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八章 学姐的路(第三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六百八十八章 学姐的路(第三更)

沧澜城的城外,摩顿的头颅被悬挂在空中,用以祭奠那满城的亡灵。 十几名幸存的学生被执行部的人员接走了,他们看到那个摩顿的首级后,心结解开,有的人泪流满面,有的则是全身一松,彻底昏迷过去。 逝者如斯,其实面对血族,或者是雪女,牺牲是很正常的事情。 这就是真实的修仙界,不可能永远的安详永乐,各个地方都有或大或小的战争。 大敌已除,安林,许小兰,缇娜,大白,小丑,风风火火返回黄泉城。 这时,黑泽大地中心。 血族的至高宫殿,生命神宫。 摩顿的生命玉牌“咔嚓”一声,碎裂成了粉末。 轰隆!赤色的血柱又冲破了神宫的顶部,直上九霄。 极为暴怒的声音传遍大地:“到底是谁敢杀吾得力干将?” “我要其九族化为血鬼,让其宗门化为血狱,凝炼所有人的魂魄折磨百万年!” 炼器师们呆呆地望着那冲天而起的血柱,一口老血憋在胸口。 才刚刚修好没几天的神宫顶棚,又炸了! 那个大帝咋就那么容易发怒呢?炼器师欲哭无泪啊,敢怒不敢言。 摩顿在血族也算是非常有名的大能了,因为极其擅长影杀一道,来去无踪,曾被血族誉为最难死的返虚大能。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大能,干脆利落地就挂了,连求救的消息都放不出来,这让伊登大帝如何能不惊怒? 要不是合道大能之间,天生比较容易感应,他都以为是有合道大能插手了! 每一位返虚大能都是血族的顶尖力量,在这十几天里,竟然足足陨落了五名,这对血族来说,已经是伤筋动骨。对伊登大帝来说,更是亏出血,因为那五个返虚大能,包括他儿子,都算是他麾下的得力干将。 幸好,血族这次诞生了三名圣子。要是圣子发育得好,说不定能带领血族走向一个新的辉煌,这也是众多血族大佬不那么惊慌和心痛的原因。 当然,有一个人除外,那就是伊登大帝。 伊登掐指一算,能为他效劳的返虚马仔,还有四人…… 他又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,惊怒道:“天庭,你们欺吾太甚!!” 血族虽然风起云涌,但是安林等人却是平平静静地度过了这剩下的几天。 期末测验的时间到了,众人动身返回校园。 紧接着就是期末测验的表彰大会。 安林他们班级凭借可怕的战绩,毫无疑问受到了全校的表彰。 这还是在天庭掩盖了拉登之死这件事的前提下,要是那件事再曝光,那就不仅仅是表彰那么简单了,整个九州界都会出现巨大的轰动。 不过为了让安林不那么拉仇恨,这件事被隐瞒得很好,知情的只有天庭五大帝王,林珺珺,班主任,以及安林最好的几个朋友。 表彰大会上,学校发了许多丹药,材料,灵石,给有功的人,这些略过,对于安林的庞大财产来说,都是九牛一毛的钱而已。 不过,玉华副校长偷偷塞给安林的三张四品仙丹贴和一张三品仙丹贴,倒是比较够意思了。 那应该是安林做不为人知的事情,所得到的报酬,大家都懂的。 在这次表彰会中,除了安林这一届的表现出色外,柳学姐的表现也非常耀眼。 她曾在一场对雪女的关键战役中,一人截断了一支三千人规模的后勤队伍,斩杀三名化神期的雪女大将,追着那三千人跑了数百里,直至惊动了某位圣宫的宫主,这才御剑而返。 天庭驻极寒圣地的执行部,已经向她发出了邀请,只要她来那里任职,便能直接享受大将级待遇。天庭本部的许多重要部门,也对她敞开了大门。 不过她仍是没有决定好,到底要去哪里。 天庭的林园小道上,清风拂来,有片片枯黄的落叶在空中回旋坠落。 小道覆上落叶黄毯。 一个模样娇俏,身穿粉蓝相间水手服的女子,轻哼着歌谣,脚步轻盈地踏在黄毯之上,发出轻微的沙沙声。 她粉色的头发变得有些长了,罕见的扎起了线条流畅的马尾,随着脚步的迈开,马尾也在身后摇摆出动感的跃律,活力十足。 “安林,安林……你说我该怎么选啊?”她声音清脆悦耳,皱着细细的眉毛,脸上有着淡淡的愁绪,像极了青春期发愁的少女。 一个身姿挺拔,面目清秀的白衣男子跟在女子的身旁,翻了翻白眼:“这已经是你第五次问我了。” 安林身旁的女子,正是临近毕业,面临人生重大抉择的柳千幻。 “可你每次给出的答案都不一样呀!”柳千幻嗔怪地望了安林一眼。 阳光透过树叶间隙,照在女子白皙如玉的脸蛋上,紫眸蕴藏着灵动的微光,那娇嗔的模样能迷倒无数男同学。 安林叹了一口气:“我建议你去执行部,你又说太危险,不喜欢打打杀杀。我建议你去天庭本部,你说你家里有亿万财产等着你去继承,不想抛弃宗门。我叫你回家,你又说家里的人没有人情味。我建议你当个散修自由自在,你又说你会寂寞……我还能说啥?” “哼!谁叫你回答得那么敷衍的?有认真站在我的角度思考过吗?”柳千幻伸出修长笔直的腿,踢了安林的小腿一下,扁着粉嫩的小嘴,一脸委屈,泫然欲泣道,“亏我还把你当朋友,我都要走了,你还这么敷衍我……” 看到柳千幻这副模样,安林立即就怂了,立即开口安慰道:“好了,好了,我现在就十分认真,十分真诚地替你分析一下,可以吧?” “哼,这可是你说的,别耍赖!”柳千幻顿时眉开眼笑,绽放出清丽娇俏的笑容。 安林当时就震惊了,这人变脸可以这么快的吗? 上一秒还是一副要哭的样子,这一秒突然就晴天了。 安林和柳千幻两人并肩而行,设身处地想着柳千幻的问题。 两人在小道上的相处,惬意之中透着一股青春与活力,活力这都是来源于女子时不时会做些小动作,逗弄一下身旁的男子。 比如突然弹一下安林的耳朵,又比如偷偷用剑气斩断安林的一根头发。 安林有时候会选择报复一下,但都被女子用灵巧的身法躲过,引来阵阵银铃般的笑声。 轻松欢愉的氛围,萦绕着淡淡的离愁。 安林望着有些古灵精怪的学姐,一想到这个熟悉的朋友很快就会离开了,从心底说,他是不舍的。 他想了想,还是开口了。 “咳,学姐,那我就先问你第一问题吧,你家里的财产这么多,那么它在你心里的分量到底有多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