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九章 一切还得自己解决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零九章 一切还得自己解决

安林磕了一枚气血丹,便开始了打坐调息。 还未开始掠夺,就被术法反噬,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。 不过仔细一想,龙族男子是不知活了多少万年的老妖怪,好像懂得多一些术法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,安林也算败得不冤。 “那个……你还行不行啊?” 红斗站了起来,来到安林的身旁,用雄厚的声音开口问道。 安林胸口一闷,没想到他竟然被红斗问行不行……这才真的是耻辱! 龙族男子有些不明所以地挠挠头,缓声开口道:“虽然……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但是既然杀不死我,就陪我聊聊天吧。” 安林还在疗伤,缇娜这时很体贴地在一旁充当起了翻译。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,这龙族男子非常强大,他们也不敢违抗,只好乖巧地站成一排,一副任君发问的模样。 “你们跟我说说,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?我们大陆的破灭结束了没有?”龙族男子语气平缓,开口问道。 “如果你说的世界是太初古域的话,那么破灭还未结束,目前只剩下百分之一不到的陆地了,再过数万年,或许它将永远消失在混沌之中。”凌影晃动着触须,将它所知道的信息说了出来。 龙族男子沉默了片刻,淡淡一笑:“太初古域吗……这么说你们还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灵?也对,你们这么年轻,外面的环境不可能诞生正常的生灵了,而你们的生机又没有受到污染,显然不是在这个世界诞生的……” “前辈,那您能跟我们说说,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?”刘楚楚好奇地开口问道。 她从未听说太初古域还有活着的神志清醒的大能,此时遇到一个,自然不能放弃,必须抓住了解这个世界的机会。 龙族男子轻笑一声,脸上却浮现出难以掩饰的落寞:“现在知道得太多,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好处,甚至会影响到你们的道心。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,万物生灭,没有什么是永恒的,即使是这天……” 男子用手指了指上方的天空,继续道:“也会有塌下来的时候。” 对于这个世界的崩坏,龙族男子显然知道些什么,但是他却不想和刘楚楚等人交流太多,反而对缇娜所在的世界非常感兴趣。 刘楚楚从龙族男子口中得到的信息,仅限于一些在盘龙山附近有概率出现世界晶源之地,以及为何会产生世界晶源。 世界晶源是一方世界的精华,是世界崩坏后留存的物质本源,合道大能利用它可以开辟创造一个新的世界。 它们一般生长在崩坏世界的节点之中,越是混乱崩灭的环境,出现的概率就越大。此外它们也会出现在异常生命体的体内,因为那些异常生命体也是崩坏的一部分…… 随着时间流逝,安林体内的伤势开始恢复完成。 龙族男子似乎很久没说过话了,此时说起话来滔滔不绝,哪里还有之前神经病的样子,完全就是一位话痨的大叔! 安林在一旁默默听着龙族男子说话,知道那男子的名字叫萧屠,是太初古域龙族的一位统领。那时候的龙族可比现在东海龙庭的龙族牛逼多了,光是合道的大能就有好几位,还有一头烛龙,可号令万里气象,睁眼为昼,闭眼为夜,呼吸之间便定夺四季。 反正这个大陆龙族的实力,比天庭还要厉害一些,远不是此刻的东海龙庭所能比拟的。听龙族男子的述说,他们龙族也有一个敖系势力,也不知是不是东海龙庭的前身。 在畅聊了一段时间后,萧屠再次将目光转向安林:“安林小友,不知你现在想好了怎么杀我没有,可别又被吓得吐血哦。”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,他其实在打坐调息的时候,就已经想到了一个方法。只是他并不清楚这个方法的安全系数如何,要是稍有不慎,可能连自己也会挂掉。 “想是想到了一个方法,不过在用这个方法之前,我还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一下前辈。”安林迟疑了片刻,还是决定试他一试。 “行,你问吧。”萧屠无所谓地点头。 “前辈,如果没有道之力阻止主观行为,你能够自我了断的话,自己攻击自己,需要用到哪些招式才能成功?”安林问道。 “这个就多了……虽然我修炼的是不死不灭之道,但是毕竟还未合道成功,毁灭力量要是超过一定的承受极限,就能破开我的不死之身。我想想……如果我自己能对自己出手,大概有一万多种方法可以弄死自己吧……”萧屠很认真地开口道。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,随后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…… 安林闻言后心中一喜,继续道:“那有几种方法是用外放的能量弄死自己的?成功率要高,能量要聚合精确,没有副作用的!” 萧屠眨了眨双眼,脸上有着明显的思索神色。 他虽然不知道安林问这个做什么,但是也是努力配合想了一下,这才开口道:“我有一招龙之吐息,名为噬灭星空炎,可以瞬间将目标生灵的肉体神魂湮灭,这一招比较符合你的说法,你看咋样?” 安林一听,蛋都凉了。 不是他看咋样的问题,而是太恐怖了的问题! 瞬间湮灭肉体和神魂?这特么是直接抹杀掉目标存在了啊!他不太确定能利用这股能量…… “要不您再想一个?”安林继续道。 萧屠想了想,说道:“我还有一式断亡剑,可以沟通天地之力,一剑隔因果,断命魂!” 安林一听,我的妈呀,这更玄乎了…… “咳……我们还是来谈谈噬灭星空炎这一招吧,这招应该是弹道攻击吧?”安林开口问道。 “弹道攻击?”萧屠有些茫然地眨眨眼,显然不理解这个陌生的词汇。 “嗯……就是看得清楚轨迹的直线攻击。”安林开口解释道。 “噢……是的。”萧屠点了点头。 安林一听终于是轻舒了一口气,脸上多了几分自信:“那么前辈,请你用噬灭星空炎攻击我吧!” 什么!?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,呆呆地望着安林。 “你竟然想死?为什么?”红斗张大了嘴巴。 “安林,你……你为什么要想不开?遗嘱还没立呢,纳戒谁来继承?”刘楚楚一脸震惊地说道。即使如此,她还是没有忘记本心。 “安林巨人,你不是说好了带我看看这个世界的吗。”缇娜眼中有着泪光。 “哎呀,你们别想多了,我才不想死,我不会有事的,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。”安林对着众人摆了摆手,随后望向萧屠,再次开口道,“请用全力对我出手!就用噬灭星空炎!” 他不能跟萧屠明说他的计划,否则这会对他的“道”形成暗示,那么萧屠就很有可能就不会对他出手。 “真的?你不怕死?”萧屠好奇道。 “我怕死啊,可是我不会死。倒是你,希望到时候,你别怕死。”安林笑道。 “哈哈哈……好!真有意思,那我可要来了,好好接住我这一招吧!”萧屠哈哈一笑,嘴巴张开,开始对准安林! 噬灭星空炎! 轰隆!恐怖的黑色炎火粉碎虚空,带着大湮灭之力朝安林猛扑而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