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四章 王霸之气恐怖如斯(第一更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二十四章 王霸之气恐怖如斯(第一更)

安林觉得此刻心头有一万头羊驼狂奔而过。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身处的位置竟是星虚外域,在这个诡异莫测的地方,要是乱跑进入了什么危险之境,可能连自己怎么死都不会知道。 亏他还能没头没脑一路飞了三千多里,真的是命大啊…… 那个黑羽族的男子和赤鸟的战斗可谓是天崩地裂,各种强大的招式层出不穷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 安林幸好披着幻星衣,这才收敛了气息,没有被那两名强者发现。 幻星衣虽然不能做到像应对星兽那样的绝对隐蔽,但是隐蔽气息躲避远距离神识探查,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 安林怀中的雪斩天痴痴地遥望着远处的战斗,一脸的向往道:“这才是男人该有的战斗,一举一动皆可撼动苍穹!” 正说话间,黑羽族的男子已经一刀将赤鸟的一个翅膀斩落,红色的鲜血溅上长空。 然而鲜血没有被无尽的火焰蒸发,而是突然凝聚成一柄血剑,洞穿空间,瞬息将黑羽族男子的胸口穿透。 惨烈! 安林作为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吃瓜群众,也能大概判断出这黑羽族男子和赤鸟的境界实力,应该都是处于返虚初期的阶段。 术法带来的天地共鸣十分强烈,但是对空间的运用却还不是很熟练。 “守世太初;夜亡!” 黑羽族的男子高举黑刀,天空乌云瞬息积聚十里,隐隐有黑光穿透云层。 安林见状寒毛乍起,快速拼命后撤。 赤鸟身躯蠕动,正欲融合被斩掉的翅膀,这时看到男子施展如此可怕的术法后,也是吓了一大跳,身后的火羽画屏张开到极致。 一头身躯千丈的火焰凤凰张开双翼,带着滔滔火海猛扑向站立虚空的男子。 男子一刀落下,天空乌云涌动,黑光巨刀带着极为恐怖的力量从空中落下。 那一瞬,天地仿佛永堕黑暗,没有了一丝的色彩。 火焰凤凰的光和黑刀芒的暗碰撞,恐怖的力量冲击将方圆数里的大地化作了齑粉,那光暗撕扯的过程中,安林也被攻击的余波击中,连幻星衣的衣帽都被吹开。 幸好他退的快,这才没有受到创伤。 刀芒最终是撕裂了那头火焰凤凰,落在了赤鸟的身上。 黑色的锋芒掠过赤鸟的身躯,引来一阵嘶鸣之声。 等黑芒散去,安林再次看清楚赤鸟时,它的身躯已经从中间被斩成了两半,身上的赤色的火羽越来越黯淡,显然生机已经断绝。 黑羽族的男子站立在虚空之上,脸色微微发白,胸口的血洞仍在流着鲜血。 “主人!这是天赐良机啊!黑翅膀男子已经是强弩之末,我们现在就上去痛打落水狗,弄死他!”怀中的雪斩天忽然激动起来,在安林的怀中乱动。 安林呵呵一笑:“你想补刀?拿命去补吗?千万别小看了返虚大能的力量,力量层次的差距在这里,别人只要没死,就有许多种方法能把我们反杀。” 话音刚落,他便看到黑羽族的男子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方向。 那男子扛着大刀,望着安林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愕然。 安林眨了眨眼睛,问向怀里的雪斩天:“他……他在看我?” 雪斩天开口道:“也有可能是看我,毕竟我这么可爱。” 安林:“……” 安林摸了摸身后幻星衣的头帽,心想难道是因为头帽被大风吹掉了,所以气息无法隐蔽了? 不对!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。 安林突然醒悟过来,倒吸了两口凉气。 尼玛!现在的处境是……他被返虚境的存在盯上了啊!! 安林的第一个念头是跑!拼尽全力的跑! 然而他还未有所动作,那个黑羽族的男子便自顾自地从纳戒中取出了一张画像。 男子看了看画像,又看了看安林,当即一脸震惊,倒吸了三口凉气。 安林有些不明所以地望了一眼男子,男子却是浑身一颤,默默后退了两步,脸上有着惊恐的神色。 安林:“???” 黑羽族男子二话不说,直接撕裂了空间,慌慌张张地冲进了空间门,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。 黑羽族的返虚大能逃了? 安林见状这一幕,嘴角不禁微微抽搐。 他一脸茫然地望了一眼四周,发现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啊。 男子跑这么快干嘛?难不成怕我? “小天天,我很可怕吗?”安林不禁问道。 雪斩天大怒道:“我可是雪斩天!威猛霸气的雪斩天!不要叫我小甜甜!” 安林青筋直冒:“谁叫你小甜甜了?不要自己突然骚起来!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,我很可怕吗?怎么感觉黑羽族的男子好像是怕我才选择逃跑的。” 雪斩天显然也是有些困惑,沉吟片刻后,反问道:“不可怕啊,主人您的王霸之气还没释放出来呢……难道是被威猛霸气的我吓跑的?” 安林心口一闷,觉得和雪斩天讨论这种事情,简直就是扯蛋! 他突然又想起一事,望向那逐渐熄灭的火海中心,那个赤鸟的尸体…… 安林冲了过去,开始摸尸体。 果然,一个像圆环一般的空间储存法器被他摸了出来。 雪斩天震惊了:“我靠!不可思议!难以置信!那男的被吓得连东西都来不及捡就跑了?主人……你……” 它望着身前的男子,心中忽然升起了莫名的敬意。 它不会真的觉得那黑翅膀男子是被自己吓跑的,能吓跑他的只有主人。 主人的实力……似乎比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! 与此同时,一片黑色的海洋之中,空间被撕裂,一个扛着大刀,脸色苍白的男子走了出来,心有余悸地望了一眼收缩的裂缝。 “还好没有追来,否则我刀夜就要命丧星虚外域了……” 他轻舒了一口气,摇头道:“真不愧是杀死暗夜真王,连月夜真王都束手无策的安林,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接近我,选择在我最虚弱的时候出现……” “最后那个目光,那个漠视生命却又傲立苍穹的目光,真是可怕啊……还好我逃得果断,而且他也还没有对我爆发杀意,否则我就真的要完了。” 刀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,为自己的机智点赞。 他想了想,继续撕裂空间,迈入空间之中。 现在还不够远,他还要逃远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