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三章 师父的战斗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六百五十三章 师父的战斗

拉登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。 这血星辰飞剑明明是自己的杀伐第一招式,竟然被一面镜子吸收,然后反射? 自己的招式竟然被反弹了? 飞剑的速度极快,还携带着封禁空间的力量。 拉登经过短暂的错愕后,还是在电光火石间偏过身子。 血星辰飞剑带着劈开天地万物之势擦肩而过,将他的一条手臂斩落,撕裂成了比分子还要细小的粒子。 “可恶,你到底是谁?!” 拉登又惊又怒地望着突然挡在萧泽面前的男子,大声开口道。 那个男子,正是嘱咐缇娜使用空间跳跃,将他传送到萧泽面前的安林! “我是谁?”安林淡淡一笑,神色睥睨地望着天空上的血族大能,“我是你霸霸!” 周围霎时一静。 萧泽目瞪口呆,凌霄剑仙脸微微一抽,黄泉城上的学生,将士们纷纷倒吸着冷气,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句话,对返虚巅峰的敌人如此说话,牛逼! 拉登被气笑了:“一个化神期的修士,仗着有某个奇宝,就敢来跟我叫嚣?很好……我会让你体会比死还要可怕的经历,抽出你的灵魂折磨十万年!” 萧泽这时候也回过神来:“师父,你跑来这里做什么,危险啊!我防御力强,等我在这里撑到天庭救援到来就行,你快回去!” 他其实不傻,跟了安林这么久,自然知道安林的真实境界只有化神期。 虽然,萧泽不知道为何曾经傲立于众星之巅的师父,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但是他却知道以师父现在这个状态,绝对不能让师父冒险! “回去?”安林摇了摇头,淡然笑道,“我是不会回去的,我可是你师父啊!哪有眼睁睁看着徒弟挨打,师父却躲在后面的道理?” 萧泽神色一怔,双眼有些发热,快要哭出来。 他望着挡在身前这个白衣翩翩的身影,愈发觉得高大起来,一种被长辈保护的安全感涌上心头,说不出的温暖。 就连黄泉城上的学生和士兵们也是肃然起敬,都被这一幕师徒情深的场面感动。 “喂,麻烦你装逼的时候,先把我收好行不行?我现在反弹不了招式,再继续拿我在外面瞎晃,我会碎的!”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,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。 安林:“……” 这朱雀镜真的是气氛破坏者,好不容易才营造出逼格这么高的气氛,瞬间就被破坏掉了。 安林默默将镜子收入纳戒,拿出出一柄胜邪剑,独属于剑仙的气息扩散出来。 拉登感受着那气息,不屑一笑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,真以为能伤得了我?” “你的手臂怎么断的?”安林呵呵一笑。 拉登语气一滞,似乎被噎了一下。 “哼!”拉登冷哼一声,血肉蠕动间,空荡荡的切口,突然伸出了一条崭新的手臂,随后淡淡道,“我的手臂没有断!只是暂时不见了而已。” 安林:“……” 众围观群众:“……” 大佬你这样强词夺理,睁眼说瞎话真的好吗?! 拉登不再多费口舌,直接一掌朝安林拍去。 这一掌速度极快,其力量更是仿佛能将天空压塌。 安林甚至连躲避的念头还未产生,身体便被一掌击中,瞬间被拍飞到了十数里之外。 “师父!”萧泽惊呼一声,接着朝拉登怒吼,巨大的龙躯冲天而起。 拉登的速度更快,又是一掌拍落,将黑龙拍落到地面。 “嗯?我这一掌明明连返虚境的大能,都能直接震伤,那人类怎么还活着?”拉登不再看萧泽,反而有些惊奇地望着远处飞来身影。 安林的嘴角渗出了鲜血,战神之体终究还是撑不住那一掌的力量。 拉登是返虚巅峰的大能,其一掌之力已经蕴含了他身后血星辰的神道之力在上面,威力何其可怕,那已经超出了普通力量的范畴。 安林面对如此恐怖的大能,并没有选择退缩,因为一旦退缩,下一秒死的,就有可能是萧泽! 他将嘴角渗出的鲜血抹在胜邪剑的剑刃上,身后生出双翼,猛地朝拉登扑去。 现在圣血是他最后的希望了,希望这血液能够毒杀或者是净化面前这实力可怕的血族大能。 “怎么尽是来一些打不死的小强?”拉登眉头一皱,双指并拢对着安林遥遥一指。一柄殷红嗜血的赤剑在虚空凝聚,锋芒让虚空承受不住而开裂,耀眼的红芒更是将夜空映得妖异摄魂。 血星辰飞剑!足以斩杀返虚后期大能的杀伐神通! 他之前正是想要用这一招斩杀萧泽,不料却被安林利用。 这一次,他要用这一剑,彻底灭杀安林,让自己的念头通达,一雪前耻! 一股心悸的感觉让安林心跳加速,本能般的直觉告诉他,要是正面中了那一剑,他会死! 来不及了……来不及靠近他了…… 安林心中怒骂不已,这个血族大能怎么就那么喜欢玩远程攻击呢? 就不能发扬一下吸血鬼的优良传统,一言不合就扑过来吸血吗? 你这样做,我完全没办法让你尝尝圣血的滋味啊!! 面临死亡的威胁,安林心思急转,突然间想到了某个术法,对着拉登猛地一瞪。 某股玄妙的波动穿透了空间,瞬间作用在了拉登的身体。 拉登在那一刻,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,某种极为可怕的感觉在肚子里酝酿。 怎么会这样,这该死的感觉到底是什么? 很快,他意识到这是什么感觉了,这特么是要拉肚子! 没错,安林对拉登使用了要你拉之术!这是无视防御百分百命中的术法! “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,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该死的感觉?!”拉登双目爆发无穷的杀意,一个激动,“噗!”地一声,似乎有什么爆开了…… 这一声炸响,让他蓄势待发的血剑都有了一瞬间的颤动。 黄泉城上的众人其实都万分紧张地凝视着安林和拉登之间的战斗,却没想到实力恐怖至极的拉登,屁股突然一下炸开,有着某种不明液体沾染了衣袍。 众人都沉默了。 他们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,但是因为太不可思议,所以都选择了沉默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