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九章 谜一般的生死决战 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七百七十九章 谜一般的生死决战 (第一更)

白虎城位于恶灵兽狱的中心之地,是兽狱的百城之一。 它依靠着一座巨大的山脉而建,并不精致,是一种十分苍茫古朴,雄浑大气的城池。 南北数十里,东西延绵上百里,各种奇形怪状的建筑伫立其间,有高达近千丈的巨大房子,也有十几厘米矮小的房子。 街道特别宽阔,街道上的兽族,更是千奇百怪。 有近千米的巨兽活跃,每一步都能引起地面剧烈的颤动,许多凶兽对这类巨兽都是避之不及,生怕被踩到。 也有小巧宛如毛毛虫的兽类,它们活跃在一个个宛如蜂巢般的集市之中。千奇百怪的兽类,和谐而诡异地生活在一起,形成了一副极为奇特的景观。 这才是真正的兽城。 和那些按照人类身材设计的城市完全不一样。 安林,萧泽,许小兰,三人才出现在白虎城,就目睹了一个惨案。 一头百丈高的长毛牛,不小心失足,将一只正在采购水果的又胖又大的红蜂踩死了。然后它便引来了上千只红蜂剿杀吞食,生生被啃成了一个骨架。 围观的兽族们见怪不怪,这种事情在白虎城经常发生,同一天可以发生上百起这种杀戮事件,大家都习惯了。 才看完长毛牛的惨案,一头巨大的灰熊和一只羽毛是黑刺的巨大公鸡,便不经意间互望了一眼。 灰熊目光一沉:“你瞅啥呢?” 它察觉到了公鸡目光的不善。 黑刺公鸡有斗鸡眼,目光凌厉:“瞅你咋滴?!” “再瞅我一下试试?”灰熊双爪拍击着胸口。 “试试就试试!咯咯咯!!!”黑刺公鸡拍击着翅膀,继续挑衅,气息轰然爆发,赫然是育灵期的强者。 “试你麻痹,辣鸡!”灰熊大吼一声,猛地扑向黑刺公鸡。 “咯咯咯……傻逼!”黑刺公鸡挥着翅膀,丝毫不惧地扑向灰熊! 轰隆隆…… 又一场激烈的战斗爆发了。 一众吃瓜兽族正欲离开,哎哟,有好戏看了,个个停下了脚步,继续津津有味地观看起战斗。 安林看得都懵了,这就开始生死之战了? 这么暴躁的吗?! 最后,黑刺公鸡用伸长的黑刺,刺穿了灰熊的头颅,将其击杀于这个街道,然后用纳戒将灰熊的尸体收了起来。 战斗结束,将敌人的尸体收起,好像是兽族的传统。 据说这样做,是为了以后能把尸体拿出来跟别人装逼道,瞧,这就是我以前杀的傻逼! 公鸡赢了,挥动着翅膀,神色睥睨地望着四周:“还有谁?还有谁敢直视我的目光?谁瞅我试试?!” 此刻的公鸡,高傲得像一只鸵鸟。 “差不多得了,真以为你自己很牛逼吗?”一个如人一般站立着的黑马,手拄长刀冷哼道,神色不屑地望着黑刺公鸡。 公鸡闻言立即将目光转向黑马:“怎么?你不服,要打一架吗?” 黑马淡淡一笑,一脸的无所谓道:“我可没兴趣斗鸡。” 公鸡觉得自己被轻视了,顿时气息暴涨! 一众吃瓜兽族正欲离开,不料又继续爆发了冲突,这么多的兽族硬是没走成。 就连许小兰也忍不住吐槽了:“安林,我觉得我们要是继续呆在这里,可以看一天的戏……” 安林也觉得很迷啊,咋又杠上了,这里的兽族都这么冲的吗? 公鸡那强大的气息震慑了周围的兽族。 黑马却脸色不变,而是轻轻一叹:“罢了,本来不想出手的,但是你为何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呢?” 轰隆! 极为强大的气息轰然爆发,直冲云霄! 四周围观的兽族震惊了,那是化神元兽的气息! 那黑马竟然是化神境界的强者!这种境界即使在白虎城,也是顶尖的那一批了,怪不得黑马会这样说话。 它的确有不把公鸡放在眼里的资本。 许多兽族纷纷带着一种看好戏的目光望向公鸡,就连安林等人也将目光转向公鸡,好奇公鸡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逃跑。 黑刺公鸡是鸟禽类的灵兽,从速度上来说,是灵兽中顶尖的,应该还有一点能从黑马手中逃跑的希望。 “我去你马的!咯咯咯……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!” 出乎安林意料的是,黑刺公鸡竟然没有选择逃跑,而是主动扑向了黑马! 它双翼张开,无数的黑刺宛如利剑般喷射而出,速度极快,宛如一道道可怕的飞剑,携带着切金断铁的威能。 好强! 好快! 众兽同时一惊。 这一刻,黑刺公鸡的身影在它们眼中变得高大起来。 黑马抽出长刀,对着公鸡,一斩! 耀眼的刀芒闪过,黑刺宛如豆腐一般断裂,然后划过了公鸡的身体。 公鸡还保持着斗鸡眼的神色,双目圆瞪,紧接着身体便裂成了两半,血洒长空。 众兽:“……” 安林:“……” 许小兰:“……” “嘿嘿,今天的晚饭正好想煲鸡汤,这下有着落了。”黑马收起长刀,乐呵呵地说道。 它将被斩成了两半的巨型公鸡收入纳戒,随后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,留给众兽一个风骚而又霸气的背影。 “师父,我不明白,公鸡为什么不逃?”萧泽看得一脸懵逼。 安林也很震惊,那公鸡刷新了他的修仙观:“还以为公鸡会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招,原来是冲过去送鸡汤的?” “这可能就是没逼数吧?”许小兰猜测道。 随后,她又感慨万千地说道:“我以前还对某大能说的这里的兽族,它们的神魂有缺陷这种观点嗤之以鼻,觉得那是地域黑。但是现在……我却是有些信了……” 安林点头赞同道:“没错,这里的兽类都迷之暴躁,迷之想打架,一言不合就生死之战,真的很难相信这个种族直到现在还没灭绝。” 安林的话音刚落,一阵杀气便席卷而来。 “人类,你说的这句话,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到!你这句话可是把我也骂进去了!”一个牛头人在安林不远处,目光冷冽地望着安林。 安林懵了一下,下意识很礼貌地道歉:“对不起,是我唐突了,发表了不恰当的言论。” “呵呵,道歉有用,还要拳头干什么?”牛头人拿着狼牙棒,一脸狞笑。 安林:“……” 许小兰:“……” “来啊,兄弟们,这里有三个人类对咋们兽族有意见!说了很多难听的话,你们说,我们该怎么办?!”牛头人大吼道。 “哈哈,当然是杀了他们啊!” “不对啊,蛇王,我们应该吃了他们!” “吃了他们?人类个子这么小,该怎么分啊?” “我吃头!” “我吃心脏!” “我要骨头,谁也别跟我抢,汪!” 一群看热闹没有离开的兽族,这个时候纷纷站了出来,目光炽热地望着安林,许小兰和萧泽。 安林能从它们眼里看到一股难以遏制的战斗欲望,好像之前的战斗,看得它们心痒了,所以也想发泄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