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六章 道德天尊来了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五十六章 道德天尊来了

那是一个秋风习习的夜晚,众人忙活了一天后,开始在主厅内休憩。 这种凉快的天气,就适合窝在室内打麻将! 小红自带bgm,哼着欢乐斗地主的旋律。 安林,许小兰,大白和小丑四人开战正酣,春夏秋冬四位侍女也是兴致勃勃地在一旁围观,对这种新奇的玩意极为感兴趣。 安林正在努力维持着一种平衡,他既希望许小兰在凡人的状态下也能过得幸福,同时也在尽着自己的努力去找到解决道根崩坏的方法。 他不希望自己在外拼命战斗寻找办法,回来时已经红颜枯骨。更不希望许小兰就这么以凡人之躯慢慢老死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想法,很难尽善尽美,但是安林却在努力朝这个方向实现着。 但是事情的转机,比他预想的还要来得更快。 在打麻将的时候,安林的传音符忽然亮了起来。 略微感应了一下气机,发现是尹喜在联系自己。 他激动地接通了传音符,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:“喂,尹喜道友,情况怎么样了?” “哈哈,保持传音符畅通,我师父顺着气机过来找你。具体的情况,他老人家会先作进一步的了解,再跟你说。”尹喜的声音有着一丝轻松和得意。 安林闻言激动得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,有些语无伦次道:“谢谢尹喜大哥,感谢道德天尊前辈,谢谢,真的谢谢……” 他知道尹喜那句话的意思代表着什么,如果一点希望都没有,那么太上老君绝对不会再浪费时间赶来这里。 太上老君既然会过来,那就代表着还有戏,还有希望! 传音符的声音,安林没有隐蔽,因此在场的兽宠和许小兰都听到了。 大白等兽宠的双眼都亮了起来,双目之中充满了期待。 许小兰紧握着素白的双手,眼眶有些红,强忍着内心的悸动。 只要在真正失去了某样的时候,才能够真正明白那东西对自己来说到底有多重要。 许小兰不后悔用自己的仙途救安林,但这并不代表她不珍惜,不在意。 相反,她是一个非常高傲的女子,如同在天翱翔的凤凰,比任何人都要渴望蓝天,比任何人都想看一看那修道的尽头是什么。 安林伸手握住许小兰的秀拳,淡淡一笑,示意她不用太激动。 然而安林自己却激动得不要不要的,脑中一团乱麻。 在想着见到太上老君后,该说些什么,有没有潜规则,需不需要做点什么事情,送些什么东西…… “咦,你们在打麻将啊,这这东西我也在行!” 一个较为苍老,但却极为让人舒服的声音响起。 不知何时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已经出现在了麻将桌的旁边,笑眯眯地望着桌子上的麻将:“女娲那小女娃曾跟我吹嘘,这麻将是她那个小世界首创的新奇玩意,非常好玩,哄我们三清跟她对局。嘿,结果我上手之后,把她打得落花流水,她之后再也不敢跟我提麻将了。” 老头在一旁得意地说着自己的战绩,如同一个游戏获得胜利,欢饮雀跃的孩子,但是众人听起来却是心惊肉跳。 安林想都没想,当即躬身行礼道:“晚辈安林,拜见道德天尊!” 许小兰激动地跟着行礼:“晚辈许小兰,拜见道德天尊。” 其余兽宠也跟着恭敬行礼。 至于那春夏秋冬四位侍女,已经吓懵了。 道德天尊?太上老君? 就是那个九州志事里面的那个传说中的道教始祖? 天啊!那可是神仙中的神仙啊!对她们来说,道德天尊就是天! 而现在,那等超然的存在竟然出现在她们的面前? 侍女们真的懵了,觉得自己活在梦里。 道德天尊深深地望了安林和许小兰一眼,这才笑道:“不必多礼了,你们的事情尹喜已经跟我大概说了一次,其余的事情,我也推测得七七八八。你们都是至情至性之人,我闲着无事,便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你们一把。” 说着,他便屈指一弹,一道白光落入许小兰的眉心。 安林咽了一口唾沫,万分期待地望着道德天尊,心脏跳得很快。 道德天尊是一个面色红润,肤色看起来很健康的老者,而且有一种超脱世间又融入自然的气质,让人一眼望去既觉得缥缈,又有一种宁静心安的感觉。 “嗯……血脉移植的方法被完善得很完美,道根崩坏虽然无法避免,但是对身体的经脉、气海、神魂以及各项机能都没有损害,有机会。”道德天尊淡淡开口道。 “嗡……” 安林只觉脑海一片嗡鸣,“有机会”这三个字不停在脑海中回荡,如同最为悦耳的天籁。 许小兰更是娇躯轻颤,双眸迷离,呆呆地望着面前的老者。 “哦?你竟然还有另一种血脉潜伏在身体里?真龙血脉吗?纯度还非常的高,很好……那么这成功的希望足以提高一百倍,可以用另外一种血脉作为导向,最好还是用纯度很高的凤凰血脉,以双血脉融合为契机,便可提取沉睡的真龙血脉的道意,实现道根的逆转修复。”道德天尊缓缓开口道。 道德天尊的话语,让安林和许小兰心中升起了无比耀眼的希望。 “前辈,那该如何进行双血脉的融合?”安林忍不住问道。 “这个嘛,成功率最大的方式,自然便是你使用血脉移植的方法,将许小兰的原来给你的血脉还回去,物归原主……那样我能保证成功率达到百分之八十。”道德天尊笑着说道。 许小兰和一众兽宠闻言皆是一怔。 安林望着道德天尊,脸色平静道:“没问题,我愿意!” “我不愿意!这样一来,你的道根就会崩溃,会沦落凡人,我不想看到你变成那个样子。”许小兰望着安林,一脸坚定道。 “我的命本来就是你给的,现在寒毒已经根除,你让我多活了一辈子,我为什么还要占有你的力量?”安林第一次没有顺着许小兰的意思,坚持说道。 “我说不愿意,就不愿意!”许小兰抿着唇瓣,脸上的表情极为坚定。 眼看这两个人就要吵起来了,道德天尊赶紧打圆场:“你们别激动,刚刚只是说了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,这不是还有其他备选的方法嘛!” 谁知安林神色坚定地摇了摇头:“不用说了,这既然是成功率最高的方法,那就必须要选择它,我不想后悔,不想再让小兰冒再多的风险。” 许小兰急声道:“前辈您别理他胡说八道,您还是跟我们说说其他的方法吧。” “没必要说了,前辈,来吧!” “前辈,别理他,说吧!” 道德天尊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