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四章 圣母安的抉择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六十四章 圣母安的抉择

可可斯蒂的出手再次让雪女们惊愕,甚至就连龙熵也微微一顿。 龙熵虽然性情狂暴,但是并不代表它没有智慧,一看到血族竟然和雪女站在同一个战线后,反而毫不犹豫地转身冲向燕花,猛烈的攻击再次爆发。 对它来说,柔谷已经将纳戒交给燕花,此刻的首要目标人当然是燕花。 然而柔谷和可可斯蒂却在一旁用尽全力拖住了龙熵的脚步,麦伦也携带漫天战魂而来,加入了战斗的阵营。 一时之间,金色的剑气纵横天地,无尽的冰雪与血芒充斥着空间,震天的轰鸣之音不断,两方的交战从一开始就战斗至最高潮。 燕花要不是因为伤势过重也会加入战斗,她仍记得柔谷对她所说的话,狠下心来朝远处逃遁,但是另一个黑袍身影却阻挡了她的去路。那是一个肌肉壮硕的寸头男子,赤色的瞳孔正散发着危险的光芒。 “圣主只说了帮你们的忙,让你们不要死在这里,可没说让你们走。”挡住燕花的人,正是血族返虚大能塔伯。 燕花微微一怔,随后神色复杂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安林。 “你们到底想要怎样?”另一个银发飘飘,模样秀美的雪女也来到了燕花的身旁,和她并肩站立,一脸警惕地望着塔伯。 她正是之前因和龙熵交战而重伤的苏静香。 塔伯瞥了一眼燕花和苏静香两人,脸上有着不屑。 凭借他返虚中期巅峰的实力,对付这两个身受重伤的雪女,简直不要太简单。 “我们到底想要怎样?这你们就得问圣主了。”塔伯微微一笑道。 安林此刻已经朝两名雪女飞来。 萧泽听到了这话,立即兴奋道:“我们要怎么样?当然是将你们纳入安林师父的后宫啦!” 两名雪女娇躯微微一颤,有些惊恐地望向安林。 安林一听,当即就想一巴掌拍向萧泽。 随后,他又觉得萧泽好像有点可怜,突生怜悯,将那举起的手缓缓放下:“下不为例啊,别乱说。” “师父!您这等身份的人物,多收几个漂亮的女人当后宫不是很正常的吗?瞧那两名雪女,啧啧……长得还真的是国色天香,不收白不收啊……”萧泽觉得安林之所以想要救敌对势力的雪女,只能有这一个目的了。 男人嘛……他懂的! 苏静香听到这句话,脸色发白,用手稍微紧了紧那因为有些破烂,而露出了白皙雪嫩肌肤的衣裙。 燕花则是直接炸了:“呸!想得美!老娘就算是死,也不会被你们碰到一根手指头!” 安林有些头疼地望了一眼萧泽和两名雪女,放弃了解释自己的想法。萧泽的想法是很荒谬,但他自己的想法又何尝不是难以理解呢。 明明是结过大仇的势力敌人,他却觉得这些雪女可怜。 出于某种怜悯之心,竟然想要拯救她们…… “我没有其他的想法,就是单纯的想要拯救你们。”安林很认真的开口道,望着雪女的目光清澈中又透着一丝怜悯。 燕花和苏静香看到安林这副模样,皆是有了一瞬的失神。 “单纯想救我们?为什么?”苏静香轻声问道。 安林想了想,俊秀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温和的微笑:“不知道,就是不想让你们死在这里,我不忍心。” 不忍心? 燕花张大了小嘴,呆呆地望着安林。 苏静香更是一时间思绪万千,霜寒的俏脸浮上一抹红霞。 萧泽则是双眼一亮,心中暗叹师父就是师父,这一手撩妹功法炉火纯青,他远不能及啊…… 龙熵被两名血族加一个使用秘术的雪女拖住,难以突破他们的防御。 特别是血族,它一剑将麦伦斩成了两半,竟然还能聚血重生,这种变态的生命力,正常人都难以耗得赢。 “都给我记住了,这笔账之后我一定会跟你们算清!”沙哑暴戾的声音从龙熵的口中说出。它望了雪女和安林等人一眼,身形开始快速后退,朝远处遁走。 从个人战力来说,龙熵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。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,它现在只能趁着燃血秘法消失之前,满是憋屈地逃离此处。 柔谷看到龙熵已经逃离,身子微微一晃,再也支撑不住,半跪在地面上,吐出了一大口鲜血。 “柔谷宫主!” 燕花和苏静香见状急忙飞到了柔谷的身旁,使用术法替其疗伤。 “你们怎么还回来,快逃啊!否则我们就都要落入安林的手中了!”柔谷颦着秀眉,一把将面前的两人推开,然后眼泪又掉下来了…… 看到再次以泪洗面的柔谷,苏静香一脸忧愁,燕花则是满脸的坚决,拉着柔谷的手,抬头望向安林:“说吧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” 想要怎么样? 安林听到这话,再次皱起了眉头。 可可斯蒂,麦伦,塔伯分三个方位站立,隐隐封锁了雪女的退路。 如今双方势力的力量对比十分明显,决定的权利可以说已经彻底落入了安林的手中,他可以一言定三名返虚雪女大能的生死。 就这样放雪女离开吗?肯定不行的,他的本心不允许…… 但是如果当场诛杀她们,那种奇特的情绪又舍不得。 雪女这么可怜,为什么要杀她们? 看到安林沉思的神色,三名雪女反而在心中送了一口气,毕竟对方在思考,就证明真的在意她们,不会立即下决定斩杀她们。 “这样吧……你们把纳戒留下,然后就离开吧!” 安林想了想,终于下定了决心,开口说道。 不能要了雪女的命,让她们倾家荡产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 “只是这样?”燕花有些迟疑地问道。 “对啊,师父,只是这样?真的不收了她们?”萧泽一脸吃惊地望着安林。 柔谷泪流满面:“好吧,同意你的要求了,希望安林你能说到做到。” 没了钱还可以再赚,没命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。 三名雪女没有多少迟疑便将纳戒都交到安林的手中,这时,得到安林授意的三名血族才纷纷让路。 燕花御着巨大的冰花腾空,带着苏静香和柔谷朝远处逃遁。 苏静香转头深深凝望着安林,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后悔的神色,也是平静地注视着她们的远离。 苏静香将目光转回,在情绪爆炸的影响下,心中多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 逃了很远之后,三名雪女发现安林等人真的没有追来,终于彻底放松了,随后又是神色古怪地互望了一眼。 “他……他真的放了我们呢……”燕花直到现在还是有些恍惚。 “嗯,是啊,我们被敌人放了。”柔谷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。 想了想,又开始流泪。 安林的事迹她听说了很多,但是还是第一次接触。没想到这人竟然能给她带来了如此之多的震撼和不可思议。 “哼!他肯定是被情绪爆炸影响到,才这样对我们的!”燕花似乎想多说几句,稳住自己的心境,“再说了,他把我们所有的宝物都抢了,就是一个强盗!” 其余两名雪女没有搭话,一个光顾着哭,一个抬头凝望着星辰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 过了片刻,苏静香这才开口问道:“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” “养好伤,然后继续找世界之心碎片。” 柔谷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执行这个任务的念头,她们已经承受不起再一次的失败了。 “诶!那边有一个水晶山,我们去那里疗伤!” “好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