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一章 过与不过是个问题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七百二十一章 过与不过是个问题

安林,东郭,大白,两人一狗莫名其妙地进入到了青铜门的内部。 东郭望着平整的地面和护壁,以及一路上宛如灯盏的幽绿色火焰,大惊道:“主人,我觉得这里必有蹊跷!” 安林翻了翻白眼:“你就这么喜欢说废话吗?” 他真的有些怀疑东郭这几千年是怎么过来的,难道是沉迷于修道,把脑子修出了一点问题? 当然,东郭在一些基本战斗的方面,是挑不出太大毛病的,除了心里对自己没有一点逼树之外,一切都还好。 “那个银色高达为什么之前要杀我们,之后突然又开始帮我们?它应该是被某人控制的吧?我们能够进来这里,应该也是那个人控制青铜门的结果?”东郭继续道。 “应该就是她做的。”安林脸上浮现一抹微笑,点了点头,“至于银色高达那奇怪的举动,应该是想跟我们开个玩笑,或者说测一测实力什么的。” 东郭:“……,好吧,虽然有些勉强,但是也只能这样解释了。” 安林摆了摆手,大摇大摆朝前面走去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应该是来对了,走,见见我们的外援去!” 东郭跟在安林身旁,好奇道:“主人,你一直说的那个友军到底是谁啊?是缇娜还是萧泽?” 安林摇头道:“都不是,是一个女人,她也不比萧泽和缇娜弱。” “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间爆发出那么强烈的能量波动,让我感受到了她的气息。但我能确定的就是,她在这里面,正做着什么大事。” “原来在搞事啊,这就很刺激了,汪!”大白双眸明亮,一脸蠢蠢欲动想要参与的样子。 两人一狗沿着通道一直往里面走,温度由两百多度不断提升,渐渐的竟然提升到了近千度的高温,这个时候连地表的岩石都是发红发热的。 “天啊,这种感觉就像是不断走向焚尸炉,进行自我毁灭!”东郭忍不住道。 安林一脸无语地望向身旁的男子:“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,能不能安静点?” 东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 当个安静的美男子,对他来说其实没有什么难度。 他说实在的也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美男子,霸气程度比安林低了那么一点,但是从颜值程度,他还是压了安林一头的。 安林不知道东郭的心理活动,否则又得暴揍他一顿。 “滋滋滋……” 眼前突然出现了超光粒能量射线。 那些射线如同最为可怕的利剑,洞穿虚空,分割空间,让人望而却步。 “好可怕的能量大阵,这种高密度能量就算是返虚之体也扛不住!”东郭惊诧道。 “你的空间之力能分隔这些能量吗?”安林问道。 东郭高举双手,一阵波动间,似乎有无形的空间屏障试图遮挡超光粒能量射线,但是随着玻璃般的碎裂声响起,一切又恢复了正常。 “不行,这能量太强了!”东郭震惊道。 安林:“……” 感觉就不该问东郭行不行,他就没行过。 然而就在安林思考该如何通过这能量阵之时,却发现那些激光束竟然主动消失了。 剩下的只有空荡荡的通道。 两人一狗皆是一怔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没能量了?”东郭震惊道。 安林:“……” 大白:“……” “我觉得你可以走过去试试,看看是不是真的没能量了。”安林目无表情地开口道。 “不不不,这可能有诈,东郭做不到!”东郭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。 “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。”安林翻了翻白眼。 东郭闻言心口一闷,他在安林的心中到底是什么样子的? “那现在咋办?汪!”大白有些紧张道。 现在的情况就是,好好的困境突然间不见了,反而变成了一条阳关大道。 这场景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让众人反而有些手足无措起来,担心这条路是不是会炸,会不会是个请君入瓮的陷阱,毕竟这种转变太诡异了。 “其实这也有可能是我之前说的那个女子,特意为我们清除了障碍。”安林分析道。 “嗯,主人,你说得有道理!”东郭大为赞同。 “所以,东郭,你放心地去吧,我们会跟在你的后面!”安林鼓舞道。 东郭:“……” 东郭有三个字很想说,但是因为怂,却说不出口。 奴仆就可以随便去冒险吗,奴仆就没有人权吗?! 就在两人一狗举棋不定之时,一个银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之中。 “达哥来了!”安林惊喜道。 东郭小心翼翼地望向银色高达的后方,看到没有追兵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 银色高达望了安林等人一眼,用较为机械和干练的声音道:“跟我来!” 说罢,它便直接朝前方飞去。 不得不说,此刻的高达给了两人一狗不少的安全感。 他们互望一眼,便开始咬牙跟了上去! 安林等人随着高达不断的深入,绿色的光芒越来越亮,之后还遇到了几个岔路口,但是他们都没有迟疑地跟在高达的后面。 很快,他们出了一个路口,来到了一个极为广阔的区域。 那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,长宽高都有三千米以上,只不过有将近上千米的地面被翻滚的绿色岩浆覆盖,释放着极为可怕的温度。 在这个广阔的空间内,在绿色岩浆中心的正上方,有一个悬空的平台,那里被一道蓝色的屏障包裹防护着。 一名白衣飘飘,身姿曼妙的女子,正双手紧贴着白色的光球,秀丽的眉头紧锁,仿佛在进行着极为剧烈的争斗。 安林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,笑道:“白凌,果然是你,我们又见面了!” 女子没有看过来,但是一个传音却在脑海中炸起:“安林,小心,有敌人!” 安林闻言的瞬间,毫不迟疑地将神识耗费力量提升到极致。 也在这一刻,死亡笼罩了全身,让他身体发寒。 因为神识感知的原因,他的身体本能般朝某个方向发生了小角度的偏移。也在那一刻,一个漆黑至极的刃芒穿透了他的身体。 漆黑的刃芒透体而出,殷红的鲜血沾染黑刃,显得妖异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