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章 大白的生死逃亡 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七百一十章 大白的生死逃亡 (第一更)

大白原本只是想苟在一处岩石后方,等待着安林如盖世英雄般将他救走。 不料他利用术法隐藏的身形,竟然被三名化神期的天魔宗长老发现。 “咦,这不是四九仙宗的大白吗?”为首的洞虚道长双眼一亮,目光灼灼地望着岩石后方的小白犬。 他是化神中期的强者,又拥有看破幻境的虚灵眼,大白那隐蔽术法自然逃不过他的探查:“他的外表虽然改变了,但是本质却没有变,就是他!” 其余两名天魔宗长老闻言神色激动,开口道: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!我们将他活捉,然后交到雨狼宗主手上,那凤凰蛋之事说不定就有着落了!” “正是这个理,用四九宗的核心成员的性命作为筹码,换一枚凤凰蛋!”洞虚道长嘿嘿一笑,开始不动声色的缓缓靠近大白。 大白正躲在岩石后方警戒,野兽般直觉让它突然寒毛炸起,变成巨犬模样调头就跑! 三名天魔宗的长老同时一愣,他们是隐蔽了气息偷偷靠近那白犬的,不料竟然还是被白犬察觉,开始了逃遁。 “呵呵,真以为能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吗?给我追!” 随着洞虚道长一声令下,天魔宗的长老不再隐藏气息,带着惊人的威势,化作三道黑虹,朝大白追击而去。 大白看到敌人的模样后,更是吓得面无狗色,立即全力施展苍狼传承,使出浑身解数进行风遁。 那可是三个化神期的强者啊,就算拼了它的狗命,也不可能同时打赢三个啊! 黑色的能量炮撕裂空气,朝大白猛地轰击而去。 大白来了一个空中滑翔偏折,堪堪躲过了那能量炮的攻击。 能量炮没有打中大白,轰击在山体上,瞬间在山上炸出了一个上百米的大坑。 呼……好险…… 大白轻轻松了一口气,那能量炮的威力这么可怕,它要是真不小心挨中了,说不得就要重伤。 “哦?想不到你还躲得还挺快的。”洞虚道长淡淡一笑,脸上是胜券在握的神色。他单手一挥,身侧的虚空瞬间凝聚了九枚黑色能量炮。 每一枚能量炮都媲美化神期大能的全力一击,九枚黑色能量炮带着可怕的威能,同时朝大白轰击而去,在空中拉出一条条漆黑的轨迹。 大白吓得狗躯一颤,在空中施展风骚走位,不断腾挪躲避。 轰轰轰…… 一枚枚能量炮的攻击落空。 不得不说,大白虽然身材不怎么样,但是动起来还是超级灵活的。 可能是被安林骑多了的原因,它懂得了各种各样的姿势,竟是将洞虚道长的所有攻击都躲开了。 看到这一幕,就连洞虚道长也是脸色微微一变。 然而大白躲避的时候速度稍减,另外两名天魔宗的长老趁机加速靠近,他们双手对着逃窜的大白,黑色的锁链从掌心喷薄而去,呼啸着朝大白缠绕而去,速度更是宛如一道黑色的雷光。 大白一个躲避不及,后腿便被一个锁链拉出,那可怕的束缚之力让他的飞行生生一顿,这个时候,两名长老已经迎面而来。 大白在这一刻的反应十分果决,立即转身,气势暴涨至巅峰,套着混元崩天爪的双爪对着其中一名长老一划而下。 蓝色的刃芒撕裂长空,然后在那个长老惊恐的目光下,撕裂了他的身躯。 鲜血飞溅出来,那个长老惨嚎一声,疯狂爆退。 另外一名长老剑光如虹,带着凛冽的锋芒,朝大白的身体刺去! 哐当! 清脆的碰撞声响起,那长老瞳孔一缩,他看到自己的长剑竟然刺中了防御极强的护体金光。 那是安林送给大白的保命器物,胜利与誓约之盾,能够抵挡一次外来致命攻击! 大白抓住机会,反手又是一爪。 锋利的混元崩天爪,又一次撕裂那个长老的胸膛,让其重伤爆退。 育灵期巅峰的大白,在逆境之下,竟悍然重创两名化神初期的长老! “孽畜!敢伤我宗的长老!”洞虚道长这一刻已经赶来,他又惊又怒,堂堂天魔宗的长老,竟然被一条育灵期的狗重创,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耻辱。 洞虚道长的拳头笼罩黑色的光芒,黑色镇压领域扩张,将近处的大白束缚在虚空。 轰隆! 拳头笼罩着杀意,落在了大白的身躯上,将大白的身躯击得凹陷下去。 “嗷呜……” 大白痛呼一声,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,混杂着破碎的内脏。 化神中期的全力一击,对于仅仅是育灵后期的它来说,即使有强大血脉之躯的加成,依旧承受不住。 大白身躯坠落地面,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。 “哼!谁给你的狗胆,竟敢伤我宗长老!”洞虚道长飞向地面的大白,浑身笼罩着漆黑的领域,杀意森然。 “谁给我的狗胆?当然是我的父母给的啊!汪!”大白躺在坑洞中心,依旧没有任何屈服的神色。 “洞虚长老,先让我等好好凌虐这孽畜一番,再捆绑起来。”一名受到重创的长老,望着大白,脸上有着狰狞和残忍的神色。 “不错,先让我们出上一口恶气,我受不了这委屈!”另一名长老开口附和。 堂堂化神期强者,竟然被育灵期的狗所重创,这让他们心中的怒火难以平息。 这个仇,必须得报! 大白狗躯一颤,开口道:“你们这样虐待我,就不怕安林的报复?不怕四九仙宗的报复?汪!” 两名长老先是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起来: “这孽畜怕不是被我们吓傻了,我们敢拿你作为筹码,和四九仙宗的安林换取凤凰蛋,自然就不怕他们的报复啊!” “和凤凰蛋的价值相比,四九仙宗的报复算个屁!” 一名长老的笑容还挂在脸上,下一瞬,他的一条手臂就飞向了空中,鲜血爆射出来,洒了一地。 另外一名长老嘴巴微张,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,一个身影就冲到了他的面前,一拳将其砸落地面,随后一脚踏在其胸口上,恐怖的力道直接将胸口的骨架震碎! “刚刚的话,有胆你再说一遍?” 声音如同九幽阴风拂来。 恐怖的威势更是让不远处的洞虚道长都颤抖起来。 两名长老望着来者的面容,一脸的惊恐,脸话都说不出来了。 大白更是热泪盈眶,大喊道:“安哥,你丫的终于来了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