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五章 战神刑天(第二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六百零五章 战神刑天(第二更)

苏浅云击败了第八十三层的对手,获得了仙怒火莲的传承。 其实对于这种跟她风格完全不搭边的传承,她也不挑,照收不误。 而且,仙人也很乐意给她传承。 没别的原因,就是长得太美了! 好久没遇到这么养眼的姑娘,自然要好好关照一下。 紧接着,苏浅云又美滋滋地选择了八十四层。 白钟觉得这群人里,最可爱的就是苏浅云了,不仅是人长得可爱,就连性格也超级可爱!超级让人省心! 因此,白钟对苏浅云的行为是大加赞赏。 这么多试炼者,苏浅云是第一个被他夸的…… 再说到许小兰,在九十五层中陷入了苦战。 最后,一声朱雀的怒鸣直上九天。白色的朱雀圣火瞬间将九十五层吞没,这种生于混沌的火焰带着焚尽天地万物的力量,将空间灼烧得扭曲不已。 那个通体刻满金刚咒印的男子在火焰中全力施展术法防御,金色的龙头虚影屏障笼罩周身,坚不可破。 许小兰双足闪过雷蛇,身子宛如一道利剑穿透层层火焰。 她白色双翼伸展开来,轻盈的身子跃向高空,宛如谪天神女。 一条青色雷光游龙开始汇聚成一柄散发着浩荡龙威的天剑,一头白色火焰朱雀凝聚成了圣威滔天的火焰长剑,随后两剑合一,极为可怕的能量波动开始扩散,一柄同时蕴含朱雀和真龙之力的长剑在许小兰的手中汇聚成形。 她手持龙雀神剑,带着极为恐怖的威势,对着面前的龙头虚影屏障猛地斩落! 轰隆!火焰和青色的雷光炸裂,无法言喻的力量席卷着整个空间,几欲将仙灵塔的防御阵法冲破,让整座塔都猛地一颤。 一片火海之中,许小兰朝男子走去,小脸有些发白,显然那一击耗费了她极大的力量。火焰围绕着她欢舞,让她如火焰圣女般明艳高贵。 在她的不远处,男子天仙的金色龙头虚影已经出现了一道可怕的裂痕,鲜血从他的眉心流了出来,气息开始越来越弱。 “没想到竟然能遇到同时蕴含朱雀血脉和真龙血脉的奇女子,看来我在这里等待上千年,还是有价值的。”男子笑着开口,手中闪烁着一道金色的符文,“这龙符之力,你有兴趣吗?” 许小兰躬身行礼,微笑道:“我很喜欢这力量,多谢前辈相赠!” 于此同时,仙灵塔之外,数千名学生已经炸了。 “天啊!许小兰这是打败了九十五层的天仙?!” “我原本以为她和一般的化神期天才一样,没想到啊,竟然把学校一千年都未破的记录给破了!” “最后那一道剑斩实在太可怕,我光是看画面就感觉到心悸,这还是削弱了一百倍的力量,要是完整的力量,那得多强?” 在一群学生惊叹之中,又有人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。 “许小兰都闯过九十五层了,你们说,柳女神能不能闯过九十七层?” “很难!柳学姐是新晋化神期,沉淀太少了,当年的二郎真君,就是以化神中期的境界闯过九十七层,止步于九十八层,那就已经是建校以来的最高纪录了。柳学姐才刚刚进入化神期,总不能和天庭战神当年媲美吧?” 在这群学生中,唐西门一脸羡慕地望着活跃在高层的朋友们。 之前他的目标还是闯过八十层,进入校园名人堂。如今这些朋友们,已经奔着破纪录去了……啊,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伟大的梦想又咸鱼了? 白钟看到许小兰闯过了九十五层,脸上一片火辣辣的,好不容易才平复了情绪,再次出现在了许小兰的面前,拿出了一堆的号码牌。 许小兰扫了一眼,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:“嗯?九十七层的牌子呢?” “被柳千幻同学拿走了。”白钟开口道。 许小兰若有所思,沉默片刻后,这才浅笑道:“那我就要九十六层吧!” 白钟点了点头,交出了号码牌。 他现在已经不想多说话了,免得又被各种花式打脸。 与此同时,在九十八层。 安林望着面前慢慢凝聚成型的天仙,感受着那浩瀚汹涌的力量,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地在亢奋着。 那境界所带来的气息……好强! 这是返虚后期巅峰的气息! 也就是说,面前出现的天仙,很可能对自己的道感悟极深,是已经准备开始合道的返虚大能!安林现在的感觉,就跟直面暗夜真王,青璃宫主,那种层次的大能一样,有着一种被神道之境界压迫的感觉。 他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灼灼地望着前方的对手。 那个天仙的身子终于凝聚成功,一股更为恐怖的气息似乎要压塌四周的空间。 他峨冠博带,双目如潭般沉静幽深,黑色的风环缠绕在双腕之间,一双赤色的双眼仿若蕴含大毁灭之力。最为明显的是他双足离地,脚踏着一处空洞深邃的黑暗。 那黑暗一眼看去宛如一滩圆形的黑水,但是当安林认真观看之时,那黑暗便越来越大,宛如吸扯万物的深渊,将整片天地笼罩吞噬。 这是一股携带无尽黑暗,让人感受到恐惧,仿佛要坠落无尽深渊的力量。 “呵,人类……” 那个男子天仙突然开口了,声音意外的清秀悦耳。 这是什么开场白? 安林有些困惑地眨了眨双眼,但还是恭敬行礼道:“晚辈安林,见过前辈。” 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男子双目注视着安林,仿若深渊的凝视。 安林心头一跳,但还是实诚道:“不知道。” “哼!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谁给你的胆量来挑战我?!”男子一声冷哼,慑骨的寒意散发,森然至极。 安林正欲说话,男子却又抢先开口道:“我的名字叫刑天,是远古天庭最强的战神!曾镇守恶灵兽狱,手中所屠的蛮兽有上亿之多,即使是造天境的蛮兽,我也曾亲手斩杀十数头!” 安林一听,又吃了一惊,刑天不是眼睛长在胸口,肚脐是嘴巴的怪物吗?怎么会这么帅?完全不一样啊! “刑天前辈,我……”安林拱手,正欲说话。 “别说话!让我说!”刑天单手一摆,打断了安林的话头。 安林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