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第一只妖宠!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十七章 第一只妖宠!

“卧槽,刚刚说话的是你吗?” 安林望着地面被他压得凄惨至极的花朵,惊疑道。 轩辕诚和许小兰也是好奇地凑了过来,打量着那朵小花。 “呜呜呜……当然是我啦,我到底招谁惹谁了,竟然得遭受这种横祸……” 这朵红花再次发出娇气的声音,诉苦道。 安林越看越是惊奇,蹲下身子,戳了戳那朵小花:“奇怪了,不是说建国之后不准成精的吗?” “啊!好疼啊!你那么这么残忍,我都感觉自己要死了,你竟然还如此折磨我!”小红花被安林戳得露珠朦胧,大声哭诉道。 轩辕诚这时一脸凝重地开口了:“安林同学,这是一株快要凝聚成妖丹的花精,不过被你刚刚那么一压,它的颈部断裂,恐怕等精血流尽,就要枯萎消亡了!” “啊?那怎么办?”安林闻言也是满脸的愧疚。 这花精已经能口吐人言,想来也是得天地造化之灵。 花精一生修炼不易,却被他一屁股坐死,说实在他还是蛮不好意思的。 那朵红花听到轩辕诚的话后,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更是花躯轻颤,差点哭晕过去。 “嗯……有倒是有一个办法。”轩辕诚沉吟道。 “是什么办法,快说快说!”花精现在感觉浑身乏力,说不定真的快要死了,此时万分焦急地开口。 “花精的颈部断裂,精元在不断地流逝。” “这时若是能够与一名修士订立主仆契约,由主人通过契约之力,提供能量给花精,便可解决精元散尽之危。” “一直维持到花精凝聚妖丹,便可彻底破除此危局!”轩辕诚郑重开口道。 事关生死大事,花精哪里有什么犹豫,立即开口道:“我同意,我同意!” 说完,它便可怜兮兮地望着周围的三人。 它知道这三人都是修士,只要有一人同意和它订立契约,它的小命就保住了! “我因为血脉原因,不能随意订立契约的。”许小兰当先开口道。 “我因为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,也不能随意订立契约。”轩辕诚也是一脸认真地说道。 于是,两人和一妖,齐齐将目光望向安林。 安林:“……” 他作为压死花精的最主要的稻草,自然应该负起这个责任。 但是,他却也不是随便的人,必须得先了解一下情况才行。 “嗯……话说,你会飞吗?”安林望着花精开口道。 他其实是想养一头类似大白那种威风凛凛的灵兽的,花精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。 花精知道它最后活命的希望,都放在安林身上了,此时听到他的问题,差点没哭出声来:“你见过哪朵花是在天上飞的啊……?” 安林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,继续问道:“那么,你有什么特长呢?” “特长?”花精想了想,开心道:“我会扎根!我会光合作用!我还会修炼!” 安林:“……” 轩辕诚:“……” 许小兰:“……” 花精看到三人的表情,似乎知道自己的特长好像不太对头,花躯轻晃,可怜兮兮地望着安林。 安林拍了拍额头,唉声叹气道:“算了,活该我欠你的了,签订契约吧!” 花精闻言,露珠又渗出来了,带着哭腔说道:“啊,谢谢!谢谢!安林大哥真是个好人!” “别随便给我发好人卡!”安林瞪了一眼花精。 花精吓得缩了一缩,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。 订立主仆契约的仙法,安林在修仙联合大学的时候学过,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。 他掐出一个个手诀,元气涌动,紧接着将手指割开,一滴泛着金光的血珠出现在他的指尖。 “现在,你必须毫无抵抗情绪地吸收我这滴精血。”安林开口对花精说道。 说完,他便将那滴金色精血,滴落在花精的花瓣之上。 精血慢慢渗入花精的体内,花精娇吟一声,身躯开始颤抖起来。 很快,安林便发现,他和花精有了某种联系。 他的精元也在这时候,开始隔空向花精传送而去。 安林叹了口气,将花精摘下,放入口袋之中。 于是乎,从今天起,安林多了一个吃他白饭的妖宠…… “呼……主人的口袋好暖和,我好喜欢!” 花精感觉到自己的生机正在慢慢恢复,是时候拍拍马屁,让主人开心开心了,毕竟以后还得仰仗他凝聚妖丹呢! 安林轻哼一声道:“你每天吃我精元,以后可得给我报酬,一天一百枚灵石,不还价!” “哦!好的!”花精爽快答应。 它虽然不知道灵石是什么,但是先答应着,不惹主人生气准没错。 许小兰见到这一幕,噗嗤一笑,觉得让安林当主人,真是可怜这花精了。 “对了,主人,小花还没有名字呢,要不您给我取个吧。”花精本想化了形之后,自己取名,但是如今它已经和安林签订契约,也不好擅自取名了。 “嗯,这是个问题……” 安林轻抚下巴,沉思片刻后,开口道:“你浑身红彤彤的,要不就叫小红吧!” 轩辕诚和许小兰两人闻言身子一晃,差点没喷出来。 口袋内本来还兴致勃勃的花精,也在这时陷入了沉默…… 许久,一个声音响起。 “主人,要不还是换个名字吧……” 一滴露珠出现在花精的花瓣之上,它委屈巴巴地开口道。 小红这名字,对于花精来说,就跟人类那种李狗蛋,王二傻的名字地位差不多…… 世间花朵千千万万,你却用颜色来命名……这不是侮辱花么!? “不了!” 安林一脸坚决道:“我觉得这个名字非常适合你,小红,你要相信主人的眼光!” “嗯,小红知道了……主人起的名字最棒了!”口袋内传来花精娇滴滴的声音。 它真的好伤心啊!可是还是得保持微笑。 谁叫它寄人篱下呢? 听到花精的话,安林一脸满意地点了点头。 轩辕诚和许小兰皆是带着同情的目光望向安林的口袋,欲言又止。 安林不知道,花精早就在他的口袋悲伤逆流成河。 “咦?我的口袋怎么湿了?小红,你没事吧?” 安林走在路上,发觉口袋湿了一小片,有些担忧道。 “没……没事,小红只是想到要离开故土,所以有些伤感罢了。” 花精啜泣道,它才不会告诉安林,是因为自己的名字才哭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