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三章 报告许小兰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八十三章 报告许小兰(第一更)

安林看了一下天色,估摸着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。 许小兰按照往常的习惯,会先回到小阁楼品茶小憩,然后再修炼朱雀宗的功法。 安林站在门前,心中有些忐忑地敲了起门。 咚咚咚…… 叩门的声音和他的心脏一起跳动。 突然告别了一个月,又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险,再次归来,他觉得好像已经和许小兰分开了很久那般,心中既是思念又有紧张。 缇娜和雪斩天飞在安林的身旁,一脸的好奇与期待。 萧泽则是尽量挤出温和自然的笑脸,整理了一下发型后,便双手贴着裤沿,站姿端正,生怕做错了什么,给师母留下不好的印象。 门开了。 一个心心念念的身影出现在了安林的面前,若清似麝的香味如微风般轻缭鼻尖。 许小兰依旧穿着那百看不厌的青鸢墨裳,柔顺乌黑的秀发沿着香肩披下,漂亮的脸蛋白中透红,气质圣洁高贵,显得格外的清丽绝俗。 她看到了门外的人,粉唇微张,清澈的眼眸里飞快掠过了一层朦胧的雾气,随后贝齿轻咬着嘴唇笑道:“你找谁?” 安林被这句话吓得差点站立不稳,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,同样笑道:“我找安林的道侣。” “不好意思呢,我这里可没有安林的道侣。”许小兰声音轻快,如黄莺鸣啼,黑白分明的眼睛直视着安林,嘴角微微勾起的浅笑却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。 “那,那我是来给美丽漂亮的小兰仙女送上萌宠的!”安林转念一想,开始一把抓起圆鼓鼓的雪斩天,朝许小兰的怀中塞去。 许小兰没料到安林会这么回答,也是微微一怔。 随后,她注意力才放在怀中软绵绵毛绒绒的可爱事物之上,脸上再次浮现出惊喜的神色。 “这……这是雪魂兽啊?!” 许小兰开心地笑了起来,一双白皙如玉的手不停轻揉着雪斩天,从精巧可爱的翅膀,到粉嫩的小鼻子,再到圆鼓鼓的身躯,手感都让她欲罢不能。 雪斩天受到这种无礼的抚摸,本来想用成语破口大骂,但一看到安林对它投来的威胁的目光,当即乖乖住口。 “小兰仙女,你看我这礼物还不错吧?”安林抓住时机,有些期待地开口道。 许小兰如水墨娇柳般的眉毛微微扬起,抱着雪斩天侧过身子,轻哼一声:“算你还有一些诚意,进来吧。” 安林如获大赦,有些激动地走了进来。 许小兰放下雪斩天,开始替安林等人泡茶,目光在安林的脸上流连,声音清脆道:“这一次前去太初古域,你,你还好吧?没有缺胳膊少腿吧?” 安林感受到许小兰那关切的语气,乐呵呵的摇了摇头:“放心,都好着呢,而且收获了许多好东西,你听我慢慢道来。” “噢,对了,这是我的兽宠,缇娜和雪斩天。那个是我的徒弟,萧泽。”安林指着身旁的几位开口介绍道。 “小兰仙女,你真漂亮啊。”缇娜笑嘻嘻地对许小兰招手,十分地热情。 “师母好!”萧泽竟然一板一眼地对许小兰行了一个大礼。 他能够感受得到,许小兰的体内也有一股极为精纯的龙族血脉气息,那气息让他心生亲近。此外他还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可怕的血脉气息,那气息浩渺深邃,让他心中敬畏更甚,暗叹不愧是师父的道侣。 雪斩天挥动着翅膀,有些讨好地说道:“女主人真乃闭月羞花,沉鱼落雁,倾国倾城之貌!” 许小兰的脸微微一抽,再也无法保持淡定,这又是徒弟又是兽宠的,这一个月来安林到底经历了什么?! “你们好,安林在遗迹中麻烦你们照顾了。” 她平复了一下心绪,笑盈盈地对缇娜等人打了一个招呼,将一杯杯刚刚沏好的茶递给了他们,模样既温柔,又端庄得体。 萧泽和缇娜一脸受宠若惊地接过茶,连连摆手直言道,是安林在照顾他们。 在简单交流一番后,安林便让缇娜,雪斩天,萧泽,他们出去自己玩了。 重要的事情,还是私聊的好,多几个电灯泡多不方便。 之后安林便开始迫不及待地和许小兰分享起他的经历。对于许小兰,他不会有什么隐瞒,而是将所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面前的女子讲述。 许小兰玉手托着香腮,一双明眸望着安林,听得很入神。她的心绪会随着安林遇到危险的时候紧张,当安林解决了那危险,她也会跟着松了一口气。 光怪陆离的太初古域世界在她的面前慢慢展现。听到安林还收了三名血族大能作为仆人后,她也会惊讶得张大了嘴巴。在听到安林得了一个便宜徒弟后,她则是开始忍俊不禁,笑起来梨涡浅现,面若桃花。 安林很享受这种感觉,无论是看到面前的女子为他担心,抑或是为他高兴,或者是责怪他处事太冒险太冲动,都有一种幸福感充盈在心头, 在那个骑楼城遇到的幻境,安林也和许小兰说了。 那一段经历十分离奇,听得许小兰也是心神波动。 “小兰,如果真的有一天,我变成了一个拥有不同记忆的安林,你会怎么办呀?”安林想起了骑楼城幻境中的许小兰,于是有些好奇地问道。 许小兰皱着柳眉,深深地望了安林一眼。 她秋水般的眼眸中透着一抹坚定,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认真道:“我想,只要你还是你,就算我们之间的共同记忆没了,我也会再次喜欢上你的……” 说完后,她似乎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,吹弹可破的脸上浮上一抹绯红,将目光瞥向别处,晶莹洁白的耳朵从秀发中露了出来,依稀也有些红润。 安林听到这句话,心头一震触动,整个人像抹了蜜糖一般酥软。 这算是许小兰再次对自己表白了吗?接下来我该做什么,凑脸过去吻一下吗? 她头都偏向别处了,这样吻会不会太唐突? 就在安林想入非非的时候,许小兰已经再次开口道:“你不是说,之后遇到了虚空兽,有一件事要向我坦白吗,到底是什么事情啊?” “啊?”安林听到这句话,心头猛地一跳。 这么快就到重头戏了?说出来会不会被小兰打shi? 安林稳定心神,装作很随意地开口道:“咳……小兰啊……如果我说,我和一头小鲸鱼因为机缘巧合有了联系,它非要叫我爸爸……你,你怎么看?” 许小兰闻言先是一愣,随后美眸圆瞪,深吸了一大口冷气,粉唇微张,语气之中透着一抹难以置信:“你刚刚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