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三章 为了净化这世间的罪恶(月末求月票啦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三十三章 为了净化这世间的罪恶(月末求月票啦)

圆柱山四周的三个都是返虚大能,距离近了,自然无法躲过探查。 安林和可可斯蒂也不打算隐蔽身形了,直接飞向那三个大能的所在地。 “可可斯蒂宗主,呵呵,真巧啊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你!”金发男子看到可可斯蒂后,先是一愣,随后脸上有着狂喜。 这一局,是他赢了! “是啊,我来了,麦伦,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可可斯蒂微笑说道。 其余两位返虚强者皆是神色一变,如今出现了两个血族,实力的平衡一下子发生的偏移,这给了他们不少的压力。 西海的古妖和东海的龙族一直都是敌对的势力,有人或许会问,为什么两个横跨大半个大陆的势力会成为仇人,这就得从盘古开天辟地说起了…… 总而言之,这个龙族男子和鲨鱼妖是不可能联手合作的。这样一来,在场的这两个血族大能就成了他们的大患。 “嗯?还有一个人类和雪魂兽?还是化神期的?古怪,古怪……”龙族男子面有惊诧,不过却没妄动。 在他看来,那人类男子应该是那位血族大能的俘虏。他和人类的关系还没好到仅仅为了一个陌生人类,就犯险主动招惹血族。 至于鲨鱼妖则更加直接了,甚至都懒得多看那人类男子一眼,因为化神期在它眼中毫无威胁,它要做的只是时刻对不远处的两名血族保持警惕。 “这座山是白玉山一条主脉的节点,现在出现了异象,说不准过一会儿会有异宝或者是世界晶源出世,所以我才在此处等候。”麦伦收敛了喜悦的神色,面色柔和地开口解释道。 “呵呵……那我真是来得挺巧的,不介意我分一杯羹吧?”可可斯蒂微笑道。 “当然不介意。”麦伦倒是非常爽快。 随后他将目光转向安林,脸上有着意味深长的笑容:“想不到可可斯蒂宗主还有收养小白脸的兴致呢?” 可可斯蒂轻轻一笑,风轻云淡道:“一个移动血库罢了,没事的时候可以吸一口。” 安林脸微微一抽,移动血库这个词用得真好,这恐怕也是可可斯蒂的真实想法吧? 麦伦点了点头,那人类男子他也没放在眼里,血族带上“食物”随时享用的情况他见多了,遂将目光转向另外两名返虚期大能。 “我们的面前有两个碍事者,要不将他们都清除了吧?”麦伦笑着提议道。 “打得过?”可可斯蒂好奇问道。 “他们心不齐,不可能毫无芥蒂联手,我们机会很大。”麦伦没有隐瞒心中所想。 那个龙族男子和鲨鱼妖闻言皆是脸色一变,神色凝重地互望一眼。 “古罗,你打算战还是逃?”龙族男子转头问向那鲨鱼古妖。 这一点必须明确,不然一开战,鲨鱼古妖转身就跑,那他还打个屁啊! “敖鸣玉,现在的形势很明确了,我们只有两个选择。你竟然有战意,那么我也不会逃避,两个势力的仇怨先放一边,先将血族击退了再说。”古罗战意汹涌,开口说道。 “好!”龙族男子白扇一挥。 霎时间,方圆十里的天空乌云涌动,雷霆密布。 古罗脚步一踏,地面突然翻涌起惊涛骇浪,朝两名血族猛扑而去! “十万魂将听令,布上古血魔大阵!” 麦伦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幡旗,旗中涌出密密麻麻的战魂,组成了一个极为浩大的阵法,凝聚成了一个高达千丈的血魔虚影。 这血魔通体赤红,手执赤血大刀,一刀将扑面而来的巨浪斩成了两半。 战斗就这么拉开了序幕。 御砖飞在高空的安林当起了吃瓜群众,观看那惊天动地的战斗。 可可斯蒂冲向那个叫敖鸣玉的龙族男子,麦伦则和鲨鱼古妖战在一起。 安林通过战斗,也大概了解面前这三人的实力。 敖鸣玉是中规中矩的返虚初期,被可可斯蒂隐隐压了一头。 他召唤的风雨雷霆威力虽然极为可怕,但是都被可可斯蒂那鬼魅般的身法躲避或者挡下,根本无法伤到可可斯蒂。 而可可斯蒂的血虹飞剑却极为可怕,杀伐之力竟然比龙族男子还要高一个档次,一道道血气虹光撕裂雷霆,敖鸣玉躲避不及,手臂被血剑划出了一道较大的血口。 安林看到满状态的可可斯蒂,自问想要挡下她的血虹飞剑,即使用出黑冥源气,再借用安麒麟的力量,也不一定做得到。 战场的另外一边,古罗和麦伦倒是战了一个平分秋色。 两者的实力和可可斯蒂相仿,都是返虚初期巅峰的程度,因此战得是难分难解。 但是,就是这样的难分难解,敖鸣玉开始怂了。 特么的,古罗是难分难解了,他怎么办? 再这样打下去,他就要被可可斯蒂砍死了啊! 一道血色剑虹分割天地,带着森然的杀气朝敖鸣玉怒斩而去。 敖鸣玉看见这一道剑斩,浑身寒毛乍起,怒吼一声,瞬息化作一条数百丈的白色巨龙,尾巴掀起滔天巨浪朝那剑斩怒拍而去。 轰隆! 敖鸣玉被可怕的力量震飞,随后头也不回地朝远处遁走。 可可斯蒂放弃了追击,真想要追,也很难追得上。毕竟返虚境大能之间的战斗,只要力量不是特别悬殊,打不过都有很大的机会逃走。 古罗看到敖鸣玉逃走了,怒骂一声,也直接朝远处遁走,十分的干脆利落…… 就这样,这场可怕的战斗,没多久便落下了帷幕,血族势力大获全胜。 “哈哈哈……可可斯蒂宗主,多亏了有你相助,我们终于是击退强敌了。”麦伦看到敖鸣玉和古罗逃跑的背影,心情非常的愉悦,笑眯眯地对着可可斯蒂拱手道。 “你客气了。”可可斯蒂笑意盈盈地走向麦伦,纤细如柳的腰肢摆动间,丰满的胸脯也跟着晃动,一时之间风情万种。 这一幕就连麦伦也是看得有了一瞬的失神,这时可可斯蒂已经走到了他的身旁。 也在那一瞬间,血色长剑粉碎空间,近距离洞穿了麦伦的心脏。 恐怖的劲力将大地撕裂数里,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缝彰显着那一击的恐怖。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,太突然了。 毫无防备的麦伦,瞪大着双眼,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被洞穿的胸口。 “轰隆!” 他的身体突然间呈血雾爆开,又在数百米之外凝聚。 麦伦那个被洞穿的胸口重新愈合,但是脸色却极为的苍白,显然受到了重创。 可可斯蒂脚步一踏,方圆三里的空间直接被封禁,断绝了麦伦的去路。 “为什么……我们是同一个势力的啊!我们也没有任何的仇怨吧?”麦伦深吸了一口气,满脸困惑不解地望向可可斯蒂。 可可斯蒂傲然挺立,血剑指向麦伦,微抬着下巴大义凛然道: “为什么?当然是为了净化这世间一切的罪恶!” 麦伦:“?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