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二章 朱雀源器,发了!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六十二章 朱雀源器,发了!

安林闻言不再推辞,跟着朱长老和许小兰一同走进白穹阁。 穿过禁制水纹,极为浩瀚的能量波动席卷而来。 安林看到琳琅满目的器物出现在自己面前,每一个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华光,悬浮在空中,有的甚至极具灵性地摆动着身躯。 他望着这二十多件器物,感受其能量波动,发现这些器物竟然全都是仙器! 安林看得眼睛都直了,但是朱长老的脚步没有停顿,而是继续往第二层走去。 白穹阁一共只有三层,最顶层听说放的是镇宗神器,只有宗主才能使用。至于第二层是什么,安林就不知道了,因此也是变得好奇起来。 白穹阁的第二层有些奇怪,是一个金黄色的空间,一眼望去,四周竟看不到边际。 “出来吧,朱雀源器!”朱长老大喊一声。 紧接着,六个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器物飞向安林和许小兰。 安林和许小兰听到朱雀源器的时候,皆是愣在原地。 朱雀源器的名号对两人来说可谓是如雷贯耳,它在朱雀的地位可称得上是至宝!那是比仙器还要贵重许多器物,据说每一件都有神鬼莫测之能,价值不可估量。 朱雀源器共有十件,除去在这里的六件,目前在朱雀宗只有宗主朱旭泽,太上长老司徒凤,大长老陈信然三人拥有朱雀源器,还有一件已经遗失。 “来吧,你们在这里挑选一件顺眼的。”朱长老笑道。 “这……不太好吧……”安林咽了一口唾沫,避免自己的口水流出来。 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你们是朱雀宗的弟子,又是显赫立过大功的人,经过长老会商议决定,你们有资格分别继承朱雀源器中的一件。”朱长老开口道。 许小兰在这一次意外的没有说话,而是怔怔凝望着一个火红色的手镯,脸上有着些许迷离和留恋。 她指着那个手镯,开口道:“我就要它了。” “朱雀镯吗?嗯,它也应当属于你。”朱长老的脸也有了一瞬的失神,随后点头肯定道。 紧接着,白色的阵法在红色手镯上显现。 那赤色的手镯受到某股气机的牵引,极有灵性地飞到了许小兰身边,然后轻巧巧地套在许小兰那皓白的手腕上。 安林见状心中暗叹这手镯跟许小兰真的很搭,以后送礼可以免去手镯这一项了。 接下来朱雀源器只剩下五个,一个是盾,一个是剑,一个是珠子,一个是画笔,一个是镜子。 作为一个剑仙的自我修养,安林第一眼就看中了那柄荡漾着金色火焰光辉的长剑,指向那柄长剑开口道:“我要这剑!” 朱长老点头笑道:“朱雀剑,锋利无双,可以勾动天地之火,焚化万物,是杀伐第一利器,的确适合你。” 安林激动点头,作为一个剑仙,仅仅有一柄黑漆嘛唔的剑怎么行,装逼的时候还是要华丽强大的剑,才显风范! 朱长老掐着手决,白色的阵法在红色的手镯上显现,长剑一阵嗡鸣。 然后长剑就慢慢地动了起来,不过是往后动,当着三人的面飞走了。 安林:“……,朱长老,这是什么情况?” 朱长老有些尴尬:“额……朱雀剑好像拒绝了……但是没关系的,这种情况虽然非常罕见,但是也在正常的范围内……” 安林闻言胸口一闷,情况非常罕见?没关系? 话说朱长老你这话是用来安慰人的吗?! 他望了一眼剩下的四件朱雀源器,正准备继续挑选,然后那个赤色珠子和画笔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一阵轻颤,然后直接飞走了。 安林迷茫地望了朱长老一眼。 朱长老无辜地望了安林一眼:“要不你再挑挑?实在不行我再请示一下太上长老吧?” 安林望着面前的盾牌和镜子,嘴角一阵抽搐。 再挑挑?有啥好挑的,这特么完全就是二选一好吧! “这朱雀盾,坚硬无比,不仅可以召唤朱雀意志阻挡外来的攻击,甚至能吸收外来的攻击,转化为自己的能量,替主人补充元气或者以攻击形式释放出去!” “朱雀镜则是一面非常有灵性博学多才的镜子,有任何难题都可以问它。另外它还具有识别伪装的功能,充能完毕后,还有一次百分百反弹敌人攻击的机会。” 朱长老很认真地讲两个朱雀源器的功效说了出来,转移安林的注意力。 安林一听这些功效,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。 没别的原因,因为剩下的这两件物品听起来好像都不错诶! 朱雀盾的功效和板砖差不多,但是朱雀盾多了一个吸收能量补充元气和能量反击的效果。至于那面镜子,战斗功能不强,但是也有比较诡异的功能,博学多才??识别伪装?反弹?听起来也是叼叼的样子。 嗯……选哪个呢? 安林抚着下巴迟疑不决。 “我还是选择朱雀盾吧。”安林开口道。 他觉得朱雀镜的反弹,朱雀盾也有类似的效果,并且更全面。 朱雀盾还能进行防守和转化能量,看起来也霸气许多,比较符合安林的风格。 “好的!”朱长老掐着手决,一个白色的阵法出现在朱雀盾上,让其认主安林。 朱雀盾一阵轻颤,然后似乎很害怕什么东西那般,“嗖”地一声飞走了,遁入了无边的金光空间之中,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。 安林:“……” 朱长老:“……” 许小兰:“……” 凉风吹来,安林觉得身体有些冷。 在这人情淡漠的世间,好想套上一张能给予他一丝丝温暖的被单。 “我今天是没洗脸还是没洗手?还是说我没拜白前辈?”安林一脸惆怅地望着身旁的两人。 “安林,别灰心,不是还有一面镜子吗?”许小兰安慰道。 还有一面镜子?安林的嘴角微微抽搐,已经被连续拒绝四次了,心痛得难以呼吸,难道还要被扎心一次吗? 他不由得将自己的胜邪剑拿了出来,轻轻**,柔声道:“小邪,只有你对我最好,不离不弃,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,果然我们两个才是最合适的。” 清冷的声音响起,带着一丝鄙夷:“呵呵,你刚刚不是还嫌弃我不好看,打算换一柄朱雀剑吗?” 安林:“……,你不是在纳戒里吗,怎么知道的?” 胜邪剑:“滚。” 安林:“……” 安林的心好痛,好想找个人来安慰自己。 “安林小友,你还有一个朱雀镜可以选,还是试一下吧。” 朱长老憋了很久,这才对安林开口道。 能有资格来选朱雀源器的人不多,来来去去就十来位,死后就归还宗门。但是没有一个人像安林这样,竟遭到所有源器无情抛弃的。 这种情况朱长老也不知该怎么处理,也就只好让安林先试一试了。 安林也是不信邪了,直接将达一达二放了出来:“达一达二,释放绝离子防护阵,将这朱雀镜关在里面,我就不信你还能跑得了!” 他说完后,达一达二立即冲向朱雀镜,双手张开,释放出了方圆十丈的蓝色绝离子大阵,宛如铜墙铁壁般,将朱雀镜笼罩在内。 “朱长老,现在可以开始了。”安林笑着说道。 朱长老:“……” 许小兰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