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九章 肥皂在这里(第五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六百六十九章 肥皂在这里(第五更)

布莱斯脸色潮红,剧烈地喘息着。 那纹路鲜明,宛如树皮一般的灰绿色皮肤,一张一合,头顶茂密的绿叶沙沙作响,似乎在畅快地欢鸣。 “你,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布莱斯从那难以言喻的爽感中挣扎出来,目光炽热地望着塔伯。 塔伯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。 布莱斯心中困惑不已,但身体却非常的诚实,没有选择轻举妄动。 之前那种感觉他忘不了,磅礴的净化之力,能让生命得到升华,蕴含无限生机与可能的力量……他知道,那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机缘,他不能放弃! 没多久,一个面容陌生的黑袍男子出现在了布莱斯的面前。 男子脚步从容,淡淡的气息飘荡,让布莱斯察觉到那是一名人类。 “圣主大人!”塔伯看到来者恭敬行礼。 布莱斯脸色大变。 身份无比尊贵的圣子塔伯,竟然对一个人类如此恭敬?还称呼那个人类为圣主? 这个人类到底是何方神圣?! 男子放下衣帽,露出了他清秀阳光的脸,微笑道:“你好,我是安林。” “安林?”布莱斯觉得这名字很耳熟。 很快,他便心神剧震,失声道:“你就是那个把拉登大人打出……呸,你就是那个和拉登大人在黄泉城上战斗的安林?!” “正是我,另外,你刚刚感受到那种生命升华的力量,正是因为我的血液。还有一点,可可斯蒂,塔伯,麦伦,都是我的仆人,他们尊我为圣主!” 安林微笑地望着面容渐渐变得呆滞的布莱斯,继续道:“嗯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,一是和我建立奴仆契约,我能带领你走向真正的人生巅峰。第二种选择,那就是,你去死。” 布莱斯呆若木鸡,张了张嘴,有些没缓过神来,觉得面前的这一切都是假的。 毕竟,他面前的这一幕,还有安林所说的话,太过于惊世骇俗。 血族之中极为尊贵的三位圣子,竟然都是安林的仆人?这个信息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,绝对会成为轰动整个太初大陆的大事!! 塔伯看到布莱斯依旧一脸懵逼,没有回过神,再次开口补充道:“知道为什么我们会被血祖选为圣子吗,那都是因为圣主的血液啊!布莱斯,你自己好好想想……” 轰隆! 塔伯的这一句话,仿若拨云见月,让布莱斯瞬间豁然开朗起来。 是了,如果是这样,这所有的一切都说得通了!为什么圣子大选,血祖会选择那三个人,为什么拉登会惨败黄泉城,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里…… “我懂了……我都懂了……”布莱斯望着安林,双目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异彩,“原来,真正的道路在这里,您才是指引我们前行的真正的神灵!” “老仆,布莱斯,拜见圣主大人!” 布莱斯对着安林十分恭敬地行了一礼。 他不是傻子,只要涉及到真正的道,他便会付出一切去争取,更别提这是一份天大的机缘。无论是肉体,还是心灵,他都选择了归顺安林。 布莱斯很清楚,这不仅仅是他的选择,这也是血祖的选择!! 安林一脸欣慰地点了点头:“不错,看来你很清楚,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。” 安林和布莱斯很顺利地建立了奴仆契约。 因为布莱斯的归顺,安林召集了众人,计划再次有了变更。 许小兰,轩辕诚等人来到安林的身旁,看到返虚中期的布莱斯毕恭毕敬地在一旁讨好安林,再次凌乱了。 “安林,你又骗了一个小弟?”许小兰美眸圆瞪,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安林发展下线的效率。 “修士这种事,怎么能说骗呢?他是被我完美的人格魅力所折服,心甘情愿跟随在我的身边!”安林一脸得意。 “能跟随圣主大人,我今生最大的荣幸!”布莱斯的头晃得沙沙直响,显然连头发也大声地赞同自己的观点。 布莱斯的头很有特色,虽然总体是人形,但是头的顶端还有一顶帽子,那帽子其实就是树冠,上面有着树枝的茂盛的绿叶,十分的环保。 安林摸了摸布莱斯绿油油的绿叶冠,触感比一般的树叶要细腻,还有淡淡的清香。 “小布,能光合作用吗?”他突然问道。 布莱斯愣了一下,随后点头道:“能,但是不习惯……” “下次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,她会让你习惯的。”安林很认真地说道。 布莱斯有些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,他研究过光合作用,但是这样所发掘的能量总归是有限,所以很快就放弃了这条路。 有了布莱斯的加入,众人再次开始讨论起了计划。 “我跟你们说啊,这个血罗刹真阴大阵,可以一边压制和消除天皇大帝残留在他体内的混沌神雷,一边利用阴气血气修补伤势。” “我们动手最好挑中午。” “因为干坏事早晚会被发现?” “圣主别插嘴!这是因为阳气最盛之时,大阵对拉登伤势的压制就越弱,那是拉登最虚弱的时候,我们可以再等一个时辰,再动手……” 这时,阵法中央的拉登,还不知道他的所有精锐,已经壮烈牺牲,而且最强大的守卫,已经叛敌,正在和敌人出谋划策,商量着如何弄死他…… 他呼吸绵长,正不断利用大阵恢复伤势。 伊登大帝寻找的神药还有几天才能送来,这段时间他能做的,只是将天皇大帝的力量从体内拔除。 一段时间后,四周依旧非常的平静,唯有吐纳的声音在空间激荡。 地脉阴气如漩涡汇聚。 大阵血气如长龙吞吐。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 一声有节奏的熟悉的脚步声响起。 拉登睁开双眼,发现是他的投靠者布莱斯来了。 想当初,他为了让布莱斯投靠可是花了很大代价的,明里暗里做了许多事情,才能获得这位大能的忠心。 一念及此,他的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:“布莱斯,有什么事情吗?” “嗯,有一点小事。”布莱斯伸出枯槁如树枝的手中挠挠头,一脸淳朴的模样。 “说吧,我和你什么关系,不必这样遮遮掩掩的。”拉登位于阵法中心,虽说能分心聊天,但是不必要的分心他还是想早点结束为好。 “那个……我把你的阵法节点,都给截断了……”布莱斯一脸愧疚道。 “你说什么?”拉登觉得自己听说了什么。 “因为那里有个肥皂。”布莱斯指了指拉登的身侧。 拉登有些迷茫地望向那个方向,结果空无一物。 噗嗤! 尖锐的枯藤撕裂空间,瞬间贯穿了拉登的心脏! 同一时刻,覆盖百里的血罗刹真阴大阵,宛如失去力量支撑一般,突然停止了运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