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八章 我的血有毒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二十八章 我的血有毒

四大神火的炙烤将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扭曲。 无法形容的高温笼罩着血玉棺材,但是棺材内的血族女子却是一脸的淡然,洁白的额头连汗珠都没有。 要知道,安林自己都冒汗了啊! 一刻钟后,几乎掏空体内力量的安林,气喘吁吁地停止了神火的炙烤。 他必须预留一些力量,防止棺材内的血族暴起袭击。 安林磕了一枚气血丹,有些头疼地望着这口血玉棺材。 棺材内的女子嘴角微微勾起,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。 血玉棺材再次红光大盛,吸收紫草原生机的速度似乎变得更快了。 安林有些束手无策地站在血玉棺材旁,再这样继续让棺材内的血族大能恢复下去,等棺材盖掀起后,猎物猎人的身份可能就要发生转变。 现在离开? 安林有些不舍,毕竟这是补刀的最好的机会,也是获得金色世界晶源最便捷的方式……有什么是比杀人夺宝获得世界晶源更快的方式吗? 至少在安林看来是没有的。 对方是返虚大能,豁出性命在太初古域奋斗了近十天,少说也有些家当了吧…… 就在安林迟疑的时候,雪斩天的肚子忽然“咕噜噜”地叫了起来。 “主人,我先去方便一下。”雪斩天挥着翅膀,飞了起来。 “方便啥?”安林好奇地眨了眨双眼。 “刚刚吃的冰属灵果,吃太急,冰锋烈性太足,肚子不舒服,有点拉肚子……”雪斩天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。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,他还是头一回听说吃灵果吃到拉肚子的。 但是猛然间,他的双眼亮了起来,一个绝妙的念头浮上心头。 “小天……”安林脸上出现迷之微笑。 “我在!”雪斩天咽了一口唾沫,不知道主人又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。 “你不是要方便吗?在这里解决就行了……”安林指了指血玉棺材盖,嘿嘿一笑道。 雪斩天:“……” “主人……你觉得我是那种厚颜无耻,恬不知耻的雪魂兽吗?!”雪斩天水汪汪的大眼睛怒视着安林。 安林摇头:“你不是,你是为了战斗胜利而无所畏惧,视死若归的强者!” 雪斩天竟无言以对。 “事成之后,奖赏五枚灵果!”安林再次加码。 “去就去吧,反正是又不是当着别的雪魂兽排泄,而是当着血族排泄……”雪斩天脸上有着慷慨就义的模样,开始飞向血玉棺材。 没错,它现在做的事情,和人类在野外当着一群野兽的面方便是一样的,种族不同,羞耻感会降低许多! “小天,再过去一点,对的,对着她的头。嗯,就是这样……”在安林的指导下,雪斩天终于是摆好了位置。 雪斩天悬浮在血玉棺材上方十厘米出,毛绒绒的白毛微微张开,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洞口,然后…… 血族女子那淡然的神色不复存在,美眸圆瞪,精致却苍白的脸上竟流露出一丝的惊恐和难以置信。 就在这时,灰色的排泄物开始倾泻而下。 你能想象有人在你头上拉屎的景象吗? 即使隔着一层半透明的棺材板,那种体验也是极为恐怖的。 羞耻,屈辱,恶心……无数的负面情绪袭来。 这是非常可怕的精神打击。 终于,血族女子炸了! 轰隆!棺材盖突然爆开,直接将雪斩天撞飞上天。 “我要你死!” 血族女子怒吼一声,素白的双手成爪状扑向安林,速度极为恐怖。 手指撕裂空气,划出血色的夺命轨迹,那锋利指芒似要将安林的身躯撕裂。 安林早就有所准备了,在棺材盖爆起的瞬间,他就已经用出了风剑,所以在那一瞬间,他的速度比血族女子还要快上几分! 他侧身躲过血族女子的血色指芒,胜邪剑对着女子的腰侧斩出一道锋利无匹的白线。胜邪剑划破了女子的黑袍,在白腻的肌肤上拉出一道血线。 好快! 血族女子心中一惊,她没想到对方明明是化神期境界的修士,竟然能使出如此快速的攻击。不过对于化神期的修士,她有一百种方法能够轻易弄死! 两者错身而过,第一次交锋是血族女子吃了亏,但是她转身望向安林的时候,已经伸手对着身后的安林虚空一抓。 方圆百丈的空间瞬息一滞。 这是返虚境大能才能掌握的空间束缚! 安林的身子也在这一瞬间,被空间禁锢住。 血族女子嘴角上扬:“就凭你这区区化神期的修士,也妄图战胜我,未免太过天真。就算我深受重伤,对付你也不过弹指尔……” “咔嚓!” 某股碎裂之音突然响起,一道红芒冲破空间,将禁锢的空间撕裂粉碎,紧接着贯穿了血族女子的头部! “怎么会……”血族女子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安林。 安林转身,二话不说,脚步一踏,再次冲到了女子的面子,胜邪剑无情落下! 女子身形如鬼魅般朝后方撤去,迅速稳定心神。她也不愧是返虚期的血族大能,生命力强的可怕,即使头部被破界钉贯穿,依旧活蹦乱跳,实力没有因此减弱多少,还能瞬息用双手凝炼血剑不断抵挡着安林的斩击。 “呵呵,亏你还是返虚境的,空间之力的掌握生疏脆弱,连力量和速度都被我压制,你是返虚期的守门员吧?”安林一边攻击一边嘲讽道。 血族女子闻言被气得胸口起伏,杏眼圆瞪,怒视着安林。 她清喝一声,身体血气涌动,气息猛然暴涨,竟是被逼得使用出了秘法。 “嗖!”她的身体化作血虹,猛拍在胜邪剑之上。 安林被一股巨力轰飞,而在倒飞的时候,血族女子已经以更快的速度扑面而来,张开了那尖锐的白牙,猛地咬向安林的脖子! 安林能够感觉得到体内的鲜血被猛吸了一口,没想到断了一枚血牙的女子竟然还这么猛,连战神之体的肉躯都能咬破。 他装作大惊失色的样子,猛地一剑朝面前的女子斩去。 血族女子的反应极快,当即放弃吸血,开始躲避剑斩。 “哦呵呵呵……小弟弟的血液甚是甜美哦……”血族女子伸出带血的粉嫩唇瓣,灵活地绕着殷红的唇瓣舔了一圈,极为妩媚妖娆地开口道。 “好喝你就多喝点。”安林也是一脸的得意。 血族女子见状脸上浮现一抹困惑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 安林抹了抹脖子上的鲜血,笑道:“我的血液对你们血族有剧毒的哦,你比较强,所以……大概能撑一分钟?” 血族女子闻言一愣,随后捂着小腹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哈……小弟弟你说这话是为了搞笑的吗?这种拙劣的谎言恐吓,你以为我会信?” 她撩起耳边的金色秀发,下巴微挑,神色睥睨道:“我们血族的生命力,岂是尔等低贱的生物所能理解的,没有任何一头生物的毒素能将我毒杀!” 话音刚落,她便娇躯一颤,脸上浮现一抹异样的潮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