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三章 躺西门的血与泪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九十三章 躺西门的血与泪

第七十一层,唐西门下定了决心,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战斗,证明自己! 今年的这个我,已经不是去年的那个我了。 七个由战斗神念凝聚的返虚天仙,开始出现在虚空之中。 安林微微眯眼,这一次的对手比上一次明显要强了一截。 上一层的气息波动是新晋的返虚境,这一次则是境界已经比较稳定的返虚境。 一个返虚天仙开始朝安林扑来,手中有两把金光汇聚成的梭子,锋芒凌冽无双,尖锐得仿佛虚空一划,就能轻易撕裂虚空一般。 安林凭借灵活的身法不停躲避着那个天仙的进攻,眼角的余光瞥向唐西门,发现他离自己的距离已经比较远,心中松了一口气。 要是再不小心弄死他的对手,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。 安林不再多想,以较为温和的手法不断和自己的对手交战,然后再慢慢加大力道,一浪更比一浪强。 唐西门则是没有那个时间做这种事情了,他非常吃力地面前的一个剑仙交战着。 那个剑仙剑法高绝,出招凌厉至极,所蕴含的剑道真意释放出来,让他既有些心悸又有些兴奋。 “嗡!”天仙的长剑开始嗡鸣,一招剑术就要爆发。 唐西门浑身战栗,就要迎上去。 突然间,一道白色的火焰剑芒焚空破虚,带着极为恐怖的圣炎之力,一闪而过。 那天仙双目圆瞪,身子慢慢变成了两半,坠落地面,然后开始消散。 唐西门也是双目圆瞪,呆呆地望着面前的景象。 他有些迷茫地抬起了头,朝某个方向望去。 那里有个青衣女子,手执朱雀圣炎凝聚的长剑,一脸尴尬地望了过来。 “那个……对不起,我本以为压制了一百倍的力量,不会有这么强大的效果的……”许小兰一脸歉意地开口道。 唐西门的身子微微晃了一晃,胸间有一口老血想要吐出来。 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我的怪又被抢了? 他此刻只觉得天地一片苍茫,脑海之中一剪梅的音乐在回荡不休。 安林也懵逼了,他正准备小心翼翼地弄死面前的对手,然后就看到唐西门的对手被许小兰干掉了…… 这特么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? 安林觉得自己都不好意思和唐西门对视了,毕竟是自己准道侣做的好事,他莫名的也产生了一丝负罪感。 仙灵塔外,数千名同学也是陷入了沉默,皆是神色复杂地望着唐西门。 “唐学弟又躺赢了啊……” “是啊,可喜可贺,我们天庭学子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。” “可喜可贺?我咋没看到你有高兴的表情呢?” “我觉得这是作弊,这特么是请代练,我要举报!” “我反正是服了,只要姿势摆的好,别管实力好不好,一样能过关。” “这其实是许小兰学妹的问题吧,不得不说她实在太强了,那火焰剑斩威力太过恐怖,这才误杀了友军的敌人。” “安林和许小兰这是早有预谋的么……” “应该说不是一类人,不进一家门。” 就在学生们议论纷纷之时,白钟的身形再次出现在仙灵塔之中。 他望着唐西门和许小兰,那叫一个心累啊。 以前的学生哪里会出现这种情况?不小心伤到还可以理解,特么的一招下去直接灰飞烟灭,这也太夸张了! “这件事情,你们两人都跟我说说吧!我说过下不为例的。”白钟冷哼道。 唐西门那叫一个冤啊,他也想下不为例,但是别人老抢他怪,他又能有什么办法,他也很绝望啊! 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用力过猛了。”许小兰低头认错道。 她只是想试试自己的朱雀火焰剑斩,根本没想到那威力会大成这个样子。 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以后,以后……” 唐西门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支支吾吾地动着嘴唇。 他以后该怎么做? 他错在哪里了?他完全不知道啊! 白钟也觉得心口堵得慌,脑壳也疼。 以前哪里出现过这么强大化神期的学生,竟然能一招弄死两个战斗神念。就算有很强大的学生,他们一般也能对自己的力量运用如一,控制得非常好。 退一万步说,也没哪个学生像唐西门的运气这么好啊!这里可是有方圆千米的战斗范围呢,谁能料到他的战斗神念刚好就在别人的攻击范围内,而且是正中靶心般地被波及到了。 许小兰和安林的这种情况又明显是误杀,白钟实在是很难做出把他们驱逐出去的决定。 “你们两个,给我下不为例!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,你们后果自负!”白钟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只好指着许小兰和唐西门这样说道。 嗯,这句话咋这么耳熟呢…… 许小兰点点点头承诺不会再犯,唐西门则是一脸委屈地点头应承下来。 白钟走了,塔内的战斗也差不多接近了尾声。 左丘兵气喘吁吁地将面前的对手杀死,望了一眼不远处气定神闲的唐西门,脸上有着浓浓的羡慕。 他打生打死,终于击败了对手。 而和他同一届的唐西门呢?竟然不用动手! 他去年就被唐西门压了一头,难道今年他晋升半步化神后,依旧逃不过被唐西门支配的命运吗…… 恐怖,恐怖,惹不起…… 没多久,众人皆是通过这一层,开始进入七十二层。 唐西门咬牙发誓,这一次,他一定要证明自己!用自己的实力击败对手,再也不被任何人所打扰。 他走到了一个角落上,其余同学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心情,也很自觉地选择了远离他,保持了一个绝对安全的距离。 七个战斗神念开始凝聚成它们生前的模样,气息汹涌地朝众人扑来。 激烈的战斗瞬间爆发! 然后,唐西门败了…… 他的胸口被对手的雷霆炸穿,浑身酥麻地躺在地面上,徘徊在晕眩和清醒之间。 安林等人的战斗其实比唐西门结束得很快,他们一直在旁边默默观战,目睹了唐西门从僵持到落败的整个过程。 唐西门扭头望向安林等人:“我是不是比上一年要强?我绝对比上一年要厉害,对不对?” “如果我堂堂正正在七十层,或者七十一层战斗,我一定能赢的,对不对?” “今年的我,已经不是去年的我了,对不对……” 他的话语之中藏着血与泪,场面出奇的感人。 “唐学长,你在育灵期修士中是最顶尖的!”许小兰开口安慰道。 “唐学长,你的实力其实连七十二层也能过的,只不过被我们影响到了心境,导致发挥失常,这才落败。”安林也找借口安慰着唐西门。 唐西门眼眶通红:“我明年一定……” 就在这时,那个战斗神念又是一道雷光落下,直接将唐西门轰晕。 唐西门就这样被空间之力传送到了塔外,连话都还没说完。 众人一片沉默,不对,应该叫默哀。 默哀了一分钟后,安林等人再次朝更高的塔层前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