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二章 即将到来的灾厄(求月票啦~)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七十二章 即将到来的灾厄(求月票啦~)

五天后,安林深情地和大白告别:“大白,我在外面等着你回来。” 校园执法队的队员泪流满面地送走安林,他们每天都要被那可怕的香味折磨,早就已经受够了,只希望这位大爷能好好遵纪守法,不要再进来了! 安林走出拘禁室,发现许小兰并没有来接他,不免得有些失望。 一条萌萌哒的小狗,呸!是小狼。 那雪白色的小狼吐着舌头,瞪着大眼,摇着尾巴,一脸萌萌哒在门外等着安林。 “主人,欢迎您成功回归!虽然伟大的革命事业尚未成功,但小狼依旧愿意赴汤蹈火追随您的脚步!”白刀狼神一脸谄媚地说道。 安林:“……” 这狼最近在精修拍马屁吗? 安林回到小阁楼之中,不料有一位意外的客人正在小阁楼之中等待着自己。 “嘿!安林同学,我就知道我今天过来,才能遇到你。”一个模样清秀,带着一股出尘气息的男子,正笑眯眯地对着自己招手。 “命缘老师!”安林看到面前的男子后,不由得一声惊呼,随后惊喜道,“您突破到返虚境了?” “哈哈,托安林同学的福,我还是侥幸晋升到返虚期了。”命缘天仙微微一笑,脸上并没有多少兴奋的神色,而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。 “这功劳我可不敢占,这都是您天资卓绝,才有机会突破的。”安林摆了摆手。 随后他坐在命缘天仙的对面,从纳戒中取出他招待外宾的金牌小吃----狗不理包子! “不……这都是你的功劳……从更深层次来说,这都是命!”命缘天仙随手吃了一个包子,紧接着浑身一颤,脸上有着震惊,“这包子与我有缘……” 安林:“……,有缘您就多吃点!” 命缘天仙也不客气,很快就将桌面上的一笼包子清扫一空,这才进入正题。 “我突破之前就说过,待我突破成功后,会送你一份大礼。我命缘天仙不是言而无信之人,所以这枚珠子请你收下。”命缘天仙将一枚白色的珠子拿了出来。 “这是……”安林从这枚珠子中感应不到特别明显的能量波动,显然不是什么灵器仙器之类的物品,应该是某种特殊物品。 “这是集合了我卦算一道的大成之物,命缘珠。只要将元气注入这枚珠子之中,就能综合天地之讯息和命理,判断使用者在十天之内凶吉情况。”命缘天仙解释道。 安林一听,这特么是好东西啊,顿时有兴趣了。 “这珠子在一天内只能使用一次,并且极为消耗元气,你使用的时候一定要谨慎!”命缘天仙将元气注入命缘珠之中。 紧接着,命缘珠的表面浮现出黄色的光芒。 “命缘珠的颜色代表凶吉,黄色代表无吉无凶,绿色代表好运连连,红色代表厄运当头,你也可以试试。”说着,命缘天仙便将珠子递给安林。 安林接过珠子,笑道:“还分红黄绿呢?感觉跟马路上的红绿灯一样。” 命缘地仙哈哈一笑:“你还真别说,颜色的创意的确是取材于凡间的红绿灯!” 安林:“……” 安林尝试着将元气注入命缘珠,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力突然从珠子中爆发,在不停吸扯着自己的力量,同时一阵波动朝四周扩散,融入天地。 命缘珠亮了起来,竟然是紫色! 不是只有红黄绿三色吗? 安林迷茫地眨了眨双眼:“老师,这紫色是啥意思来着?” 命缘天仙深吸了一口气,望着安林的目光忽然变得怜悯起来:“这叫红得发紫……” 安林:“……” “我……我药丸?”安林觉得身体有些发冷。 “没事的,安林同学,命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你可以改变自己的未来!”命缘天仙肃然道。 “怎么改变?”安林急切道。 命缘天仙沉吟片刻,这才开口道:“这个说起来有些复杂,但是我先打个比方吧,比如你明天要死。” “能不能换一个比方?”安林嘴角一阵抽搐。 “好,那比如说你后天要死。”命缘天仙点头道。 安林:“……” “比如说你的死因是因为一颗无比巨大的陨石,坠落修仙联合大学,将整个浮空大陆砸得粉碎,将所有生灵灭杀。那么无论你在这几天是努力修行,还是旷课怂在家里,或者是躲在学校中自以为安全的地方,你所面对的都是死亡!” “这就是命运长河的惯性力,当死亡成为你的主流结果,那么无论你做出什么改变,那一条条支流都会如同受到引力那般,让你回归到死亡的终点之上。” “要想摆脱这一股命运主流的力量,你需要做出极为巨大的改变,需要极大的力量。” “比如你的性格极为保守,今天本来是要上课的,但忽然间你就是要去东海玩玩,而且说走就走,这完全不符合你安林性格所能做出的行为,所以会极大的改变你命运的轨迹,也得以躲过陨石的撞击。” “又或者你本来是化神期,忽然力量暴涨,变成合道期境界,也能无视陨石的撞击……” “越是不符合常规常理的改变,越能改变你将要面临的未来!” 命缘天仙的话,安林算是听明白了。 像他这种红得发紫的命数,恐怕需要做出非常大的改变,才能避开这个灾厄吧…… “安林同学,加油!你是我见过的命数最难以估测的人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逢凶化吉的!”命缘天仙忽然抓住了安林的手,开口鼓励道。 安林点了点头:“老师放心,我这就去月宫避避风头。” “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命缘天仙一脸惊色地望着安林。 “呵呵,嫦娥在月宫可是无敌的存在,我去那里躲他个十天,能有什么灾厄惹上我?”安林冷笑道。 命缘天仙:“……” 命缘天仙沉默了。 安林的话,听起来好像没毛病,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。 “既然如此,安林同学多保重。”命缘天仙起身告辞。 安林站了起来,将命缘天仙送出门外,随后才回到房间。 他想了想,又拿出了朱雀镜,开口问道:“魔镜……魔镜……帮我测一下最近的运势呗……” “主人,我只是一面博古通今的镜子,不是算命的。”朱雀镜用极为鄙夷的语气开口道。 “唉……听说嫦娥在月宫中实力会增强,那你跟我说一说嫦娥在月宫的实力如何?”安林继续道。 “在月亮之上,有真月力量加持,不惧合道镜的大能。”朱雀镜道。 安林一脸满意地点头:“诶,好久没见过嫦娥姐姐和月兔妹妹了,是时候去探望一下她们啦!” 朱雀镜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