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六章 请赐我一死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五百零六章 请赐我一死

白湖的中心。 一阵水花爆起,钟离行和空歌的身形出现在高空之中。 此时已经是夜晚,没有月亮,周围一片漆黑,只有些许繁星点缀着夜空。 钟离行手握黑色古鼎,身体微微一晃,体内一阵气血涌动,紧接着吐出了一大口鲜血。 “钟离行,你没事吧?!”空歌见状赶紧靠近,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。 钟离行摆了摆手,摇头道:“我没事,只是暗噬天魔鼎吸收的术法过于强大,引起的反噬让我有些撑不住……” 空歌的脸上也是有着后怕:“现在暗噬天魔鼎在十天内不能使用,我们最大的保命底牌没有了……如此一来,只获得近百枚世界晶源,也不知是亏是赚。” 钟离行闻言沉默不语,这次的收获有近一百万枚灵石,也算是一笔巨款了。但为了这些钱,失去了一个保命的底牌,在这个险象环生的环境中,的确很难说亏不亏。 “走吧,不管怎么样,这事都已经做了。我们现在去其他地方,别再跟他们纠缠。”钟离行想了片刻,还是决定放弃和安林等人硬杠,打算去寻找其他的机缘。 与此同时,在湖底的秘境内。 那高达百丈的黑色石柱开始崩裂,最后化作一块块碎石轰然坠落地面。 安林等人猛地提起了心神,目不转睛地盯着石柱崩塌所在的地方。 一个身影出现在漫天的烟尘之中,看其样子好像是人类的外形。 当烟尘慢慢消散的时候,安林终于将那个身影看清。 他有着极为俊美的面容,头上有着一对黑色的龙角,双瞳是深邃的血红色,茫然中带着一抹癫狂。 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我还活着?时光抹杀大阵不是已经成功了吗?为什么我还在这里……”那个龙族的男子一脸茫然地望着四周的景象,眼中竟然流下了悲痛的泪水。 安林:“……” “安林,那个龙族在说些什么啊?”刘楚楚听不懂古蛮语,有些好奇地问道。 红斗和凌影也同样将目光望向安林,显然也是非常的好奇。 “他好像对于自己没有死这件事,非常的不满意,所以被气哭了。”安林开口解释道。 刘楚楚:“……” 众队员:“……” 那龙族男子又看向面前的大地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身体忽然微微一颤。 “原来如此……世界晶源都不见了,一定是这个原因……” 他将目光转向安林等人,恐怖的杀气宛如实质朝众人席卷而去,低声吼道:“胆敢坏我自杀大计,我要你们死!” 众人皆是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,那力量给人一种完全不可敌的感觉,仿佛龙族男子一出手,就能将他们直接灭杀。 “慢着!这不关我们的事!”安林见状当即一脸无辜地连连摆手,开口解释道,“之前有两个真魔,把这里的世界晶源都给夺走了。我们一路尾随他们而来,不料最后还是来迟了一步,让他们用秘法给跑了!” 那龙族男子闻言一愣,那股暴戾的气息收敛了不少,但他的目光仍凝视着安林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暴起出手。 安林见状心中微舒了一口气,幸好这龙族男子不是那种见面就干的疯子,还有交涉的余地…… “前辈,那既然没有什么事情,晚辈们就先告辞了!”安林觉得此地还是不宜久留,晶源都拿光了,杀这头连纳戒都没有的boss,连宝物都不爆,这又有何意义,当即就想着离开这里。 龙族男子沉默不语,安林见状直接转身,就要逃跑。 “慢着!在我没死之前,你们不能走!”龙族男子突然开口道。 安林:“……” “他在说什么?”刘楚楚又好奇问道。 “他说在他死之前,我们都不能走!”安林觉得肝疼,一脸无语地开口道。 刘楚楚嘴角一阵抽搐,他们遇到了个神经病? 龙族男子脸上有着悲痛的神色,抬头望向天空:“我已经被困在这避难之地不知多少万年了,出不去,死不了……所有的人都离我而去,就我一个人在这里品尝无尽的孤独……” 说着,他开始望向安林等人,面目狰狞,有些癫狂地说道:“孤独!这是无尽的孤独!你知道什么叫做孤独吗?!” 安林觉得这位龙族男子,应该是快要被这环境给逼疯了。 这龙族男子孤不孤独,跟他有半毛钱的关系啊?难道还要他陪聊陪玩吗? “总之……要么你们杀了我,要么你们就在这里陪我!”龙族男子终于说出了他内心的想法。 安林:“……” 安林将龙族男子的话转述了给众人听,这内容让众人皆是一脸懵逼。 好吧,他们承认这男子的确很可怜,但是这样就不想活了,未免太不珍惜生命了吧,最重要的是,竟然还想拉他们下水?! “前辈,那您为什么不能出去呢?”安林尽管心中狂喊麻卖批,但是脸上还是保持着恭敬的微笑,开口问道。 “看到地面上的金痕了吗,那是蕴含天地之道的规则力量。我已经是返虚境界,无法跨过这条金痕。它对返虚境的存在会散发出极为可怕的排斥力,这让我根本无法接近,更别提越过它了……”龙族男子望着几百米外的金痕,脸上有着不甘和绝望。 安林一听,恍然大悟,古神域是禁止返虚期踏足的。 随后,他的眼睛又忽然一亮,当即传音给众人:“那龙族男子是返虚境界,无法越过地面上的金痕。也就是说,我们只要逃出金痕的范围,他就无法追赶过来了。” 众人一听,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。 “可是,返虚境界都有空间封禁。虽然只有五百余米的路程,但是我们还是不一定能成功地逃出到五百米之外的金痕。毕竟,返虚大能凝固空间只是举手之间的事。”刘楚楚说出了心中的担忧。 “的确,要是真的逃跑失败,惹怒了那头龙,我们就都得死在这里了!”红斗此刻怂的不要不要的,也是大力支持刘楚楚的观点。 这时,龙族男子继续开口了:“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但是我劝你们还是放弃逃跑的念头吧,不然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……” 他脸上忽然浮现出冷冷的笑容,还舔了舔自己的嘴角,微微摇晃着自己的脑袋。 安林只觉体内一阵寒意蔓延,这货绝对已经变神经病了!只不过是低调一点的神经病,龙族男子真要是发起疯来,他们绝对药丸! “我也说过了,让你们赐我一死,只要你们成功了,我就让你们走!”龙族男子继续道。 安林闻言嘴角又是一阵抽搐,真要弄死了这龙族男子,就算龙族男子不让他们走,他们也能走啊,毕竟龙族男子都死了啊! 死人怎么阻止得了他们? 果然,龙族男子在这避难地呆久了,智商也变得低迷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