口道:“你就把眼界从我们这个小小的兽宠团,扩宽到整个修仙联合大学的范围……” “你会发现,除了我们兽宠团不能惹,其他哪个兽宠不是随便你欺负?一旦放眼世界,你就会发现……你是无敌的!!” 大白睁大了双眼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 它喃喃开口,眼眶有了泪水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原来一直都是我的目光太过于短浅了啊……” 缇娜震惊了,原来眼界太小,需要拓宽眼界,是这个意思吗? 原来,目光短浅可以这样用的吗?! 骨玉仙虫也很震惊,它头一回发现主人竟如此能说会道。 大白是真正被触动到了,兴奋地抱住了安林,感激道:“安哥,你真的太好了,听君一席话,胜修十年仙,汪!” 安林笑摸狗头,他的这一番话,可不是乱说的。 就像华国的乒乓球一样,进入国兵队后,感觉谁都打不过,很绝望,很自卑?那就放宽眼界,放眼全世界啊! 去找其他国家打,分分钟花式虐,重新找回打球自信。 “去吧,大白,去找回你的荣耀。”安林鼓励道。 “好的,安哥,我去了。汪!”大白挥爪告别了安林,雄赳赳气昂昂,昂首挺胸地迈出小阁楼。 大白出到门外,就看到小阁楼几十米外的一个草坪上,好像在动工建造新房子? 有一个男子和两个兽族,正在一旁比划着。 呵呵,是新邻居吗? 大白嘴角勾起,邪魅一笑。 在这个地盘,它白哥才是最大的,是时候让他们体会一下,被白哥支配的恐惧的。 大白走了过去,清了清嗓子:“咳,新搬来的?” 男子转身,颇为礼貌地点了点头:“对,你是?” 大白一看那男子,哦豁,这学生有点显老啊,一副大叔模样,该不会是什么关系户之类的吧? 大白不以为意,用狗爪拍了拍胸膛,继续道:“我,大白!这里的扛把子,你们以后有事我罩着,但是你们得尊称我为白哥,懂了吗?见面也得打招呼,要热情,要恭敬,懂了吗?” “噗嗤,哈哈哈……”一旁的土拨鼠哈哈大笑起来,“这傻狗哪里来的,狗都这么傻,主人一定也是个大傻逼吧?哈哈哈……” 大白双目圆瞪,狗爪往地面一拍,大地瞬间龟裂。 半步化神的气息更是轰然爆开。 “小老鼠,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!”大白是真的怒了。 区区一只土拨鼠,都敢跳到它头上嘲讽了,以后还得了? 这时候,不给它点颜色瞧瞧,它怕是不会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 “呵呵,哪里来的傻狗,快给鼠爷滚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土拨鼠竟然丝毫不示弱,互怼了起来。 中年大叔没有说话,反而是饶有兴趣地望着面前的这一幕。 大白:“汪!” 土拨鼠:“啊啊啊……!” 双方大吼一声,开始扑向了对方。 蹦蹦蹦……啪啪啪……哒哒哒……噗噗噗…… 一阵惊天动地的激斗之后。 大白鼻青脸肿地躺在地面上。 它的身上,是一脸狞笑的土拨鼠。 “为什么,说好的放眼校园全无敌呢?” “我,我怎么第一战,就被土拨鼠按在地上摩擦了?” 大白泪流满面,终于是崩溃了,嚎啕大哭起来。 土拨鼠见状一愣,打架就打架,咋还哭上呢? 作为土生土长的恶灵兽狱强者,完全不能接受这种打输了就哭的风格。 “噫,真恶心。”土拨鼠一脸嫌弃地走开。 “你说谁恶心?汪!”大白哭声一顿,怒目而视道。 “呵,我在说打输了就哭的某狗,真恶心。”土拨鼠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。 大白怒了,继续朝土拨鼠扑过去:“我弄死你!汪!” 轰隆!领域爆发出来。 银色的风刃笼罩整个虚空。 土拨鼠呵呵一笑,丝毫不惧,随后又是一阵剧烈的战斗。 蹦蹦蹦……啪啪啪……哒哒哒……噗噗噗…… 激战过后,大白再一次口吐白沫地趴在地面上。 “呵呵,服不服?”土拨鼠站在大白的后背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。 大白气得浑身发抖:“我不服,汪!” 随后又是一阵蹦蹦蹦……啪啪啪……哒哒哒……噗噗噗…… 小阁楼内。 安林经历了一场极为惊险的战役,现在终于是放松了,自然要好好休息一下,过一下咸鱼的日子。 他斟了一杯茶,这茶叶是恶灵兽狱特产的灵茶,名为白狐朝仙茶,极为幽远清香,和那破地方的暴躁风格完全不同。 缇娜盘坐在桌子上,洁白纤细的小腿交叠,小小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捧着茶杯,清啜起来。 “唔……好喝!”她幸福地眯起了双眸,由衷赞叹道。 安林淡淡一笑,也捧着茶慢悠悠地喝了起来。 “安林巨人,你说大白就这样去欺负别人家的兽宠,会不会不太好呀?”缇娜小声问道。 “不会的。”安林摇了摇头,颇为自信道,“大白还是很有分寸的,顶多吓唬吓唬那些小动物,哪里会动真格。” 话音刚落。 “轰隆”一声门响。 大白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。 “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缇娜惊讶道。 安林同样心中惊奇,笑道:“应该是无敌太寂寞,找不到对手,所以就索然无味地回来了吧。” 然后,大白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。 它鼻青脸肿,浑身淤青,狗牙断了一根,泪痕还挂在脸上。 “呜呜呜……安哥!” 大白扑向安林,边哭边道:“我再也不出去了,我真的好废,谁也打不过,外面的世界好可怕!汪!” 安林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