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一十四章 魔血麒麟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八百一十四章 魔血麒麟(第一更)

这个大叔就是魔血麒麟? 安林,许小兰,奥牛,青蛙,土拨鼠,听到这句话,都懵逼了。 土拨鼠砸吧砸吧大门牙,惊恐道:“魔血麒麟不是陨落了吗?炸……诈尸了?” 大叔看了一眼土拨鼠,笑容玩味,开口道:“谁告诉你我死了?别人觉得我死了,我就一定死了吗?” “那麒麟血玉……”安林忍不住道。 “呵……合道麒麟死后,的确会诞生麒麟血玉,那是麒麟道境和力量精华所化……”大叔将目光转向安林,“你这种自身难保的情况,还惦记着麒麟血玉?”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,他只是不想面对自己竟然像个傻逼似的,为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麒麟血玉,拼死拼活战斗这种残酷的事实。 饕餮来到大叔的身旁,大嘴咧开,流着口水,目不转睛地望着土拨鼠,喃喃道:“好香啊……血主,我能吃吗?” 土拨鼠被这一句话吓懵了,它之前被许小兰的圣炎烤,后来又被安林的四灵火海烤,身体的确有了某种奇特的烤香味。 在血缚大阵之中,被超级大吃货饕餮盯上,它无疑是绝望的,甚至已经想到了自己被一口一口撕咬,吞进肚子里的残忍场景。 安林皱了皱鼻子,同样闻到了金毛土拨鼠那特有的烤香,某些部位甚至已经三分熟。 作为一个吃过各种种类土拨鼠的专业吃货判断,这只土拨鼠的味道绝对是顶尖的。当然,安林对它没那种想法,只是想想而已…… 金毛土拨鼠绝望了,但这时,大叔开口了,说的话又让它重新燃起了希望。 “这只土拨鼠看起来天赋不错,我的穷奇死了,让它复活需要一段时间,就让土拨鼠先代替穷奇的位置吧。”大叔淡淡开口道。 土拨鼠听到这句话,感动得差点掉眼泪。 这魔血麒麟真的是太有眼光了!知道它天赋异禀,还有利用价值。 虽然被敌人夸赞和看上,并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情,但是一想到,这样一来,能够避免被饕餮当成食物慢慢撕咬,它就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 “再说回正题吧,我需要你们帮个忙,那件事只有你们才能做。要是能够成功,我可以答应放了你们,之前的所有事情,也都既往不咎。”中年大叔微笑道。 “你要我们帮你做什么?”安林警惕道。 “帮我打开两界的通道,我要出去。”大叔开口道。 “两界通道?”许小兰有些疑惑道,“两界通道不就在黄星的方向吗?你找我们做什么?” “哼,同样是两颗特殊的星辰,黄星方向都有出口,难道我红星就没有出口吗?”大叔冷哼道。 许小兰:“……” 安林张了张嘴,终于是忍住了不吐槽。 看大叔的模样,好像是被刺激到了某个神经……话说这有什么好争论的吗?为什么要摆出一副你有,我必须也要有的模样? “为什么你们只知道黄星方向有出口,却不知道这里有出口,那是因为,凡是来到这里的兽族,都死了。”大叔抬起头,脸上竟有着一抹小得意。 安林和许小兰不敢说话,说好的要当一个讲道理的文化人呢?死在你手里的兽族到底有多少啊喂?! “实话告诉你们吧,我无法逃离沧血大地,嗯,就是这个悬浮在天空的陆地。因为一旦出到外面,就会被盘古眼神杀。”大叔一脸哀叹道,“所以,我只能从这个大陆的通道出去。” “盘古?那个开天辟地,创造了太初大陆的盘古?”安林瞪大了双眼,一脸震惊地说道。 “对啊,就是那狗日。”大叔一脸怨念地抬头望天。 安林和许小兰都震惊了,原来之前看到的那双眼睛,是盘古的眼睛?天啊!那可是太初大陆的第一传说,是最为超然的人物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出现了? “你们不必太过惊讶,那只是盘古遗留的法则之力而已,他早就不在这里了,去了很远的地方。不然,我也没有机会重获自由。” 大叔摆了摆手,似乎不愿多提那事,开口道:“我这里也有一个两界通道,只不过还不能容纳我这等境界的存在通过,所以我要你们帮忙的事,就是将那个通道再次拓宽,把限制都打破。” “你都做不到的事情,确定我们能做到?”安林有些想不通,这个大叔的力量再怎么被削了,也比他们要强的吧? “我和我的宠物都接近不了那个通道,至于那些外来支援的兽族,更是辣鸡,没有一个能撑得住通道核心的玄冰之力,全部冻死在路上。”大叔一脸失望地说道。 嘶…… 众人闻言又倒吸了一口凉气。 安林的许小兰觉得自己好像掉坑里了。 土拨鼠更是嘴角不停抽搐,外来支援的兽族?大叔是不是对支援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? 它们明明是来夺取麒麟血玉,然后被当做炮灰用掉的喂! “所幸,苍天有眼,让我遇到了你们。你们的境界允许进入,并且同境界实力之强,是我生平仅见,你们就是我的福星啊!”大叔抚掌赞叹,一脸欣慰地望着安林和许小兰,“你们要是来得慢一点,通道可能就要闭合,我就再也出不去了。” 安林,许小兰,三头兽族,皆是懵了一下。 “通道要闭合?不是说通道将要开启,这个世界将降临于恶灵兽狱吗?”金毛土拨鼠一脸懵逼道。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 大叔忍不住大笑起来,将目光转向土拨鼠,目光之中有着关爱:“外面的人说什么你都信吗?傻得真可爱,我喜欢!” 土拨鼠:“……” “盘古离开太久了,这个世界的确变得不稳定,连两界通道也被打开。血之力还逸散到了外界,影响了外界生灵。” “但这已经是极限,这小世界的自我修复机制已经触发,我没有多少时间了。”大叔开口道。 他单手一挥,空间之力变幻。 一阵天旋地转之间,众人便出现在了蘑菇建筑的内部。 束缚之力消失,他们重新恢复了自由,但没人敢乱动,个个乖巧地望着头顶,面露震惊和不解。 那里有一枚血玉,正释放着温润的光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