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十一二章 东郭的决心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七百十一二章 东郭的决心(第一更)

在那座巨大无比的山体边缘,有一个男子正凌空而走。 他是青木皇族的一代神将,东郭。 东郭有些心灰意冷地在神山附近搜索出去的道路。 不经意间,他抬头望向天空的滑稽,有些失神,随后微微苦涩一笑。 天空中漂浮的滑稽就仿佛是对他之前所做一切的嘲讽,刻骨而诛心。 单身三千多年,本来以为遇到真爱,结果,抱着那个女子的不是他,英雄救美也不是他。不仅如此,他还被一个化神期的修士给一剑重创了…… 在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,他甚至还听到了有其余修士在偷偷议论他,说他是万年一遇的最弱返虚境修士…… 要不是当时情况比较紧急,他早就一剑把那个多嘴的修士给杀了! 东郭抬头望天,悠悠长叹:“唉,为什么当初不勇敢一些,抱着云乐公主一起跑呢?虽然会慢一点,但是说不准也是能逃离成功的。” 他脸上浮现出悔恨的神色,总觉得一个绝佳的机会被他错失。 然而也在那一刻,他突然间看到了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御狗而过。 “这……这是安林?” 东郭睁大了眼睛,心跳也骤然加速。 安林本来在他眼中,是一个没多大威胁的情敌,但他很快就发现那个想法是那么的天真,他的数次重大打击都是安林赐予的。 爱情上,云乐公主对安林青睐有加。事业上,安林是顶尖宗派四九仙宗的宗主。实力上,安林一剑让他重创…… 东郭想着想着,眼眶就红了。 在这样下去,安林恐怕会成为他一生的阴影。 不行!东郭猛地抬头,望向那个御狗飞向的身影,眼中燃起了战意。我之前是因为大意,这才被他所伤,真的战起来,他未必是我的对手。 况且……他还背着那个凤凰蛋! 一旦将凤凰蛋抢夺过来,就算我不用,也可以将其上交给青木皇族,那样就能将仇恨转移给皇族!安林总不能和整个皇族硬杠吧? 而我也因为凤凰蛋的事情,在皇族的地位无限拔高,获得无数资源,甚至可能皇上大喜之下,将女儿许配给我,嘿嘿嘿…… 东郭在一瞬间脑补了整个走向人生巅峰的剧情,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。 他脚步不停,不断跨越空间,当即朝安林冲了过去。 “安林道友请留步!”东郭大声喊道。 安林正骑着大白沿着山道飞行,在东郭说话之前,便已经感知到了他的存在。 安林转身望向飞来的男子,微微一愣,这不是那个被他秒杀的男子吗,叫他留步干嘛? “请吃我一剑!”东郭突然拔出碧霞灵剑,浑身气势暴涨,笼罩锋利至极的青色剑芒,割裂虚空,朝安林的心脏刺去! 安林:“……” 大白:“……” 东郭看到安林一副被吓懵的模样,更是心中大喜,暗道妥了! 剑中青芒如神剑横贯长空,在方圆十里的空间掀起了汹涌的元气浪潮。 他这一式杀招,即使是返虚大能硬接,也绝对会被重创。 安林区区一个化神修士,即使实力再强大,硬接他这一招,难道还能活? 铮! 碧霞灵剑穿透了虚空,刺中了安林的心脏部位,爆发出了无尽的光华。 然后,东郭懵逼了。 剑尖停留在安林的胸膛,撕裂了他的衣袍,但是却无法将他的皮肤刺入哪怕一寸。 心脏部位被刺中处,五色光华流转,仿佛最为坚不可摧的护壁,连一丝裂开的痕迹都没有。 东郭:“……” 最强的一个杀招,竟然被毫发无损地挡下了? 这……这太可怕了!这不修真啊! 他抬起头,发现安林正一脸冷漠地望着自己。那种傲视苍穹,宛如俯视蝼蚁的目光,让他不由得双腿一软。 “呵,叫我留步,就是想让我吃你一剑?”安林冷笑道。 “安林道友,这是误会!我见您修为高深,所以才出剑试一试你,这纯粹是切磋之意啊!”东郭脸色大变,连忙解释道。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,开口道:“这话说出来,你自己信吗?” 大白:“……,这话狗都不会信,汪!” 东郭突然面露狠厉之色:“再吃我一剑!” 青色的剑光再次闪烁,以极为可怕的速度刺向安林的脖子! 铮! 剑气撕裂长空三千米,余波掀起可怕的飓风。 剑尖在安林的脖子处停留,锋利到足以粉碎空间的剑芒,竟依旧不得寸进。 东郭震惊了,疯狂后退想要逃遁。 安林扭了扭脖子,身上突然覆上一层雷光金衣:“你都让我吃两剑了,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 “嗖!” 一阵雷光嘶鸣间,安林以更快的速度扑向东郭,同时长剑缠绕金虚雷光。 东郭再次脸色一变,如此熟悉的一招啊! 想当初,他的一世英名就是被这一招毁去的! “给我破!”同一个地方,他可不愿意再次栽跟头,碧霞灵剑的剑芒冲天,对着扑来的安林一剑落下。 青色剑芒宛如倒挂的青色长河,浩浩汤汤,无边无际地朝安林席卷而去,所过之处皆被无极的剑气粉碎成齑粉。 这一剑,蕴含了他毕生所学的最高剑意,势必要一雪前耻! 安林同样一剑落下,一道足以粉碎天地万物的金虚剑芒和那青色长河相撞。 轰隆! 天地猛地一颤,金色雷光和青色剑芒威能相互撕扯,无尽的能量狂卷,将整个空间映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色彩。 “我,我终于挡下了!”东郭喘着粗气,望着面前碰撞湮灭的能量,脸上终于是浮现出些许自信和得意的神色。 就在这一刻,天地暗了下来。 四周突然坠入一片无尽黑暗,就连感官也被彻底剥夺。 死亡在瞬间笼罩他的全身,他毫不迟疑地朝虚空的某处挥斩而去。 但是,黑暗中的剑刃来得更快,瞬间贯穿了他的胸口。 “噗嗤!”鲜血飞溅。 天地恢复清明的时候,东郭看到的是安林神色淡漠的脸,仿佛是做了一件极其稀松平常的事情。 安林用剑插着东郭,坠落地面,将地面炸出一个方圆百丈的凹坑。 东郭被胜邪剑钉在地面上,浑身颤抖着,竟是莫名地感受到了一股脱力的症状。 “你,你怎么会突然这么强?”他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安林。 刚刚的他,明明已经使出全力了。 即使面对那无尽的黑暗,他仍是能够准确判断敌人的方位。 但是不知为何,安林的速度和力量竟好似瞬间暴涨了一般,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,这让他完全无法抵挡,在瞬息便中剑受创。 “我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强?”安林古怪地望了东郭一眼,“这不废话吗?我之前就没用全力啊!” 东郭:“……” “噗嗤……” 气血不畅的东郭,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