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一章 牢中生活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七十一章 牢中生活

月潭,许小兰御剑归来,发现依旧等待在原地的苏浅云。 “小兰同学,你离开了这么久,到底去做了什么呀?”苏浅云一脸好奇地问道。 许小兰没料到苏浅云竟然真的一直等在原地,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。 她刚想说安林的事情,但是转念一想,还是给他留个面子吧,于是便随便编了一个借口。 苏浅云也不是很在意这些,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,便拉着许小兰迫不及待地前去泡温泉。 于此同时,校园拘禁室的牢房内。 “大白啊,这个地方真让人怀念啊,想当初,我和你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吧。”安林一脸感慨地说道。 “是啊,当初你还只是个单纯善良不做作,不会耍心计的好男孩,比现在阴险腹黑的你可爱多了……汪。”大白一脸幽怨地望着安林,缓缓开口道。 安林:“……” 安林知道应该是他之前卖队友的话,将大白打击到了,不由得安慰道:“大白,我们现在好歹也是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的战友了,以前的事情我们就一笑泯恩仇吧。” “呵呵……有难同当?被拘禁十天的大白,不想跟拘禁五天的贱人说话,汪!”大白冷笑道。 安林:“……” 他望了一眼大白身体的伤势,很是热情地从纳戒中拿出一枚灵丹,笑道:“大白,你受伤挺重,吃一枚灵丹吧。” 大白一爪将安林的灵丹拍开:“你奏凯,我自己有灵丹,不用吃你的!” 说着,他便从纳戒中取出一枚恢复伤势灵丹,自顾自地磕了起来。 安林嘴角一阵抽搐,大白嗑的这枚灵丹不也是他以前送的吗,为毛说得这么理直气壮? 他望了一眼四周黑乎乎的墙壁,摇头轻叹一声,开始拿出了平底锅。 被拘禁五天,看来卖包子的事情得搁置一段时间了。 今天平底锅的味道增益效果还没用出,现在就在牢房中做一道菜犒劳一下自己吧。 大白看到平底锅,狗躯一颤,双眼亮了起来。 “煮什么好呢……”安林喃喃自语。 “做牛肉炒饭,用牛魔王牧场的里的牦牛肉做的炒饭!汪!”大白扑了过来,一脸激动地插嘴道。 安林:“……,你不生气了?” “吃完这顿再生气,汪!”大白吐着舌头道。 安林冷笑:“呵呵。” 大白望着安林手中的平底锅,咬牙道:“不生气啦,不生气啦,安哥,我们俩能有隔夜仇吗?汪!” 大白带安林去看风景,本就是为了保住大白不理包子的份额,外加争宠的目的,和安林闹僵没有好处。 再说了,安林的贱他早就习惯了。 不就是犯贱嘛…… 为了平底锅,就原谅他好啦…… 安林得意一笑,要征服兽宠说来也简单,征服他的胃就好了。 就这样,安林从纳戒中取出食材,开始在牢房里做牛肉炒饭。 校园拘禁所的办公室,杨辛正在值夜班。 自从拘禁了安林之后,他就一直心有不安,总觉得安林会搞事。 “唉……希望这尊大佛能够老实点吧,千万不要闹事啊……” 杨辛默默开口,随后拿起了桌子上的鸡腿,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。 这是秦文女神特意给他送的鸡腿,有句话怎么说来着?礼轻情意重啊!秦文送的不是鸡腿,是情意啊! 他轻抚着黄油油的鸡腿,咬了一口,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。 然而就在这时,一股难以言喻的香味忽然飘来。 “这味道……好香!” 杨辛瞪大了双眼,闻着那诱人至极的香味,不断了咽着唾液。 其余两名陪同着值班的执法队员也是四处张望,一脸的震惊。 “天啊,这香味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!” “到底是从哪里飘出来的,我的肚子好饿……” “我感受了一下香味的流动轨迹,好像是从拘禁室的牢房里飘出来的。” “难道……” 两名执法队员面面相觑,皆是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沫。 “小厨神安林吗……”杨辛猛吸了一口香味,惊叹道,“果然名不虚传!” “不过我不会屈服的!”杨辛望着自己手中的鸡腿,用力啃了起来。 然而,在强大的味道反差中,他吃的鸡腿忽然间变得索然无味。 “这味道……好难吃……”杨辛嚼动着鸡腿,苦着脸喃喃开口道。 门外,清脆的脚步声戛然而止。 杨辛抬头朝门外望去,突然瞳孔一缩,张了张嘴巴:“秦文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 一个蓝衣女子俏生生地站在门外,手里还拎着一袋灵果,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悲痛,随后悲痛化作冷笑:“呵呵……是啊,这么难吃的鸡腿真是污了你的嘴,我就不应该给你送吃的……” 说罢,蓝衣女子毅然转身,快步离开。 “等等!秦文,这都是误会啊!”杨辛大叫着跑出门外,追了出去。 “诶,队长,现在是值班时间啊!”两名队员大喊道。 然而,杨辛却是头也不回了跑开了。 这个时候,他哪里还管值不值班,未来的道侣都快要丢了,还值个屁的班啊! 又是安林……又是安林……他就不能饶了我吗? 杨辛一边追着秦文,一边在心中愤怒地骂了上一万遍那个在牢房里做菜的男人。 做个菜都那么恐怖,还要不要让人活了?! 剩下的两个值班的队员互望了一眼,本着良好的职业道德,坚持站岗。 牛肉炒饭的飘香,如同勾人的妖艳贱货,不断撩拨着两人的鼻子。 “真好吃”“味道真棒”之类的话语,从牢房内传出。 执法队的两人皆是感受到了一股难以遏制的欲望,那种饥饿感,那种渴望感……完全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。 这特么是深夜投毒啊!还是剧毒!! 就这样,两个队员欲仙欲死地度过这段折磨的时间。 杨辛不知何时已经回到自己的办公桌,默默啃着那半个已经凉透了的鸡腿,眼中饱含着泪水,忍住不让它流下。 那两名队员本来就被香味虐得有些神色呆滞,现在看到了杨辛的模样,终于是有些回过神,缓了一口气。 嘿……没事,队长看起来比我们还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