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一章 被治愈的白钟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六百一十一章 被治愈的白钟(第一更)

水纹画面中,刑天的身形慢慢消散,最后彻底消失不见。 画面中,只有一个白衣翩翩,面目俊秀的男子仍站在那里。 学生们都有一些恍惚,呆呆地望着那个男子,愈发觉得其身影的高大。 “安林真的赢了?我不是在做梦吧?!” “嗯……好像是真的赢了呢,刑天败了!” “虽然知道安神很牛逼,但是他再次刷新了我对他牛逼的感官值。” “天啊!这是新记录,安神创造了仙灵塔试炼的新记录!” “我们在见证一个新神话的崛起,这趟试炼果然没白来。” …… 学生们越来越热情地讨论着,就连唐西门也忍不住感慨一番。 “或许我该定一个更高的目标?明年争取通过八十一层?”唐西门突然开口道。 一旁的轩辕诚望了唐西门一眼,忍不住道:“唐学长,人的梦想,其实可以稍微定高一点的,那样才更有动力。” “是这样的吗?我总觉得目标太高了,觉得反正都完成不了,还不如不去做。”唐西门明显有着不同的见解。 “那至少以苏浅云为目标吧,她闯过了八十四层,你就不能定一个闯过八十四层的目标么?”轩辕诚循循善诱道。 “比不了,比不了,苏浅云学妹是真阴之体,天赋超绝,又是半步化神,这个目标有点高啊……”唐西门连连摇头道。 轩辕诚一阵无语,他觉得自己找到唐西门为什么这么咸鱼的原因了…… 他突然又想到一事:“咦,苏浅云不是已经闯过八十四层了吗,那她还待在八十四层做什么?” 唐西门闻言也是望向水纹画面,八十四层中,那个美丽的小仙女此刻正默默地站立在原地,脸上有着幽怨的神色。 “呃,该不会是禁地的守护者忘了?说实在的,要不是你提起来,我可能也忘了。”唐西门猜测道。 轩辕诚:“……,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是白钟前辈忘了这件事的可能性的确是最大的……” 白钟出现在了九十八层,一脸复杂地望向安林。 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心中的震惊,笑着开口道:“恭喜安林同学顺利通过了九十八层,打破了修仙联合大学的记录,明天我会将你的事迹进行全校通报。” “名气啥的不重要,我不缺。”安林一脸无所谓地摆了摆手。 白钟:“……” 他清了清嗓子,继续道:“因为破了记录,学校还会有非常值钱的东西奖励与你,那奖励可是让我等都眼馋的啊……” 安林摆了摆手:“那些也不重要,我不差钱。我只想问一下,现在能上九十九层没有?毕竟我的目标就是要捅破这仙灵塔的啊!” 白钟心口抽搐,这学生咋这么气人呢? “可以是可以,嗯……九十九层有些特殊,你可以先服用丹药,将状态补好,再进行挑战!我先把你使用纳戒的禁忌解除。”白钟开口道。 安林一听,这个提议倒是贴心,他和刑天的战斗虽然没受什么伤,但体内的力量却是消耗一空,是该先恢复一下状态。 他从纳戒中取了一枚气血丹,磕了下去后,便开始打坐吐纳。 白钟缓缓舒了一口气,望着安林安静打坐的模样,心中莫名地又多了几分欣慰。 终究,天庭还是出了一位顶尖天才啊!他作为天庭势力的一员,能看到这么出彩的学生,心里也是高兴的。 随着这场堪称传说级别的战斗落幕,他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,然后想到了其他事情。对了!好像还有三个试炼者正在试炼呢! 白钟突然回过神来,随即冷汗直流。 他可是作为禁地的管理者,就这样忽略了她们这么久,实在是有些失职。 白钟立即释放神识,随后脸色一变,立即穿越空间,来到了八十四层之中。 “你怎么才来啊?”苏浅云一脸幽怨地望着白钟,“我都以为自己被抛弃了。” 白钟急声安慰道:“对不起啊,刚刚有点急事要去处理。” “什么急事啊?”苏浅云望着白钟,看来是有些脾气了。 “这个……”白钟有些犯难,现在水纹画面也有他和苏浅云的画面,而且也有声音,想来那些学生也知道了来龙去脉。要是再睁眼说瞎话,他说不定就真的要身败名裂了…… 哦不……他好像已经身败名裂了…… 为了观看安林战斗,忽略了其他试炼者的试炼,这特么是已经很严重的事了啊! 白钟好心塞,他明明是尽忠职守的禁地管理者,然而一世英名就这样毁于一旦了。 “咳……那个急事就是……我当时在观看安林和刑天的战斗。你是知道的,他们的战斗很精彩……呸!是他们的战斗很夸张,会影响到仙灵塔的稳定,所以我去仙灵塔九十八层维持秩序去了!”白钟开口解释道。 苏浅云:“……” 苏浅云那双梦幻般的蓝眸注视着白钟,粉雕玉琢的脸没有一丝的表情。 白钟顿时感觉到压力山大。 苏浅云沉默半晌,这才开口道:“我本来以为您是一位很负责任的爷爷,现在看来,是我错了……” 咔嚓…… 白钟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,被自己欣赏的学生看不起,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那种感觉简直让他想要吐血! 他的身子微微一晃,似乎要支撑不住。 之前一直累积的委屈情绪,仿佛要一下子爆发出来。 “竟然会因为看安林的交战,而忘记其他事情,你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爷爷呢,不是严肃古板的,而是会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入迷。这样的您,真不错!”苏浅云浅浅一笑。 阳光落在那张毫无瑕疵的俏脸上,让她的笑容惊艳至极。 白钟再次呆住了,这一刻,他仿佛看到了天使! 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入迷,很有意思?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能将他的过错说成这个样子。而且看那真诚的模样,没有一丝的敷衍或者是欺骗,这是发自内心的想法。 白钟的眼眶突然红了起来。 那委屈受伤的心灵,不知为何,突然间被治愈了。 “好……好孩子,我带你出去……”白钟的声音有些颤抖。 “嗯!”苏浅云笑着点头,随后问道,“那场战斗是安林赢了,对吧?” 白钟一愣:“你怎么知道?” “嘿嘿,因为他那么厉害,我相信他可以做到的,您能大概跟我说一下他的战斗过程吗?”苏浅云浅笑嫣然,糯糯开口道。 多么讨人喜欢的姑娘啊……白钟看得心都化了。 他一脸慈爱地点头道:“好!好!你先随我出去,我慢慢跟你道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