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一十二章 暴走的土拨鼠 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八百一十二章 暴走的土拨鼠 (第一更)

“啊啊啊啊~~~!” 一声凄厉的土拨鼠咆哮声传来。 它的菊花有金色的血液飙射而出,显然是被荆棘破开了防守,遭受了一番惨绝人寰的攻击。 另外一头猩红荆棘,带着极为可怕的锐芒朝安林飞扑而来,远远就能闻到一阵浓郁的血腥味。 安林早就想正面对抗一下,那个巨型蘑菇建筑内部,释放出来的力量。 他手握高阶仙器九玄神火珠,一条金色炎龙从珠子内跃出,在四灵火海中如鱼得水,威能进一步得到增幅,龙鳞几乎凝实,咆哮着朝猩红荆棘扑去。 轰隆! 两者相撞掀起恐怖的能量浪潮,就连四灵火海也因此扭曲溃散了些许,那猩红荆棘被金龙撞得疯狂扭曲,然后在极为恐怖的高温下快速蒸发。四灵火海也在这一刻,慢慢消散。 这一招实在太过于耗费力量,安林也不敢用太久。 他磕了一枚补气灵丹后,再次将目光转向金毛土拨鼠。 金毛土拨鼠手持雪白双刀,疯狂斩着猩红荆棘,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,饱受摧残的菊花在空中挥洒鲜血,凉飕飕。 在某种情况下,兽族的底线被侵犯后,也是会豁出性命,进入暴走模式的,面前的土拨鼠明显就是这种情况。 猩红荆棘强行分流,又被四灵火海灼烧之后,显得有些萎靡,金毛土拨鼠竟一时占到了上风。 “我无双刀魔何曾受过这等委屈,啊啊啊啊~~~!” “给我去死去死去死!” “沧海一刀!” 金毛土拨鼠大吼着,雪白大刀划出一道璀璨无极的刀芒。 刀芒一往无前,撕裂粉碎了猩红的荆棘,彻底将其灭杀在虚空之中。 “呼呼呼……”土拨鼠剧烈地喘着粗气,淡淡地笑着,一种成功报仇雪恨的爽快感,充盈全身。 然而,它刚刚抬起头,就看到了一个男子出现在它的面前,脸上挂着让鼠悚然的笑容。 金毛土拨鼠:“……” 一种落入虎口的感觉,在它的心中升起。 这就是冲动的惩罚吗? 安林手持胜邪剑,正要收了这个人头,但还未动手,他便将目光转向许小兰的方向,脸色猛地一变,风翼和风剑同时用上。 嘭! 安林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土拨鼠的面前,只有因身子快速跃进掀起的飓风仍在呼啸。 金毛土拨鼠呆愣了一下,将目光转向身后。 许小兰正欺负着穷奇,一个扭曲的影子便出现在墙壁破损处,睁开了殷红如血的双眸。 嗡…… 无形的波动扩散,天地开始出现奇特的鸣音。 许小兰在那一刹那,清澈的双眼变得迷离起来,神色也开始恍惚。 好机会! 穷奇双眼闪烁嗜血寒芒,双爪毫不犹豫朝面前的女子划去! “滚开!”一声怒喝传来。 轰隆!漆黑色的圆圈在穷奇的脚下出现,恐怖的重力疯狂吸扯着穷奇的身躯,让骨骼都散发出噼啪响声。 深渊重力瞬间激发! 安林冲到了穷奇的面前,浑身散发着黑色的雾气,气息更是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。 他对着穷奇张开了嘴巴:“吼!” 穷奇脸色狂变,因为这是它的招牌神通,罪恶魔吼! 蕴含着无穷罪恶的声音,竟化作了实质的力量朝它席卷而去。 傲慢如霜,懒惰如梦,嫉妒如刀,暴怒如火,贪婪如雾,饕餮如口,欲望如魔,七重罪恶之力瞬间爆发,席卷着穷奇的每一寸肉体。 “嗷!”穷奇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的力量攻击,痛苦地嘶嚎起来。这罪恶之力是那么的可怕,但是……又是那么的美妙! 蘑菇建筑上的黑影,对着安林虚空一点。 空间扭曲,血色的箭矢如陨星碎空,带着无穷恐怖之力朝安林落下。安林在那一瞬,即使身负超强的神体,依旧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。 他对着血色箭矢同样虚空一点,血海翻腾,死亡之力在面前构成了一个圆形的护盾。这同样是穷奇的招牌力量,魔血亡魂之力的应用。 轰隆! 能量爆裂,箭矢最终还是刺穿了圆盾的攻击。 就在穷奇以为安林要继续使用力量抵挡箭矢的攻击之时,安林却放弃了防御,剑刃缠绕金虚雷,对着面前的穷奇一剑落下! “嗷!你疯了吗?要死也要拖上我?!”穷奇疯狂大喊。 在它眼里,安林这样做,无异于是一命换一命。 但安林心中十分清楚,被削弱了一次力量的血色箭矢,他的战神之体能够挡下! 穷奇早已伤痕累累,看到安林爆体后划出的惊天一剑,疯狂使用力量抵挡。这时,血色箭矢已经刺中安林的心脏。 金虚雷本就是返虚层次的天雷,蕴含大湮灭之力,因此很轻易地破开了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穷奇的防守。 穷奇双目凝视着安林,就是想看看安林心脏被血色箭矢刺穿的样子,那样它死得也就瞑目了。 但是,出现在它眼前的那一幕是何等的绝望。 箭矢刺中安林的胸口,竟爆发出尖锐的嘶鸣,无法寸进! 安林胸口被刺之处,绽放着七彩的光芒,仿佛最为坚不可摧的护盾,抵挡着箭矢的攻击。 “竟然没刺穿?”穷奇双目圆瞪。 这时,无尽的金虚雷,已经划开了它的身躯。 “不……这不公平!”穷奇绝望叫喊,“为什么你没事,我不甘心啊!” 说好的一起去死,结果只有它赴约…… 穷奇极为绝望和愤怒地望着安林大吼,却听到了让它更加绝望和崩溃的回答。 “为什么?因为我比你强啊。”安林淡淡道。 穷奇:“……” 话音刚落,穷奇的身躯便被金虚雷撕裂得粉碎。 赤色箭矢也在虚空溃散,安林的胸口除了有点红之外,再无其他伤痕。蘑菇建筑上的黑影轻“咦”了一声,显然也是有些意外。 正在另外一处和达三交战的饕餮,却是脸色猛地一变。 穷奇都被干掉了,它怎么会没有危机感? 饕餮虽然很相信血主的实力,但是血主不一定会有心情救它啊!穷奇的死不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吗? 饕餮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,立即找到战斗间隙脱离战场,朝那个巨型蘑菇的建筑飞去。没办法,面前的这两个人类的实力,已经大大超出它的预料。 安林看着不远处的看不清面目的黑影,身材好像跟普通人类差不多。那心悸的感觉,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。 正好,那个黑影也在打量着他,看样子是逃不掉了。 所幸,穷奇死后,神贪之术的掠夺效果没有消失。 他还能用几分钟神贪之术的力量。 安林单手一挥,数十头魔血兽族在地面凝聚,大吼着朝黑影扑去。 “在我面前,使用魔血亡魂的力量吗?” 黑影望着安林,声音嘶哑道: “也罢,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生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