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二章 无法舍弃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六百零二章 无法舍弃

安林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插入自己胸膛的雷剑。 那雷剑蕴含无上锋芒,恐怖的雷威蔓延全身,毁灭性的力量正在扩散。 是牵雷术失败了? 不!应该说是他没有反应过来! 雷劫中的天雷,无论被牵引到什么地方,矛头对准的始终是渡劫之人。 但是,就在刚刚,那雷剑被牵引靠近九十一层之时,雷剑却突然间调转了攻击目标,刺向了安林! 这一切发生得都太快了,安林猝不及防下,便中了招。 为什么要劈我,不去劈柳千幻?又不是我去渡劫。 安林此刻是一脸茫然的,难道说自己老用牵雷术调戏天雷,天雷觉得尊严受到了挑衅,所以忍不住对我出手了? 这完全说不通啊! 天雷要是真的这么富含情感,他都不知道要被劈多少次了! “安林!”许小兰看到被雷剑刺中的安林,惊呼一声,立即朝他飞去。 苏浅云跟在许小兰的后面,就连仙灵塔外的轩辕诚和唐西门等人,也是脸色大变,纷纷飞向安林。 “你们不要过来!我没事,离我远点!”安林用中气十足的语气,大声开口道。 众人皆是一愣。 他们这才注意到安林的皮肤,此刻虽然被雷剑刺穿,但是除了衣服穿了一个洞,皮肤接触的地方有些焦黑之外,好像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势。 “你,你真没事?”许小兰有些担心道。 “没事。”安林摇头,“除了有些麻之外,真的没事……” 说罢,他伸出双手,一把捏碎了胸前的雷剑。 “嘶……”众人见状又倒吸了一大口凉气。 连雷劫都能帮别人抗,而且还不受伤,好恐怖! 柳千幻将目光转向安林,淡漠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波动。 她有些明白雷劫为什么会转向安林了,用剑暴力地斩断一切执念,不仅仅是关于母亲的执念,也有关于安林和其他人的执念。 特别是当安林还站在她的面前的时候,雷劫之剑所受到的影响更为的剧烈。 雷劫是突破境界的关键,自然会将影响到突破的一切障碍斩除。 怎么办…… 柳千幻突然间发现,想要割舍这些东西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 她现在还忘不了,忘不了母亲,也忘不了安林以及面前的朋友们…… 或许,当最后一道雷劫落下,配合天劫之力,她真的能将一切的执念斩断。 但是不知为何,她害怕了,当她真正要面对这事情的时候,她有了退缩的念头。 轰隆! 第四十二道雷劫落下。 雷剑的光芒将天色照亮,安林这一次全神贯注地使用牵雷术,没有一丝的松懈。 雷剑被他牵引,绕过了塔顶。 果然,在接近他的时候,雷剑突然改变了方向,刺向了他。 安林这时早有准备,指尖立即调转方向。 “嗖!” 雷剑被强制牵引,直接劈向了柳千幻。 柳千幻正运转剑诀心法,一个古剑虚影笼罩着全身,娇俏的小脸微微扬起。 雷剑轰击在她的身上,化作了无数细小的雷芒,蕴含天道的剑意在她的身躯游走流窜,带来的不仅有毁灭,还有创造。 成功了! 安林欣慰一笑。 修士在渡劫中,吸收雷劫的力量是最重要的一步。 在毁灭中重生,方能踏上无上道。如果不是这样,安林早就替柳千幻挡完所有的雷劫了,哪里还有柳千幻的事。 轰轰轰…… 一道道剑之雷劫落下,柳千幻的气息也越来越雄厚。 她的剑意更是随着道剑古体的觉醒,变得锋芒无尽,直冲苍穹。 一些境界较低的学生,看到这剑意冲天一幕,道心不稳,竟生出了一种想要跪拜的念头。 第四十八道雷劫落下后,天空中的雷鸣之音已经慢慢沉寂下来。 安林抬头望向天空,神色凝重中带着期待。 最后一道雷劫了…… 某种极为可怕的力量正在积蓄,无穷的剑意直接将天空的十里云层撕裂成了两半。白色的雷剑撕裂苍穹,降临世间。 雷剑长达十丈,耀眼夺目,将整个天地照耀成白茫茫的一片。 剑中蕴含的能量极为恐怖,让所有人都有种难以呼吸的压迫感。 “咔咔”虚空之中,雷剑周围的空间,似乎已经承受不住如此恐怖的力量,开始出现黑色的裂纹。 “这雷劫……好强大!”安林一脸震惊地望着天空上方的雷剑。 这一击落下,恐怕就连他的战神之体也要受创,柳千幻不一定能扛得住。 不……她一定扛不住! 而且不知为何,使用牵雷术控制柳千幻的雷劫远不如当初控制自己雷劫那般顺手,只能控制方向,却不能控制它的速度以及爆炸性的能量。 也就是说,它的能量会瞬间吞噬了柳千幻。 孔墨寒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脸上猛地一变:“不行,这雷劫力量太过恐怖,她会撑不住的!” “是因为之前仙灵塔抵御雷劫,所以才导致雷劫力量增幅吗?”白钟满脸的遗憾和惋惜,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 远处虚空之中,天帝也是微微摇头叹息:“不仅是仙灵塔的原因,越是妖孽的存在,天劫便越是恐怖。柳千幻道剑古体觉醒,天资惊世骇俗,雷劫自然恐怖。” “然而,她根基尚未圆满,执念也未曾彻底放下,这个时候又妄图借天劫之力,彻底斩断心中执念,这种方法只会让天劫之力变得更加的可怕。此弱彼涨,她恐怕是要陨落在此了啊……”天帝摇头叹息。 如果是天劫初期,他还能强行打散劫云,保住柳千幻的性命。 但是如今,天劫已经到了最后一步,即使是他也不能干涉,否则会受到天道的反噬。 其余人也是纷纷面露紧张的神色,即使见识再怎么短浅,也清楚那雷劫的可怕,似乎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…… 柳千幻感受到了那股极为可怕的力量,娇俏的脸变得苍白不已。 她回想起了以前的过往,明明那么爱母亲,明明已经有了那么多值得珍惜的朋友,为什么会产生要将这些情感彻底斩断的念头? 一步错,步步错…… 柳千幻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了,她根本没准备好割舍那些情感。 口嫌体正直说的就是她,连自己内心都没有准备好,雷劫又怎么会帮她? 狂风呼啸,乌云翻涌。 白色的雷剑高悬天际,女子的身姿不再挺拔,而是如同快要倒下的柳条,两行清泪沿着秀美白皙的脸颊滑落,却浑然不知。 她知道了原来自己也会怕死,也会后悔和不舍。 轰隆! 白色雷剑宛如天之神罚,形成一条白线落下,成为天地间最为耀眼的色彩。 柳千幻抬头望向窗外,恐怖的能量正穿透虚空接近。 有些沉寂的紫眸,看到了一个男子正对她微笑着,神色之中带着坚定和温暖。 雷剑落了下来,却是穿透了那个男子的胸口。 女子纤薄粉嫩的唇微微张开。 最后,情绪再也无法抑制,一声悸动急切的呼喊脱口而出:“安林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