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九章 毒尊身败名裂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二十九章 毒尊身败名裂

安林看到血族女子的模样,心下大悦,笑道:“哈哈,现在感觉怎么样?知道我毒尊的厉害了吧?!” 血族女子脸上红潮未褪,闻言抬头望向安林,一双红色的眼瞳秋波荡漾,软声道:“是……是很厉害……” 这表情怎么回事?安林见状嘴角微微一抽,变得有些无法理解眼前的情况。 这是血族中毒后的反应吗? 话说不应该是双眼翻白,口吐白沫,直接晕死过去么? 这一脸春心荡漾的模样是闹哪样?! 就在这时,血族女子突然半跪在地面,秀眉微颦,脸上浮现出痛苦的模样,手紧抓着胸口,娇躯微微颤抖起来。 安林一看,顿时放松了不少,这个节奏才对嘛,这才是中毒后该有的表情。 血族女子艰难开口:“你……你的血……” 安林淡淡一笑,正欲开口嘲讽,极为娇媚酥骨的声音便再次传来。 “我喜欢这味道……它仿佛净化了我的一切……” 血族女子仰着头,苍白的小脸因为潮红变得格外红润诱人,宽松的黑袍露出胸口一片白腻,还有那半个饱满的球。 安林看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立即转开视线,迅速稳住心神,和女子那目光灼灼的双眼对视,一脸惊诧道:“你就没有一种快要死去的感觉?” 血族女子柔媚一笑:“有啊……” 安林一听,在心中松了一口气,还好,还好。 “有一种爽得快要死去的感觉。”血族女子开口补充道。 安林:“……” 血族女子缓缓站了起来,似乎已经缓过气,除了呼吸有些急促,脸有些红,双眸有些媚之外,好像没别的改变了。 安林后退了几步,全身的神经紧绷,一脸戒备地望着面前的女子。 过了这么久,这血族女子还没倒下,难不成……他的血液真的失效了?! 安林有些紧张和失落。 这样一来,他对付血族大能最大的依仗就没有了。 别看这敌人身受重伤,就觉得好欺负。 血族的生命力可是极强的,要弄死返虚境的血族大能绝不容易。 要解决这场战斗,他可能得再次爆种,拼尽全力才行。 又是一场苦战了啊…… 血族女子看到安林后退,神色复杂地望了他一眼,摇头道:“你不必紧张,我不会伤害你的,毕竟是你帮我净化了身体。现在我……我从肉体到灵魂,都在拒绝伤害你……” 安林张了张嘴,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。 “你一直说自己血液毒,但是你并不知道,你的血液是全天底下最为美味的血液,契合天道,拥有净化世间一切邪秽的作用……”血族女子望着安林,目光炽热,继续道,“弱小的血族可能忍受不了这股净化的力量,净化污秽的同时导致生机也直接崩坏,但是一旦撑过去了,它将成为让生命得到升华的原液……” 安林惊呆了,是这样的吗? 他回想起血族中毒的表现,虽然他们都口吐白沫,生机断绝,但是好像真的没有出现血液变黑的情况,死因跟生机崩坏很相似。 他的血液还对九幽恶魔这等邪秽生灵有作用,这好像也跟净化搭边…… 安林瞪大了双眼,一脸震惊道:“所以说……我根本不是毒尊,而是药尊?” “是的,你的血就是天底下最美味的药。”血族女子目光盈盈地望着安林,抿着红唇似乎有些恳求地说道,“你能再让我吸一口吗……就一口,只要你同意,你提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你……” 安林此刻真想让她原地不要走动,自己去买几个橘子。 而后他转念一想,血族女子的反应倒还真是挺耐人寻味的。 毕竟这女子要是真的非常渴望他的血,完全可以用武力争夺,只要将他征服了,那么不就可以尽情吸血了么。 但是血族女子却没有做这种选择,而是摆出了很低的姿态去恳求他。 这么看来…… 难道真如血族女子所言,吸了他的血后,从肉体到灵魂,都在拒绝伤害他? 安林从脖子那个伤口快要愈合的部位,用术法取出了一大滴鲜血,笑着问道:“想要喝吗?” 血族女子不停点头:“想要……想要!” “那就用你的纳戒和那口血玉棺材来换!”安林呵呵一笑道。 血族女子闻言一怔,随后泫然欲泣地望着安林:“你欺负人!” 说罢,她便伸出葱白玉指,将一枚赤色的纳戒取出,扔给了安林:“血玉棺材在那边,你自己去拿。” 安林接过纳戒,半天没回过神来。 他真的用一滴血,换来了返虚大能的全部家当? 原来他的血这么值钱的吗? 此刻的安林既受宠若惊,又为以前流的血心疼!心情老复杂了…… 他将那滴悬浮在空中的鲜血弹给血族女子。 血族女子张口,吞下,眯着眼,一本满足。 安林:“……” 在一旁看戏的雪斩天,屁颠屁颠地将血玉棺材搬到安林身旁。 这棺材少了术法的加持,终于是能够搬得动了。搬来之前,雪斩天还十分体贴地将棺材盖的排泄物用术法清洗干净。 安林将东西全部收入纳戒,看着似乎仍在享受回味中的血族女子,开口道:“既然没有什么事情,那我就先告辞了。” 是的,他的目的就是血族女子的财产。 既然财产已经被他得到了,那么继续战斗下去也毫无意义,不如直接撤退。 安林带着雪斩天,开始御砖离开。 血族女子望着离去的安林,一咬牙,也跟着腾空而起,跟在安林的后面。 安林:“……,你跟着我干嘛?” “我……你能让我再喝一点血吗?”血族女子吞吞吐吐道,“是你让我体会到了不一样的生命,只要你让我喝血,我之后一定会报答你的……” “呵呵……”安林冷笑道,“还想喝我的血?死了这条心吧!免谈!” “哦……” 血族女子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,不再说话。 一刻钟后,安林有些头疼地望向身后,怒道:“你到底想怎样?!” 女子目光躲闪,细声道:“我在赶路啊。” “神特么赶路!我都拐了好几个方向了,你还跟在我的后面,这叫赶路?你这是尾随!尾随痴女!”安林青筋直冒,大声叫道。 “尾随痴女吗?”血族女子展颜一笑,“这个词用得好!” 安林胸口一闷,气得有些发昏。 他讨论的话题是这个词语用得好不好吗? “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再喝我的血的,你跟着我没用。”安林有气无力道。 “有用的。”血族女子倔强道,“你战斗总会受伤,受伤总会流血,流血后,我就可以吸收你流出到外面的鲜血了。” 安林双眼一黑,差点从黑砖上掉下来。 妈的!她说得好有道理,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