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一章 男友力爆炸的安林 (第二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七百一十一章 男友力爆炸的安林 (第二更)

安林望了一眼虚弱躺在地上的大白,再继续将目光转向脚下的长老,脸色沉静之中酝酿着最为可怕的杀意。 那个断臂的长老还在哀嚎,地面上的长老却已经吓得嘴唇哆嗦,说不出话来。 “刚刚你们不是很嚣张吗?把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啊!”安林望着地面上的长老,冷声开口道。 “我……我错了,前辈饶命……”地面上的长老,此刻哪里还有半分之前嚣张的模样,一脸惊惧地望着安林,身子却止不住地颤抖。 “三个人欺负一条狗,还欺负出成就感来了?不知道大白是我们宗门的吉祥物吗!啊?”安林用力一踏,随着咔嚓的声响传出,天魔宗长老的内脏被恐怖的巨力震得支离破碎。 大白:“……,我什么时候变成宗门的吉祥物了?汪!” “打狗还要看主人,更何况是打我的朋友,你们的胆子可真大啊。”安林的指尖雷光闪烁,声音之中还透着的杀意,显然已经被彻底激怒。 “打狗还要看主人也没毛病啊,汪!”大白继续道。 安林瞪了大白一眼:“别闹,让我一口气装完!” 大白:“……” 地面上的长老,突然嘴巴张开,可怕的能量正在积聚。 轰隆! 一道金虚雷以更快的速度划破虚空,劈在了那个长老的身上,瞬间将其劈成了焦炭,长老就这么张着嘴巴,含恨而终。 洞虚道长见状立即朝远处逃遁。 安林冷笑一声:“想跑?不好意思,欺负大白的,都得死!” 一式,风剑! 安林的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,下一瞬间,他已经冲到了洞虚道长的身后,胜邪剑缠绕白色流风一剑落下。 又是一条手臂飞向天空。 洞虚道长惨叫一声,转身便朝安林投掷出一道黑色的能量球。 安林目无表情伸出左手,一手将那蕴含强大能量的黑球拍碎,随后对着洞虚道长又是一剑! 洞虚道长从杨过变成了无臂老人,随后又被安林回旋一脚踹飞上千米,滚落到了另一名断臂长老身旁。 这是巨大实力差距所造成的碾压,天魔宗的长老完全没有还手的力量。 安林重新飞回大白的身旁,摸了摸那柔顺的白毛,柔声道:“怎么样了,看你刚刚叫的这么嗨,怎么现在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了?” 大白依旧躺在坑洞内,神色萎靡,每一次呼吸都疼得咧开了嘴,更是有鲜血从嘴角流出:“安哥,我还撑得住,你赶紧将那两个没死的混蛋给收拾了吧!汪!” 安林没有回话,而是将手贴在大白的背部,探查伤势。 很快,他便皱起了眉头,这个伤势俨然已经伤及了骨骼和经脉,要是他再来晚一些,恐怕大白就真的要被他们折磨得不成样子了。 他当即拿出了一口棺材,抱起了大白:“你躺在里面。” 大白看到棺材目瞪狗呆,眼泪都掉下来了:“安哥,我没死啊!你把我丢棺材里面干嘛?汪!” “叫你躺棺材不是为了埋你,这仙器血魂玉棺有着吸取周围生命力,修复自身伤势的功能,乖乖听话!”说罢,安林便将大白放入了棺材。 “安哥,你别骗我啊,我可不想英年早逝啊,汪!”大白一脸紧张地说着。 这时,洞虚道长和那名长老又朝远处逃窜,还是分别朝不同的方向逃跑。 安林轻笑一声:“以为分头逃跑我就没辙了?” 他伸出双手,对着不同方向逃遁的两人虚空一抓。 凝空! 咔嚓…… 宛如空间的凝固,逃遁两人的身形被固定在虚空之中。 “空间手段?怎么可能,这可是返虚境大能才能掌握的力量,你怎么可能也能使用?!”洞虚道长惊骇莫名,开口大吼道。 那个断臂长老更是吓得脸色惨白,身子瑟瑟发抖。 “呵……这只是紫星文明中对极寒之力的一种应用罢了,反正你们这群草包也不会理解的,滚回来吧!”安林淡淡一笑,双手往下一按,金光巨掌将两人宛如皮球般拍落地面。 两人再次重创吐血,然后被安林使用气劲像拎小鸡一般,将他们拎回原地。 “大白,你说吧,这两人该怎么处理?” 安林拍了拍手掌,身姿挺拔,威严的双眼透着一抹无情和狠厉。 大白乌溜溜的一双大眼,爆发出异彩。 此刻的安林威武雄壮且可靠,男友力爆炸,竟是让大白都看得呆住了,许久才蹦出几个字:“安哥,你真帅!”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:“别说这些废话,快说该怎么处置这两人。” 洞虚道长和另外一名长老看到决定权落在大白的手上,立即朝大白哭喊着求饶。 大白可不是什么慈悲心肠的性格,当然,也不会狼心狗肺,它用狗爪对那两人的命运下了最终的决定:“安哥,给那两个狗日的一个痛快!汪!” 轰隆! 两个天魔宗的长老被恐怖的金虚雷劈得浑身焦黑,当场暴毙。 “呼,结束了……”安林松了一口气,将目光转向大白,笑道,“怎么样,你好点了吗?” 大白正躺在血玉棺材上,红光大盛,源源不断地吸取着周围的生机。 “好多了,安哥,你刚刚的表现实在是太霸气了,汪!”大白激动道。 “呵呵,正常操作,不要大惊小怪。”安林一脸淡然地摆了摆手,继续道,“你尽快恢复好伤势,然后我们就去找出去的路。我背后的这枚金蛋太扎眼了,去哪里都是拉满值仇恨的节奏。” 大白点了点头,又磕了一枚疗伤灵丹,加快恢复的速度。 血魂玉棺不愧是疗伤类的仙器,配合着灵丹的疗效,仅仅一小会儿,体内那伤势就恢复得七七八八了。 “安哥,我好了,走起!汪!” 大白重新从血魂玉棺里站了起来,满血复活的它,双目明亮,虎虎生威,精气神都有了很大的提升。 安林看到这一幕终于是开心地笑了起来:“走,大白,我们揍人去!” “不是说找出去的路吗?汪!” “在这个过程中,如果遇到天魔宗的人,就往死里揍!” “妙啊,汪!” 就这样,白衣翩翩的男子再次御狗而起,飞向了那高耸入云的巨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