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三章 血族小弟的发育(第二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六百六十三章 血族小弟的发育(第二更)

安林和缇娜走出了仙土培育基地,现在除了那枚宝物之外,其余的都是一些灵果灵药居多,没有仙级的宝物。他们没有采集那些灵物,选择保持其灵韵,希望那些东西经过岁月的洗礼后,能再一次发生蜕变。 时间加速的疲惫感袭来,缇娜和安林走出仙土之后,便一同离开了神镜世界。 微弱的光华闪过,安林缓缓睁开了双眼,发现自己正在城墙头躺着,四周还刻画着防御阵法,嗯,这里应该就是回来的固定地点? 一个绿影娉婷的女子正坐在他的前方,托着香腮,望向远处无边无际的黑色大地,纤秀葱白的玉手无聊地卷着几缕青丝,背影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好看。 安林望得有些入迷,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起身。 身旁的缇娜已经陷入熟睡,他站起的动静引起了许小兰的注意。 许小兰转头望向安林,笑道:“终于回来了,实体进入那个世界感觉怎么样?” 安林笑道:“感觉很不错!就跟去到太初古域的感觉一样,而且因为小娜的关系,还可以为所欲为。小娜说了,等两界传送手法再熟练一些,她可以尝试着把你们也传进去里面,那个世界有着一种别样的精彩!” “好呀,我期待这一天早点到来。”许小兰早就想进入那个世界好好看一下了,一个全新的世界,她还是非常感兴趣的。 “对了,我进入那个世界多少天了?” “两天半。” “诶,期末测验已经过去一半的时间了呀。” “现在基本没我们的事了,不出意外,我们就是在城墙上一直守到测验结束。” “嗯……也不知道小可小麦他们怎么样了。” “是你说的那些新收的血族小弟吗?我也很想见见他们。” …… 两人在城头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,晚风拂来,格外的惬意怡人。 与此同时,黑泽大地中心,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,一道道金虚雷划破天际从天而降,轰鸣之声如巨龙咆哮,响彻天地。 没过多久,雷云便开始散去。 一个金色短发,面容清秀,身形单薄的男子在血色祭坛中站了起来,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意:“圣主的血液果然有用,我真的避过了血魔劫!” “麦伦!”可可斯蒂走了过来,面带笑意地祝贺道,“恭喜你成功渡劫!” “恭喜!”塔伯也迎了上来,开口祝贺道。 那个金发男子,正是成功渡劫突破到返虚中期的麦伦。 麦伦感受着体内浩瀚澎湃的力量,激动道:“果然不一样,我的生命随着突破升华了,我们和那些低劣的血族不一样!” “嘘,小声点!”可可斯蒂轻声呵斥道。 他们此刻正在血族的圣地之中,那是真正的圣地,是血族老祖的修炼得道之地。 这里蕴含着寻常血族难以想象的机缘,只有圣子才有资格在这里修炼或者寻找机缘。麦伦也是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机缘,配合着曾经被圣血净化过的躯体,这才成功突破。 “我闭关突破的这几天,没法声什么大事吧?”麦伦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继续道。 “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呢!”可可斯蒂对他挤了挤眉毛,故作神秘道,“暗亡大帝和天庭的天皇大帝,在我们黑泽大地战了一场!你猜这件事的源头是谁造成的?” 麦伦深吸了一口气,合道超级大能之间的战斗,可谓百年一遇,事情必然牵扯重大。他迫不及待开口说道:“你就别卖关子了,快说,快说!” “这件事,是因为冥毒子的死引起的,然后拉登跑去替冥毒子报仇。结果他遇到了一条黑龙和一个御着黑砖的化神境男子,就在黄泉城。”可可斯蒂缓缓叙来。 麦伦听到这里,呼吸已经变得粗重。 塔伯这时候开口道:“据黄泉城探子传来的消息,以及后来打探得到的情报,当时的战况很惨烈。拉登被那个神秘男子揍得炸屎,随后嚎啕大哭,模样极其凄凉。这件事在血族都已经传疯了,他真的是身败名裂了啊……” 塔伯虽然嘴里说着拉登很惨,但脸上却是止不住地笑了起来。 “然后,拉登被天皇大帝万里追杀,虽死里逃生,但也身受重伤,伤及了道根,现在正在闭关疗伤呢,我们要不要干点什么?”可可斯蒂美眸笑得弯起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。 “原来是圣主大人啊,圣主威武!”麦伦这时候哪里会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,一脸激动地惊叹道。 黑龙相随,又御着黑砖,仅凭化神期就把拉登揍得炸屎,如此妖孽之人,只有他们的圣主安林才能做得到! “你说的干点什么,是去探望一下拉登吗?”塔伯目光闪烁,低声开口道。 “对啊,虽然他被圣主教训了,但是心中必有怨气,已经是不死不休,这种敌人,还是早点除了好!”可可斯蒂倒是真的一心替安林着想,这件事她也考虑了很久,依旧没有改变想法。 麦伦这时却是摇头道:“不急,就怕打了小的,又来一个老的。伊登大帝最为宠爱拉登,拉登如果被杀,必然会引起伊登大帝的暴怒。而伊登大帝的实力又太过恐怖,我们要是真玩脱了,被发现了,就全玩完了。我想这件事还是先和圣主探讨一下再作决定!” 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借稳定宗门发展的由头,先离开圣地一段时间,然后和圣主暗中汇合?”塔伯开口道。 “好!我带上咒星血剑!”可可斯蒂点头道。 “那我也带上死魂珠。”麦伦开口道。 “我带上一滴血祖之血。”塔伯开口道。 他们三人作为圣子,在圣地各有重大的机遇。 如今他们要带上宝物,跟随安林再战风云! 黑泽大地,紫雪山。 一个巨大无比的血色大阵在地面延绵上百里。 男子赤裸着身躯在大阵上打坐,源源不断的血气朝他的身体汇聚,修补着他体内的伤势,但是某股至阳至纯的神道之力,却如附骨之疽不停侵蚀着他的身躯。 最新的情报已经传来,那个男子已经明白了到底是谁,让他沦落到这种地步。 “安林……我势必杀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