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五章 从此你我陌路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四十五章 从此你我陌路

问:如何能救安林? 问道天书的表面散发出黄色的光芒,慢慢将鲜血吸收。 随后,它开始离开安林的身体,在虚空之中燃烧起来。 一个个金色的字体随着问道天书的燃烧,浮现在虚空之中。 每一个字体都极为契合道意,融于天地之间,和天地相生。 方法一:半刻钟内,让合道期的生灵使用神道力,为安林洗髓驱寒。 方法二:半刻钟内,将神凰血脉移植在安林身上,利用血脉的本源真炎驱逐寒力。 方法三:半刻钟内,找到炎系至尊神果服用,也有一半的几率能够将寒力消除。 许小兰望着那三个方法,双眸映着火光,身躯显得有些单薄。 半刻钟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时间,时间非常的紧迫,一旦时间到了,那么安林的气机便会断绝。 第三个方法最直接,她看了一眼安林和自己的纳戒,都没有炎系至尊神果。想来也是,像这种比仙果还要高一个等级的至尊神果,即使是返虚期的大能也很少拥有。 至于说第一个办法,让合道期的生灵使用神道力,为安林洗髓驱寒。她现在无法联系二舅父,也无法联系宗门的太上长老,期待着其他合道期的大能在半刻钟内来到这里,那几率更是接近于无。 这样一来,只剩下第二种方法了。 刚刚好,这种方法她会…… 在冬日龙墓之中,她获得了神音的传承,在那个传承里,有着东方明将血脉移植给神音的方法。 神音作为身负龙凤双血脉的龙族大能,她所拥有的凤凰血脉,是在东方明在临死前的那一刻,通过血脉移植得到的。 那两人肯定没想到,在万年以后的今天,会有一个身负龙凰双血脉的女子,将她的神凰血脉移植给另外一个男子。 “只是……这种血脉移植的方法会让道根崩坏,我的力量会快速流失,最终变成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女子……”许小兰微笑自语,那笑容中透着一丝苦涩。 她抱着安林,望着眼前那被冰霜覆盖男子,脸上没有任何犹豫,口中开始吟诵那古老的口诀。 那口诀似一首歌谣,旋律动听唯美。 神音本来就喜欢歌唱,所以她改良了东方明血脉移植的口诀,让血脉的移植也通过音律的加持变得更加的完美。 这是一场没有观众的独唱,许小兰的声线其实非常好,温柔中带着清越的凤凰之音,能温暖和安抚人心。 不知为何,她的脑海中忽然回想起了在凡间,和安林在演唱会上配合的那场演出。 那一晚,她手抚古琴,白裙飘扬若空谷幽兰。 安林唱歌,她配乐,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,默契得如同排练了很久的老搭档。 却不曾想,那其实是两人第一次配合演出,应该也是最后一次…… 我和他,还是挺有默契的呢……许小兰忽然有了一种感慨。 那一晚,星光璀璨,比那更耀眼的是白色荧光棒的海洋,和安林一起同台演出,接受数万人的欢呼,那时的她其实是紧张的,只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。 落幕退下舞台的时候,她因为握着安林的手,一种让人心安的感觉便来了。 我什么会想起这些细节?果然,我一直都很珍惜吗……许小兰心里想道。 歌声婉转悠扬,力量在空间激荡。 一个阵法渐渐出现在地面上,发出了金色的光芒。 繁杂的金色纹路在慢慢构建,最终在地面形成了一个凤凰的形象。 许小兰割开了皓腕,流出来的不是红色的鲜血,而是蕴含着本源真炎的金色血液。 安林的手也被割开,没有流血。 他的身体已经被冻结,坚硬至极。 在阵法的牵引下,许小兰那金色的血液慢慢流入安林的伤口,隐隐有着凤凰的悲鸣之音,强大的本源炎能冲击着安林体内那无尽的严寒。 冬日的暖阳,终会将冰雪消融。 那青色的寒力如同遇到什么天敌般,疯狂在安林的体内逃窜。 但是金色的炎力却无处不在,流遍了整个身躯,将青色的寒力彻底绞杀清除。 金色的本源炎力开始融入血液,经脉,神魂,气海…… 渐渐地,它彻底化作了安林的血脉,散发着淡淡的光芒。 温暖的力量将安林从死神的手中拉了回来,让他不再寒冷。 许小兰的脸已经苍白得没有了血色,她轻抚着安林那重新红润的脸颊,不由自主地笑了。 那笑容很美,也很凄然。 她将聚火盘放在安林的身上,拿出一张白纸,写下了一行字: “将聚火盘带回朱雀宗,好好修仙,天天向上,不要想我。” 几滴泪珠打落,不觉间,那个青衣女子早已泪如雨下。 曾经的她,对着自己的未来有着无数美好的憧憬。 她为此努力,为此奋斗。 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,她还有许多心愿没有完成。 她甚至梦想着有一天,能够和身边的男子并肩登上巅峰,遨游万界。 但如今,一切的梦想都没有了,她的翅膀折了…… 因为强行移植血脉,道根崩坏,力量会不停流失,从此沦落成为一个凡人。 微微抽泣的哭诉声在山洞响起。 “我真傻……我和你明明连道侣都不是,却给了你血脉……” “我真傻,我也想看看更高更远的风景啊,为什么会为了救你,自断仙途……” “我真傻,我到底在做什么……” “我真傻,我真傻……” 许小兰仿佛要将所以的悲伤哭尽,仿佛要将所有的委屈不甘哭尽。 不知何时,她的唇瓣已深深地印在安林的双唇之上,泪水沾湿了衣裳。 爱意如海水翻涌,苦恨深陷情根。 许小兰从未像现在这般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内心的情感。 “安林,我真傻……” “所以……” “请忘了我这个傻女子吧,我已经无法再面对你了。” 她柔声开口,做着最后的道别。 女子脚踏龙雀剑,回望了一眼正在沉睡的面容,御剑而起。 “我们缘分已尽,从此……陌路人。” 声音消散在空中,那单薄又落魄的青色倩影没入云端,消失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