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八章 战绯樱仙子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七百一十八章 战绯樱仙子

绯樱仙子是第一个发现安林的人,她可不想再说太多废话浪费时间,这里的剧烈打斗很可能已经引起了其他大能的注意。 “小哥哥,妾身已经追到你了,你能不能给妾身一点小奖励呢?”说罢,绯樱仙子还对安林抛了一个媚眼。 “完了,主人,我们被包夹了!”东郭受到了惊吓,失声道。 “别废话,专心对敌!”安林没好气道。 绯樱仙子倒是有些惊讶地望了东郭一眼:“堂堂青木皇族的神将,竟然当了安林的奴仆?这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……” 东郭微微撇嘴,心中暗自吐槽,要是你知道安林还嫌弃我这个奴仆,恐怕你会觉得更有趣。 绯樱仙子踏足轻盈的步伐而来,片片红缨在身围飞舞,在虚空划出一道道锋锐的轨迹,美艳之中暗含着杀机。 银色高达同样不断逼近,粒子光剑迸发出璀璨的光华。 “敌人,目标更改,杀!” 高达略显机械化的声音响起,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起伏。 然后,在安林和东郭诧异的目光之中,高达嗖地一声冲向绯樱仙子,蓝色的粒子光剑划破虚空,剑芒伸长上百丈! 绯樱脸色一变,纤纤玉手化作残影御花护在身前。 轰隆!剑芒和樱花碰撞,可怕的能量席卷,无数的樱花被粒子光剑斩成了齑粉。然而樱花源源不断,终于还是将这一击挡下。 这个突然之间的变故,让安林和东郭都震惊了一下。 “天啊,这机械傀儡为什么会打她?!”东郭一脸不解道。 安林翻了翻白眼,反问道:“那你知道这机械傀儡为什么会打我们吗?” 东郭又被噎了一下。 “快走吧,问这些问题毫无意义,我们快趁乱逃走。”安林开口道。 安林收了没用的达一达二,带着大白,冲到了那个青铜门的面前。 这个大殿的四周有着许多刻着奇怪文字的石碑,壁岩顶端还有许多青色的锁链,那些锁链似乎是某种特殊的金属制作而成的,拥有极强的固定作用。 也是得益于那些锁链的固定,刚刚爆发了如此剧烈的战斗,这里依旧没有坍塌。 东郭冲过去用力推门,却发现这门似乎被什么可怕的力量禁锢着,完全推不开。 他开始撕裂空间,尝试用空间跨越,进入内部,结果发现内部隔绝了空间…… 哗! 东郭用剑划出一道足以撕开空间的剑芒。 剑芒落在青铜门上,可怕的轰鸣声传来,青铜门一阵颤动,却依旧没有被破开。 “见鬼的青铜门,这绝对不是青铜门吧?!”安林震惊了。 “这门似乎被某种法则加持,除非掌握神道之力,否则真的难以破开。”东郭神色凝重道。 “走,我们找找有没有什么机关可以开门。”安林提议道。 两人一狗顿时在大殿瞎晃起来,寻找着什么特殊的地方。 “休想逃!”女子的娇喝声突然传来。 一道可怕的樱花龙卷将银色高达层层包裹,切割。 绯樱仙子化作一道粉色流光,直接朝安林等人扑来。 她毕竟是返虚中期的大能,对付一头银色高达还是没问题的。她可不愿让近在眼前的凤凰蛋,再次从眼皮底下溜走。 碧色的剑芒如巨浪般澎湃而来,绯樱仙子手凝粉色弯月,如残月破海,将东郭那无尽的剑芒劈成了两半。 绯樱去势不止,朝安林直冲而去。 樱花杀阵,千华葬! 成千上万的樱花爆发出嗜血红芒,妖异而又杀气凛然。 它们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,不断朝中心处的安林袭杀而去,每一片花瓣都具有划开空间之威,无穷无尽的樱花瓣犹如绝对的杀阵,让安林完全找不到躲避的机会。 这是绯樱仙子真正的杀招,目的就是一击将安林斩杀于此。 就算实力比东郭强又如何,这一招就算是十个东郭,也逃不掉! 安林浑身爆发出黑色的气流,气息开始轰然暴涨。 黑冥源气! 同一时刻,一轮大日悬空,喷吐出澎湃无尽的火焰。无数翻腾的紫炎笼罩天地,星光之火坠落。蓝色的火焰带着冰冻燃烧之力,在地面形成巨浪席卷。无形的虚空之炎,无处不在,燃烧融化着空间内的万物。 大日炎,星魔炎,落月炎,虚空炎,四大神火齐现,组成了可焚尽一切的四灵火海! 轰隆! 整个空间都被恐怖的火焰席卷。 爆发着嗜血红芒的樱花和火焰绞杀在一起,能量的冲击让虚空撼动,万物崩灭。 绯樱也被这可怕的火焰冲击,连退了数步,脸色大变间,立即施展防御护住周身。 安林手握高阶仙器九玄神火珠,一条金焰龙从珠子内游出,在四灵火海中如鱼得水,气息变得更加的恐怖,片片金色的鳞甲宛如凝实了一般。 “吼!”金焰龙怒吼一声,火焰身躯冲破了重重樱花的包裹,朝那女子扑去。 “什么,竟然还能做出反击?”绯樱仙子没有想到一个化神期的修士,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。 能和自己的杀招抗衡就算了,竟然还有反击的余力,这强得也太离谱了吧?! 绯樱仙子双手掐了一个法诀,召唤出了一个手持白色盾牌的神灵在面前。 轰隆!金焰龙撞击在盾牌之上,炎浪冲击让周围的所有樱花瞬间化为粉末,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。 咔嚓……随着碎裂的声音传来,盾牌竟然有了支撑不住的迹象。 好恐怖的力量! 绯樱仙子吓得连续又掐了几个法诀。 轰轰轰…… 三个盾牌重重加持! 然而,也在那一刻,金龙不见了。 四灵火海也消失了。 安林气喘吁吁地站在原地,默默磕了一枚气血丹。 绯樱仙子望着面前耗费许多力量结成的三个盾牌,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…… 也在这一刻,那个银色高达突破了绯樱的困阵,手握粒子光剑再次朝她斩来。 “主人,你没事吧?”东郭跑向安林,开口道。 “我没事。”安林摆了摆手,又望了一眼周围已经被神火烧成空荡荡一片,仅留下一条条青色锁链的大殿,无奈道,“我觉得没有什么机关可以找的了。” 这特么要真有什么机关,也被烧没了啊! “要不我们反向逃?”东郭说道。 前路没有了,只有往回跑了。 “我们还有一个选择……”安林望着绯樱仙子,喃喃开口道。 “趁她病,要她命!汪!”大白激动道。 东郭懂了,三打一嘛,嘿嘿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