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九十章 悲伤逆流成河的奥牛(第二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七百九十章 悲伤逆流成河的奥牛(第二更)

最后,沧血仙草还是给了许小兰。 安林纳戒里还有疗伤仙丹,实在用不着那么多。 奥牛在一旁瑟瑟发抖,生怕安林和许小兰一言不合,就杀它灭口。 安林和许小兰将目光转向奥牛,奥牛吓得浑身一颤,急声道:“别冲动,我可以带你们去获得那个好宝物,你忘了吗?” “啥宝物啊?”安林问道。 “我不知道,宝物在一个尸体内部,守卫很强,所以绝对不是凡物!”奥牛开口道。 安林双眼一亮,从众多守卫之中,夺尸体内的宝物耶!修了这么久的仙,他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刺激的事情。 许小兰察觉到了安林的神色变化,笑道:“那我们就去看看吧,有好东西不能错过呢!” “好!”安林当即同意道,“而且有这头牛,我们也不用自己走路了,骑上去就好,省力!化神巅峰的牛当苦力,也不掉价!” 许小兰点头同意了。 奥牛再次泪流满面,你们这么擅自下决定,问过牛的感受没有? 安林和许小兰弄了一个简易的椅子,绑在奥牛的背部,坐了上去。 安林还拿出了一条鞭子,对着奥牛屁股猛地一扇。 “啪!” “走啦,奥牛!” 他美滋滋地开口道。 “前辈,我是高智慧生物,听得懂人话,要走说一句话就行,能不能别扇我屁股啊?”奥牛都快要泪崩了。 背人走路就算了,拿灵器打它屁股是一个什么样的操作?!” 安林有些遗憾道:“可是这样一来,就体会不到放牛的感觉了啊!我可是要当放牛郎的男人!” 许小兰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:“一直很向往放牛姑娘的悠闲生活,如今有机会体验一下,也是极好的。” 神特么放牛啊! 老子可不是那种没有智慧的普通牛啊!不需要放啊! 还有放牛郎和放牛姑娘是什么鬼? 这两个人类到底是不是正常人啊?! 奥牛心中疯狂吐槽,脸上却依旧保持着笑意:“前辈,轻点。” 安林和许小兰相视一笑,这牛……懂事! 他们最近遇到的暴躁兽族实在太多了,现在看奥牛,怎么看都顺眼,这才是一个可爱兽族的打开方式啊! 就这样,奥牛托着两人一路前行。 安林无聊了,就给奥牛一鞭子。 “啪!” “加速!” “啪!减速!” “诶诶诶……别减这么多啊,三档就行了啊!” “啪啪啪……” 奥牛泪流满面,三档是什么鬼啊,谁能告诉它啊? 它受够这种折磨了,这种经历对它来说,简直是一生的屈辱! 奥牛默默加快了速度,走了半个时辰,终于来到了目的地。 在一片黑色的大地上,有一汪血色的湖水在荡漾。 湖水不大,直径大概一千米左右。 在湖水旁的那个尸体,才是真正的大。 那个一个巨大无比的赤鸟,一双翅膀伸展开来,甚至有上万米之宽,相信只要它飞向天空,绝对能遮蔽天幕。 可惜,它死了,死得还极其的凄惨,因为头不见了。 身躯也有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,血色的骨肉裸露在外,仿佛是被什么可怕的力量撕裂。 它生前可能极为强大,所以死后身躯依旧保持不腐,并且还散发着极为可怕的能量波动。 最为关键的是,它身躯的中心处,似乎有着闪烁的红光,仿佛心脏的跳动,又好似某种宝物的能量波动。 安林深吸了一口气:“你说的宝物,就是那个红光所在的地方吗?” “没错,只不过尸体旁边有三头太过于强大的魔血兽族在守护,我没办法单独获得那个宝物……”说到这件事,奥牛的脸上依旧有着遗憾。 要是它的力量强一些就好了,那样巨鸟的宝物就是它的了! 安林朝巨鸟的尸体旁望去,发现了三个外表宛如覆盖上了鲜血的兽族,一个巨大的红色飞虎,一个血色蛟龙,一个六翼猿人。 它们每一个都没有境界修为,已经不是活着的生命,但是那恐怖的能量波动却依旧让人望而心悸。 魔血兽族,骨玉仙虫曾经和安林等人介绍过。 它们据说是魔血麒麟陨落时的血气所化,没有自我意识,但是却极其嗜杀,基本属于见人就砍的类型。大多数魔血兽族出现在一些有宝之地,但也有一部分在沧血大地游荡。 实力的话,强弱不一,招式诡异莫测。 安林释放神识感知了一下,还是有些拿捏不定,不由得问道:“它们比你还强?那么大概强多少?” 奥牛闻言又是一阵尴尬:“我没去打,但是本能却告诉我,我打不过它们。” “呵,你那个时候这么的有逼数?” “当时和我打的时候,怎么就那么的没有逼数呢?”安林冷笑道。 奥牛一口老血闷在胸口,被噎到了。 “它还真胆小呢,还没打,就当逃兵了。”许小兰有些忍俊不禁。 奥牛:“……” 为什么非要扎我心? “其实,我觉得它们再强,应该也比我强不了多少。只是它们数量比较多,所以我才不敢轻举妄动。”奥牛迟觉得是时候挽回一波脸面了,开口解释着自己不敢对敌的原因。 “比你强不了多少?那就是三个辣鸡了,小兰,我们上吧!”安林笑道。 “好!”许小兰觉得有道理。 奥牛:“……” 你们就这么喜欢扎心吗?! 这么拼命玩弄我,拼命嘲讽我,真的很开心吗?! 奥牛突然觉得世态是如此的炎凉,好想要一根小火柴的温暖…… 可惜,没人给它火柴。 安林和许小兰皆是不怀好意地望着奥牛。 奥牛:“……,你们不是要上吗?看着我干嘛?” 安林缓缓道:“那个,我发现达一达二还没修补完毕,没有炮灰打头阵,所以为了谨慎起见,你……” 奥牛双目圆瞪,泪水夺眶而出。 许小兰赶紧安慰道:“放心!我们会尽力保护你的,毕竟那么好的坐骑,我们也不舍得。只是让你率先出手,不是让你去送,你可要想开点!” 奥牛瞬间泪崩了,悲伤逆流成河。 “哞……你们这是在欺负牛!好过分,哞……” 奥牛嚎啕大哭,泪如雨下。 哭声那叫一个悲惨凄凉,惊天动地,直接把尸体旁的三头魔血兽族给惊动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