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四章 逃出鲸口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七十四章 逃出鲸口

众人将目光转向巨鲸投影,心神紧绷,生怕它会反悔。 巨鲸默然不语,金色瞳孔闪动间,这个世界的离火金焰开始消散。 方圆上百里的虚空已经扭曲破碎,地面更是不知道被烧得消失了多少厚度。 鲸鱼一脸的心疼,再次将目光转向安林。 “人类,你叫什么名字?”鲸鱼开口问道。 安林淡然一笑:“想要报复我?告诉你也无妨,我叫安日天!” 可可斯蒂:“……” 雪斩天一脸亢奋。 “好,是个霸气不屈的名字,怪不得能跟我叫板,我记住你了……安日天!”鲸鱼的意识投放开始慢慢消散。 何仙姑等人嘴角微微一抽,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。 下一刻,一种物换星移的力量开始侵袭天地,两界置换,物换星移。 众人眼睛一睁一闭之间,身子便出现在了某个破碎的大地之间,天空是漫天的星辰!这一切都非常的熟悉…… 唯一让众人感到惊奇的是,这里似乎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战斗,大地满目疮痍,宛如一幅世界毁灭过后的景象。 巨鲸有些幽怨地望了众人一眼,在安林的身上停留了几秒后,这才移开目光,继续做它的大事。 “哈哈哈……终于逃出来了!”可可斯蒂和麦伦手舞足蹈。 “露丝,没想到吧,你还能看到我……”塔伯抬头望天,不禁泪流满面。 缇娜坐在安林的肩膀上,双手捂脸:“我为什么总是这样一无是处……真是连海胆都不如……” 雪斩天缩在安林的怀中瑟瑟发抖,萧泽再次抱紧了安林的胳膊。 安林摇头轻叹,回到这个世界,看来那可怕的情绪爆炸又回来了。 何仙姑,夜游神,常和,常藏四人也是神色各异,显然也被某种情绪支配,只不过常藏和常和两人正在低声吟诵佛经,好像对控制情绪比较有效果,表现得没那么激烈。 “安林道友,这一次我们能够死里逃生都是多亏了你们出手,我在此谢过了。”何仙姑身姿曼妙,对着安林等人行礼道谢,裙摆舞动间,宛如一株清丽绝艳的水莲。 夜游神,常和,常藏三人也是纷纷表达了感激。 安林连连摆手,表示不客气。 “师父,现在那头巨鲸又堵在无悔之地的出口地了,那我们……”萧泽望着前方那巨大到看不清楚边际的鲸鱼,有些忐忑地开口道。 现在的萧泽,就像是一个完全没有安全感的小孩,抱紧了安林的胳膊。 安林温和一笑,抚摸着萧泽的脑袋,柔声道:“放心,看为师的。” 说罢,他开始御砖带着众人飞向虚空兽,距离差不多的时候,他才调动所有的元气,朗声开口道:“鲸鱼道友,既然都放我们出来了,何不再让出一条道路,让我们过去呢?” 虚空兽将目光再次转向安林,金色的眼睛释放着无数的光和热,带着一种居高临下,蔑视苍生的目光。 安林在那一刻,感觉自己好似被两颗太阳凝视,可怕的威压席卷而来。 他神色不变,双眸闪过金芒,神威之术也在那一刻发动,一种更为居高临下的威势扩散,宛如战神傲视九天,唯我独尊。 是的,比气势安林竟是更甚一筹。 虚空兽心中纳闷,它的心里本就不爽安林等人, 现在堂堂虚空之王,竟然被人类称之为鲸鱼?奇耻大辱! “鲸鱼道友,快点嘛……”安林笑眯眯地开口道。 虚空兽望着那眯眯眼,虽然自己的眼睛特别大,但是看到那人畜无害的眯眯眼,却莫名的泛起某种寒意,那是虚空之魂被吞噬的恐怖,那是性功能莫名消失,眼睛莫名被夺的恐惧…… “呜……!”虚空兽强行中断它的宏图大业,默默挪动身子,仿佛一块大陆朝侧面移动,让出了一条小道。 安林等人见状一喜,立即飞向那个小道。 当他们双脚迈出那条黑线的时候,某种情绪慢慢消散,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。 “呼……终于出来了!”萧泽的脸上有着劫后余生的喜悦。 “差点就栽在这头虚空兽上面了……”何仙姑心有余悸地朝身后望了一眼。 鲸鱼慢慢挪动身子,再次趴下,将整个无悔之地的黑线范围堵住。 “也不知道这大家伙非要在这里挡路做什么?!”缇娜嘟起小嘴,气鼓鼓地说道。 她已经从“除了美丽强大,便一无是处”的状态中回归,一脸怨念地望着身后的虚空兽。 塔伯更是一言不发,对他来说,对着星辰流泪喊“露丝”就是他的黑历史。 “虚空兽最喜欢这种有特殊天地规则之力的地方,这种地方最能磨砺它的虚空之体,另外,一半的身体处在规则之外,一半的身体处在规则之内,更能让其感悟规则的奥秘。”萧泽指着虚空兽的尾巴,笑着说道。 众人望向那露出黑线之外的尾巴,恍然大悟。 原来这虚空兽是想在这里练功! “呜!呜!呜……” 就在这时,那个巨大的鲸鱼突然身体颤动,似乎在憋着什么东西。 安林等人正欲离去,此刻看到那巨大的身躯微微抖动,不免又来了兴趣。 他们和鲸鱼是曾经的生死大敌,此刻看到敌人有异变,留下来观察观察也是本能会做的事情。 鲸鱼的抖动虽然幅度不大,但是它的身躯有一块陆地这么大,抖动所带来的影响就极为可怕了,至少一阵天崩地裂是免不了的。 “安林巨人,我听大家伙叫的声音,好像很痛苦?”缇娜小声说道。 雪斩天双眼明亮,挥动着小小的翅膀,正经分析道:“从如泣如诉,到声嘶力竭……情绪和痛楚循序渐进,这虚空兽莫非在生孩子?” “噗嗤……” 众人都被雪斩天这一番言论逗笑。 然后,众人没笑多久,就笑不出来了。 超级巨鲸的尾巴突然扬起,掀起了百里飓风,随后体表的某个裂缝张开,鲜血喷薄而出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头黑不溜秋的生物。 众人望着那个生物,满脸的震惊,纷纷倒吸了一大口凉气。 雪斩天同样目瞪口呆,喃喃开口道:“血口喷人……看来我猜对了,这就是生孩子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