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八章 柳千幻和她爹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七百五十八章 柳千幻和她爹

这一次通报,真的引起了十级地震般的轰动。 要是天剑宗派一个代表前来还好,众人虽说惊讶,但也能接受。 但是,众人没想到的是,天剑宗竟然会是宗主亲自! 那可是合道境的超级大能啊,传说中的强者,竟然千里迢迢前来参加这个宗门成立的大典,这么面子给得也太足了吧?! 一些剑修看到那个面目儒雅的白衣男子,甚至开始热泪盈眶。 对于用剑之人来说,天剑宗的柳明轩就是神灵,是信仰,他们是毕生追求的境界。没别的原因,就因为柳明轩就是当世用剑的第一人! 这称号不是他自封的,也不是九州界封的,而是整个太初大陆公认的,在剑之一道达到超脱世间境界的绝世剑仙! 安林短暂的失神后,出于宗主的职责,还是迎了上去,欢迎这个身份来头大得惊人的超级至尊会员。 “你就是四九仙宗的宗主,安林?” 柳明轩面带微笑,锋芒尽敛,没有丝毫的架子。 “是我,欢迎柳明轩宗主前来观礼,这真的是让我宗蓬荜生辉啊。”安林同样笑着说道,对这个神色温和的大叔观感不错。 柳明轩点头,颇为赞许道:“果然是英雄出少年,在年轻一辈的修士中,你当属最耀眼的一个了。对了……不知道小女在哪里呢?” 安林还未反应过来,一个轻盈的脚步声便从身后传来。 “爹,你怎么来了?”柳千幻的声音完全没有了平时的俏皮,清清冷冷的,宛如冰山上的雪莲。 柳明轩温和一笑:“幻幻,我当然是来看你的啊,你看你毕业后,都不回宗门一趟,我想看看你的近况,所以便来了。” “如果你是劝我回去,那还是算了吧,我已经决定留在四九仙宗了。”柳千幻淡淡开口道,眉宇之间却透着一抹坚定。 “你留在这里,没有名师在一旁指导,仅靠自己摸索,会埋没了你的剑道天赋!如果你回宗门,我保你能成为九州界最早达成返虚境的剑仙,日后的成就说不准还能在我之上!” 柳明轩终于是说明了来意:“你若是想让四九仙宗继续发展,我可以让天剑宗的一名返虚剑仙在此常驻,担任剑阁的阁主。” “你直到现在,还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?”柳千幻抬起头,一双灵动的紫眸变得有些黯淡,也有不被理解的痛楚。 “哎呀,幻幻喜欢在这里,就由她去吧,我们也要尊重她的想法。”柳明轩身旁的一名宫装美妇开口劝说道。 柳千幻瞥了宫装美妇一眼:“朱珊,我和我爹说话,还轮不到你这妖艳贱货来插嘴!” 安林看得惊奇,这么暴躁的柳学姐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 “幻幻!别太过火了!”柳明轩训斥道。 “明轩,别怪她,是我做得不对……”朱珊一脸委屈,却扯了扯柳明轩的袖子,细声细语地说着。 “要是没有什么事,我就先去忙了。”柳千幻目无表情地说道。 她还真的转身,就要走。 这个时候,她却又被柳明轩强行拉住了。 “幻幻,我这是为你好。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,我们再好好谈谈。”柳明轩眉头紧锁,语气却十分郑重地说着。 这时,四九仙宗大门。 唐西门正站在大门,充当起了门卫。 一个个宗门代表飞向他,给他查看请帖,只有经过他点头允许,才能进入四九仙宗的领地,参与四九仙宗的成立大典。 没办法,四九仙宗的领地就这么大,要是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放进来,那还不乱得要死。所以安林便设立了一个门槛,只准许有化神期强者坐镇的中等门派,才能在青木皇室处领取请帖,然后参与成立大典。 即使门槛如此高,依旧有数之不尽的宗门前来此处。 一个个宗门络绎不绝,可把唐学长这条咸鱼累坏了。 就在这时,有两个很特别的客人,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 “大哥哥,我们能够进去吗?”女孩子的声音甜甜的,眼睛大大的,而且十分的清澈明亮,一双小脸粉雕玉琢,即使衣服很朴素,依旧让人觉得很可爱。 唐西门有点懵,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,竟然是两个毫无修为波动的凡人。 “呃……你们有请帖吗?”唐西门虽然觉得奇怪,但是也有可能是某些宗门的独特癖好?所以他打算例行公事问一下。 小女孩和老妪互望一眼,脸上有着尴尬和失落。 “大哥哥,我,我没有请帖,可以进去吗?”小女孩有些祈求地望着唐西门。 唐西门更懵逼了:“你没有请帖,你怎么会突然间想来这里的,你们可是凡人啊!” 两个凡人,千里迢迢跑来这里,和一众境界高深的修士庆祝宗门成立。 这特么……太奇怪了啊! 老妪这时候说话了:“我们遇到了一个牛鼻子道长,他跟我们说,我们和你们的宗主有仙缘,所以才让我们来这里的。他还说要是你们的宗主见到了我们,一定会赐予我们仙缘的!” 这就有意思了,唐西门的双眼都亮了起来,八卦之魂熊熊燃烧:“告诉你们这些话的那个道长是谁?” 一老一小,一脸懵逼地摇了摇头。 唐西门:“……” “安林是你的爹爹吗?”唐西门望着小女孩,再次好奇道。 他的脑海里已经脑补安林风流人间的狗血肥皂剧了。 一老一小一脸迷茫地望着唐西门。 随后,小女孩反应过来,兴奋道:“原来宗主的名字是安林?” 唐西门:“……” 四九仙宗内,准备举行庆典的道场上。 安林还在吃瓜旁观着柳千幻父女情感大戏,暂时找不到插嘴的空隙。 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子,正哈哈笑着追某个逃跑的蝴蝶,甚至使用了某种加速的简单术法,不料跑得太急,撞到了某个正在行走的老人。 “砰!” “噗通!” 仿佛一声骨头的爆响,那个老人竟是直接被撞飞。 “哎哟!”她的身子滚落在地面上,捂着胸口,褶皱的脸拧成了菊花,痛苦地高喊着,嘴角竟然也有鲜血流了出来。 男孩子懵逼了,呆呆地望着面前的情况。 “奶奶!” 小女孩尖叫一声,立即跑向老人,看到老人竟然受到重伤,嘴角还流血,急得哭了起来:“呜……奶奶,你怎么样啊,别吓我啊!” “这……这不关我的事啊!”男孩有些惊慌地替自己解脱,指着地面受到重伤的老人,大声道:“都怪那老人,我只不过是没注意到路,轻轻地撞一下,谁知道她这么不经撞,一下就重伤了!这不关我的事!” 小女孩快步冲向男孩,歇斯底里道:“我奶奶快不行了,你快救救我奶奶!” 男孩吓了一大跳,猛地对着那女孩一推。 小女孩的身子被巨力震飞,娇小的身子滚落地面,擦出了好几道血痕。 “这么弱?没有修为波动,你们是凡人?”男孩反应过来,眼中却多了几分轻蔑,“凡人来这里,活该被撞成这个样子!” 地面上的女孩,身子有些发抖,痛苦,委屈,愤怒,屈辱…… 她瞥了一眼痛苦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奶奶,明明错的是男孩,为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 她捡起了路边的石头,猛地投掷向男孩!大喊道:“修仙就了不起吗?!” 男孩被吼住了,或者说,被突然飞来的石头吓到了。 “放肆!” 一声女子大喝。 朱珊突然出现在男孩的面前,袖袍一挥,将石头瞬间粉碎,恐怖能量依旧不停,竟是朝那女孩席卷而去。 女孩被吓住了,那恐怖的真元威压,让她感觉宛如蝼蚁一般,没有一丝一毫抵抗的可能。这就是仙人?这就是凡人? 她眼眶通红,娇小的身躯本能地颤抖着,无助地接受着接下来残酷的命运。 就在这时,一个白衣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 他是那么的突兀,又那么的可靠。 男子同样袖袍一挥,将那恐怖的真元震散,语气低沉地说道:“你他妈有病啊?对一个没有修为的女孩下杀手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