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八章 这是平静的一个晚上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五十八章 这是平静的一个晚上

两人激动拥抱之后,再次向道德天尊行礼。 “前辈大恩大德,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报答的!”许小兰神色坚定地说道。 “行了,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要你们晚辈报答,我又没出多少力,只是顺手而为罢了。完美的血脉移植手法,隐藏的真龙血脉,和朱雀本源真血,这三样东西同时具备,才是你真正得以重铸道根的关键。”道德天尊抚着白须笑眯眯地说道。 紫金铃的声音再次响起,一阵空间变换。 众人再次回到了兰林院,但是已经不见了道德天尊的身影。 “安林,下次见面我还真有事情要找你帮忙,到时希望你不要拒绝。” 道德天尊的声音在空间回荡,缥缈却又沁人心脾。 安林再次郑重行礼:“那个时候,晚辈一定竭尽全力帮您!” 许小兰,兽宠团,包括那四位侍女,皆是对着远处的天空恭敬行礼,表达着谢意。 白刀狼神没想到连道德天尊这等大陆传说级别的大人物,还有要找安林帮忙的地方,顿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不知不觉间,它对自己的主人更加的敬畏,乖巧值又翻了一番。 “小兰,你现在已经化神初期了?”安林开口问道。 许小兰微笑点头:“嗯,在吸收了朱雀本源真血后,我的领域就已经彻底圆满。在道根重铸之时,更是借助了圣兽的血脉之力让灵根散元,神魂凝真,经脉正源,彻底迈入化神初期,连小雷劫都省了。” 安林虽然听不懂许小兰在说什么,但是觉得很厉害就是了。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,开始将许小兰那白嫩纤秀的手牵起。 “你要做什么?”许小兰脸色微红,一双美眸凝望着安林。 安林温柔一笑,从纳戒中拿出了一枚纳戒,缓缓将其套在哪葱白的手指之上:“现在,这枚纳戒物归原主。” 许小兰甜甜一笑,双眼弯成可爱的月牙:“没别的了吗?” 安林眨了眨双眼:“还有啥?” 许小兰撇嘴:“没什么,那继续麻将吧。” 就这样,小丑,大白,许小兰,安林四人,继续凑成一桌,玩起了麻将,仿佛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。 大白怒了,传音道:“安哥,你是傻逼吗,刚刚怎么不多表示表示?!” 安林一脸不解:“表示什么?” 大白拍了拍额头:“现在就是一个大喜日子啊,你竟然不主动一点?送点礼物给小兰仙女啊,亲小兰仙女一下啊,或者带着小兰仙女上天啊……不是恢复修为了吗,做什么事情不行?!继续陪她打麻将是几个意思?!” 安林想了想,猛然开悟。 他一脸紧张地邀约道:“小兰,今晚月色这么美,要不我们到外面逛逛?” 许小兰摇了摇头,一脸索然无味道:“算了吧,都打着麻将了……而且时间也不早了,下次吧。” “碰!”说着,她便用两个三条,吃了小丑丢出的三条,放在桌子的一旁。 安林:“……” 安林总觉得失去了什么宝贵的机会,一脸的怅然。 这个时候,春夏秋冬四个侍女也在激动地说着话。 年纪最小的小秋惊讶道:“姐姐,那种像微风一样的东西,就是元气吗?感觉好特别哦……” 小春握了握秀拳,十分兴奋道:“一定是元气!我们也是修仙者了!” 小冬点了点头:“原来一人得到鸡犬升天是这个意思……主人重新恢复实力,引起的能量波动,竟然让我们都可以修仙了?” 小夏一脸兴奋:“一定要跟着主人走,我们走向人生巅峰的时候到了!” 小秋的素手攥着衣角,有些紧张道:“可是……主人她真的会带上我们吗?” 小秋这话,让众侍女都陷入了沉默。 她们从之前安林和道德天尊的对话中,多少也能猜得出一些情况。 主人是因为力量丢失,所以才来西霞城的。 现在恢复了实力之后,很可能就要离开了。 而她们只是和许小兰相处了没多久的侍女而已,甚至可以说是萍水相逢,就算一走了之,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 就在这时,一直在打麻将的许小兰望向一旁窃窃私语的侍女,笑道:“你们在瞎想些什么呢,我怎么会抛下这么可爱的姑娘呢?明天跟你们家人好好说一说,想要跟我去朱雀宗当个记名弟子,或者留在兰林院都随你们。” 春夏秋冬纷纷张大了小嘴,她们没有想到许小兰竟然听到她们说的悄悄话了,更没有想到许小兰竟然会让她们自己做出选择。 侍女们纷纷红了眼眶,表示一定要跟着许小兰。 别说主人本来就是非常厉害的人物,单单主人的性格,她们就很喜欢。 虽然不给她们吃平底锅饭菜,还时常虐狗……但是除了这些缺点外,就全是优点啊,是完美的女神啊! 打麻将一直打到半夜,安林和许小兰说了一声晚安,便各自返回房间休息。 安林虽说今晚有些小遗憾,但是总体上还是非常幸福的,毕竟解决了一件人生大事,把他所有的心结都解开了,所以就连睡觉都是笑着的,格外的香甜。 许小兰回到房间,对着铜镜看着自己美丽的容颜,甜美一笑。 随后她似是想到了什么,微嗔了一声“呆瓜”,这才开始休息。 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的变幻莫测,仅仅一个晚上,她就从一介凡人,重铸道根,重新恢复了实力,不仅如此,境界还更近了一步,达到了化神初期。 现在想来,虽然有许多的偶尔因素,但是如果没有某个人,不要命地追过来,这一切就不会发生…… 正是某个呆瓜那一股脑的狠劲挽救了她啊…… 许小兰用被子盖住了半个脑袋,露出小巧的鼻尖和盈盈如秋水的眼眸,眼中忽然有了些许懊悔的神色。 “嗯……之前那个月色真美的邀约,要是答应和他出去,会不会更好一些呢……” “不行,进展不能太快了,还有考察期呢,我可不是那么好追的……” “可是他会不会不高兴?” “管他这么多做什么,日子还长呢……” “不想了,不想了,我还小呢,对!我还小呢……” 夜色如水,在静谧的夜晚中。 安林已经一脸幸福地熟睡,而某个女子依旧在遐想连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