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章 连环大杀招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六百七十章 连环大杀招

拉登这时候终于明白了布莱斯没说谎,阵法的节点都已经都被截断,天皇大帝的力量没有了阵法的压制,开始在体内爆发! “你……”拉登正欲发作,一柄泛着白色星光的血剑突然出现,刺穿了拉登的胸口,恐怖的诅咒之力瞬息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将血族那磅礴的生机截断。 拉登在那一瞬间明白了这是一场针对他的围杀,血星辰开始出现在身后,神道之力将天空染红,世间坠入一片绝望的血海。 他反应果决,不惜再次伤及道根,使用自己最为强大的力量。 血星辰扩散出红色波纹,方圆上千米的大地都被一股可怕的力量侵蚀得粉碎湮灭,首当其冲的布莱斯更是吐血倒飞,体表的树皮宛如粉末般溃裂。 一个修长曼妙的身影飞速向后掠去,将那柄咒星血剑留在拉登的胸口。 拉登正欲拔除那截断生命力的长剑,不料一枚漆黑至极的珠子突然悬浮在了他的上空,恐怖的神魂之力如水墨一般从天而降,笼罩天地。 死寂之中带着某种大恐怖,强大的镇压之力毫无保留的倾轧而下,宛如整片黑暗的天地都在挤压着中心拉登,就连神魂也逐渐受到侵蚀。 那一刻,亿万死魂嘶嚎,拉登就连思维也受到影响,在不自觉地变慢。 这是麦伦死魂珠的力量!是极为恐怖的束缚镇压之力! 拉登伸手拔插在胸口的星光血剑,却发现那血剑已经和自己的血肉连接在一起,短时间内无法拔除。 他立即手握虚空,瞬间凝聚一柄蕴含着无尽锋芒的血星辰飞剑,朝那无尽的黑暗刺去。他知道自己没时间耽误了,必须快速逃离这个困阵! 赤色的虹芒撕开黑暗,撞到了黑暗的边缘,爆发出极为尖锐的嘶鸣。血星辰飞剑被可怕的反震之力震碎,细微的光芒出现在黑暗的尽头,有点点白光渗入。 拉登神色一凛,他的全力一击竟然没有彻底破开这个黑暗镇压。 到底是谁针对他?他心头莫名的浮现出心悸的感觉,敌人要做到这种地步必然不简单,如今他只知道布莱斯的反叛,对其余敌人一无所知。 “嗡……”清越的剑鸣声在黑暗之中激荡,拉登使出全力,正欲对着那黑暗的裂缝再来一发,就在这时,蕴含着大恐怖的力量从天而降! 一个无比巨大的赤色拳头破开了黑暗,开始坠落。 恐怖的神道之力激荡虚空。 这一拳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伟力,能砸碎大陆,破灭天地。 更重要的,拉登在这一拳中感受到了一股来自祖辈的血脉压制,仿佛面对的是那位傲立于九天之上的血族老祖。 血祖的力量…… 拉登懵逼了,这特么是在刁难他拉登!! 血祖之力,除了血族的合道超级大能,就只有圣子能够掌握。 血剑,神魂封锁,拳头…… “可可斯蒂,麦伦,塔伯……你们找死!”拉登这时候终于是发现了是谁要杀他,不由得勃然大怒,青筋直冒。 血星辰飞剑调转方向,爆发出滔天血芒,蕴含他所有的血星辰神道之力,朝那恐怖的拳头刺去! 没办法了,现在这种境况,只能硬抗。 飞剑和拳头的相触,没有预想中的猛烈碰撞。 血星辰飞剑仅仅尖锐地嘶鸣一声,剑身便彻底崩溃,在空间炸出了一片滔滔血海,力量层次的压制,让拉登的飞剑连削弱拳头威能都难以做到。 拳头穿透血海,带着无穷无尽的力量,朝拉登落下。 死亡的感觉笼罩全身,拉登心里明白,要是真挨了这一拳,他绝对会死! 拉登咬破舌尖,强行使用秘法,将自己神道具象化的血星辰挡住身前。 轰隆! 这一刻,大地震动崩溃。 防御力极强的黑色水墨封镇,也被恐怖的能量震得瞬间粉碎! 毁灭性的能量扩散数十里,粉碎吞噬着遇到的一切事物,天地都变成了一片无穷无尽的血色,还有至高无上的血祖之威激荡其间。 这一刻,世间宛如末世! 等到红芒散去的时候,一个方圆三十里像锅盖一般的巨大坑洞,出现众人的视野之中,什么雪山,湖泊,树林,全都不见了。 塔伯站立在虚空之中,剧烈地喘息着。 他浑身鲜血直流,衣服破破烂烂的,显然是被自己过于强大的术法伤到。 “这么强大的一击,应该死了吧?”麦伦收回死魂珠,脸色苍白地开口道。 一道血虹飞回可可斯蒂的身旁,她微笑道:“拉登那恐怖的生命力被咒星血剑截断,又挨了塔伯以祭献血祖鲜血,发出的媲美合道真神的一击,现在恐怕是连渣渣都不剩了。” “我前去探探情况。”布莱斯摇晃着干巴巴的树躯,朝坑洞的中心飞去,脚下伸出无数的藤条,朝坑洞漆黑的内部探索而去。 “嗯……气息探索没有,能量探索没有,生命特征,生命特征……” 布莱斯突然脸色一变,身形狂退。 但是,某股极为可怕的力量来得更快。上百枚红色的星点,在空间拉出死亡的轨迹,瞬间将布莱斯的身躯打成了马蜂窝! “小布!”安林看到这一幕,失声叫了出来。 就在这时,一道血虹从坑底飞出,朝远处逃遁。 缇娜反应最快,白皙小巧的双手对着虚空一拍,方圆千米的白色空间方块封锁。 血虹撞击到了那个空间方块,剧烈的轰鸣声响起,但却无法撞破。 众人这是也终于是看清楚了那血虹的本体,然后又被震惊了。 白嫩嫩的身躯,豆丁一般的***,稚嫩的脸颊,金色的头发……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,赫然是一个赤身裸体,只有四五岁的小男孩! “嘶……这是谁?”安林一脸难以置信开口,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他竟然裸奔!” 许小兰翻了翻白眼:“安林,请你正经点,这男孩虽小,可是杀树犯!” “树没死呢,轩辕诚同学已经过去救它了,小男孩是杀树未遂。”苏浅云糯糯开口,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微笑,似乎有些得意。 凌霄剑仙嘴角微微抽搐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吐槽,我觉得你们都不正经。” 这个时候,萧泽,麦伦,可可斯蒂,塔伯四人已经将那个小男孩围困。 “这是拉登?”萧泽一脸惊奇。 “这气息……还有这五官的轮廓,毫无疑问,他就是拉登!”可可斯蒂神色有些凝重。 “拉登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麦伦有些不解。 这时,塔伯开口道:“在我族秘典之中,有一种秘法叫做神道返婴神通。就是祭献了自己的神道,换取一定时间的超强神道庇护,还能能让自己伤势尽消。只不过,这种神通代价很大,施术者会境界跌落,并且会出现返童现象……” “这么一看,拉登的症状倒真的是非常相像呢,怪不得能在塔伯的那一拳下存活。”麦伦舒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。 “这么说,拉登这个返虚初期巅峰的境界,不是装出来的了?”萧泽也是双眼一亮,脸上罕见的浮现兴奋的神色。 话音一落,众人皆是嘿嘿一笑。 拉登浑身一颤,身子紧贴在白色空间方块上,有些瑟瑟发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