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一章 血液不能承受之重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六百四十一章 血液不能承受之重

“圣子是你的仆人?” 冥毒子闻言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起来。 “哈哈哈哈……死到临头就开始装疯卖傻了?堂堂血族圣子,也是你这种人可以随意谈论的?还说是你的仆人?哈哈哈……” 安林说的那句话似乎真的很好笑,反正冥毒子是笑了。 安林也懒得向冥毒子证明那些话,趁现在可以笑,就让他多笑笑吧,免得等一会儿就笑不出来了。 他拿出胜邪剑在手臂上划了一道小血口,鲜血沾染了胜邪剑,显得殷红妖异。 冥毒子见状一愣,为什么他刚刚拼尽全力都无法攻破的防御,如此轻而易举地就被安林划破了?难道说,安林已经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强度,达到了骨肉入微的境地? 还有,他为什么要让鲜血沾在剑上?难道是将要施展某种需要血祭的术法? 冥毒子心中思绪急转,不敢轻敌,心神格外专注地集中在安林身上。 安林神色沉静,嘴角微微勾起道:“现在,是时候净化你的生命了。” 黑色的气体开始从他的体内散发,气息开始轰然暴涨,瞬间攀升至化神期的巅峰。 冥毒子脸色微变,八条千丈毒龙开始在身旁出现,盘旋在虚空之中,恐怖威压似乎要压塌天地。 安林脚步一踏,身子瞬间突破音障,朝冥毒子猛地扑来。 冥毒子不敢大意,单手一挥,三条毒龙张开腐蚀天地的幽深巨口,朝冲来的白色身影扑咬而去。 安林胜邪剑微微一颤,无尽的黑暗瞬间降临,让整个天地变得漆黑,同时寂静无声,所有的气息,所有的感知都被瞬间剥夺! 战神六剑第二式,影虎! 冥毒子在那一刹那,感受到了死亡笼罩全身,但他非常的冷静,瞬息将剩余的五条毒龙笼罩全身,进行了全方位的防御。 但就在这一瞬,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了黑色的漩涡。 同时,极为恐怖的重力瞬息形成,仿佛要将整片天地吸扯。无论是空气,元气,漫天毒雾,还是冥毒子本体,都受到了极为恐怖的引力。它仿佛一个深邃的黑洞,可以吞噬天地间的一切事物。 冥毒子的身体和周身的黑龙皆是一顿。而这时,一个黑影以迅雷之势,破开了毒龙的包裹,出现在了冥毒子的身后。沾染着鲜血的胜邪剑化作夺命的剑刃一落而下,将冥毒子的身躯划出一道巨大的豁口! “找死!”冥毒子再次受伤,强烈的羞辱感涌上心头,开始拼尽全力反击,八条毒龙带着滔天威势,疯狂朝安林扑去,速度极为可怕。 安林已经没法继续维持深渊重力的术法,身后张开风翼疯狂后撤,躲避着毒龙的进攻。 “无论你伤我多少次,都没有用,最后败的一定是你!”冥毒子声音似从九幽传来,阴森之中带着可怕的杀意。 一条条毒龙追上安林,不停朝安林撕咬。 然而安林的身体就像是金刚不坏的神躯,无论毒龙如何撕咬,依旧完好无损。 “不好意思,虽然你真的很弱,比麦伦都弱了不少。但是当我的小弟,还是勉强可以接受啦。”安林用胜邪剑斩碎了一头千丈毒龙后,面带微笑地开口道。 “死到临头了还嘴贱,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!”冥毒子脸上浮现出狠厉的模样,攻击不停,反而越来越凶猛。 “你真的不好奇,我为什么要将血液涂在剑上吗?你的身体已经沾染了我的血液,你……就要被我的圣血净化了啊!”安林面有得色地开口道。 他甚至都不需要去反击,只是不停躲避冥毒子的进攻,然后等待血液的效用发作就行。 冥毒子听到安林的话语,冷笑一声:“胡说八……” 话还没说完,他突然感觉到身体流窜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。 那力量瞬息袭遍全身,带着一种毁灭的威力! 冥毒子停止了进攻,双目圆瞪,单手捂住胸口,一脸痛苦地望向安林:“你,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 “没做什么,我说了,我的血液对你有净化的作用。”安林横剑在身前,胜邪剑的剑刃上流淌着殷红的鲜血,“现在,你将体会到从毁灭到新生,生命得到全面升华的感觉!” 冥毒子呼吸开始急促,脸上浮现出异样的潮红,面带惊恐地说道:“你,你……呕!” 他突然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,身子微微一晃,开始朝空中坠落。 毒雾消散,于此同时,冥毒子身上的生机开始快速流逝。 轰隆!他的身体重重砸在地面之上,脸上还带着绝望,嘴巴还张得大大的,却是完全没有了生机。 安林看到这一幕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 他飞到冥毒子的身旁,望着生机殆尽,只剩下一个苍白躯壳的身体,倒吸了一大口凉气。 “这……怎么就死了呢?!”他张大了嘴巴,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面前的景象。 说好的药尊呢,说好的净化呢?这尼玛怎么又变成毒尊了?! 老子的血这么牛逼,已经可以毒杀血族的返虚大能了?! 安林觉得思绪有点乱,需要捋一捋。 这一幕,也同样被缇娜保护的学生们看到了。 他们看到安林一剑斩伤冥毒子后,开始转攻为守,再到最后的冥毒子暴毙身亡,也是神色激动地大声欢呼起来。 “冥毒子的生机突然断绝了!安林同学刚刚用的是类似于血脉咒杀方面的术法吗?好厉害!” “安神真不愧是我们仙联大的第一人,连返虚境的血族大能都能一剑斩杀!” “能目睹到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,将是我这次期末测验最大的收获。” …… 同学们热议纷纷,缇娜看到敌人已经全部死去,便撤下了防护术法,和大白一同赶到安林的身边。 “安哥,没想到你现在都这么强了!狗富贵,互相旺!汪!”大白一脸激动地冲到安林的身旁,乌溜溜的大眼闪动着色彩,一脸萌相。 “安林巨人,你的血为什么会弄死这男的啊?不应该是喝起来很爽的吗?”缇娜见过安林喂血给血族的情景,所以此刻一脸不解。 缇娜说出了安林心中的疑惑。 是啊,我的血液不是应该喝起来很爽的吗?怎么又变成毒药了。 他走向冥毒子,望着冥毒子那绝望痛苦的模样,看着那体表无损,却生机断绝的样子,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明悟。 之前毒杀育灵期血王和化神期血神,不也是这个样子吗? 难不成……是这个冥毒子真的太弱了? 弱到已经不能承受他血液的净化力量? 握草!那这返虚境的冥毒子也太弱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