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七章 圣火保卫战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三十七章 圣火保卫战

朱雀宗无一人避战,庞大的战意汇聚成一股玄妙的力量,加持在阵法之上,让周围空气的温度骤然上升。 大祭司梦芝轻叹了一口气,双眸再次覆上冰霜,再无任何的情感。 “开始吧……” 随着一声冰冷的话语,数百名银发雪女开始冲向朱雀圣火。 “开战!”大长老陈信然大吼一声,二十多名长老爆发出庞大浩瀚的气势,化作一道道耀眼至极的虹光,护在朱雀圣火的四周。 数万名宗门弟子之中,又有两千余名育灵期以上的弟子开始飞向圣火。 其余不能飞行的,皆是爆发出全身的力量加持在阵法之上,让朱雀宗的领地化作一片火焰世界,不断冲击着来袭的冰霜。 朱雀圣火感知到危险,再次爆发出冲天的白焰,凝聚成一柄白色的圣剑,朝着飞来的数百名雪女一战而下。 灰蒙蒙的空间瞬间被白色的剑光排开,那道剑光至纯至阳,可撕裂和融化所有挡在它面前的事物。 雪女们感受那道碎裂虚空,净化万物的剑斩,脸色皆是有了不少的变化,因为那圣剑所蕴含的力量已经超越返虚期,达到可以媲美合道一击的力量! 梦芝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数百名雪女的最前方,权杖指向那道所向披靡的剑斩,身后忽然有一个巴掌大小彩虹盒子出现,释放出七彩虹光。 七彩虹光蕴含着七种截然不同的力量,每一种力量都代表着一种至高无上的道境之力,它们扑向那白色的剑斩,竟然如海绵般将那白芒剑斩彻底吸收。然后七彩虹光再次壮大,化作七个不同的仙灵冲向朱雀圣炎! “竟然连冰祖遗宝神道盒也带出来了,帝印和神道盒,两大圣地宝物同时出现……”季长老一脸惊色,心中罕有的浮现出惧意。 陈信然一言不发,凝聚一条上千丈的火龙,将圣火护在身后。 他站在最前方,望着扑来的雪女大军,脸上带着一丝决意。 身后那条千丈火龙张口一吐,便形成了滔天火焰洪流,带着焚尽天空之势,朝雪女汹涌而去。 其余长老纷纷对着扑击而来的雪女,展开了猛烈的进攻,火焰如大海翻腾,形成数十里的火海,直接压向敌人。 十六名圣宫的宫主皆是返虚期的大能,她们携带冰天而来,丝毫不惧那数十里的火海。 整个空间在刹那间化作了冰与火的世界,一边火焰滔天,一边冰寒无尽。 唯有七道奇异的仙灵,无视任何攻击,直接冲向朱雀圣火! 这些蕴含道境的仙灵,正是神道盒的力量具现化,能够免疫一切术法攻击,只有成功合道的存在,才能攻击到这些仙灵。它们都具有极为强大的封印之力,由梦芝操纵甚至可以将力量稍弱的合道大能封印。 陈信然试图攻向那操纵着神道盒的梦芝,不料却被三名圣宫的宫主拼死缠住。 九名返虚期的长老也都被十三名圣宫的宫主牵制,完全无法突破防线。 其余化神期的长老和核心弟子也和上百名化神期的雪女战在一起,引起的战斗波动让天空化作了一片冰火死亡之地。 两千余名育灵期的弟子则数十人组成一个梯队,形成合击阵型,和那些极为强大的雪女战斗,稳稳压了一头。 但是无论是谁,都无法奈何得了那七个道境仙灵。 任何能量冲击到了道境仙灵的身上,都会被一股不可知的力量化作虚无。 安林张开风翼,使用风剑将一名化神雪女斩落地面,随后将目光转向空中的朱雀圣火。 朱雀圣火的附近已经化作了返虚期大能的主战场,朱长老和季长老也在其中,但是他们也都无法阻止那七个仙灵的接近。 许小兰也在他身边的不远处,正和一个化神中期的雪女对战着。 她的领域很华丽,方圆十丈被一片雷光火焰包围,有雷龙游弋四周,还有金色的凤凰盘旋在外围。龙凤之力结合,让她的攻击方式千变万化,并且一招一式都携带莫大的威能。 敌人即使是化神中期的雪女,许小兰依旧稳稳将其压制住。 不过她也是将目光瞥向天空上方的朱雀圣火,眸间闪过一丝焦虑。 很快,一个火焰的老虎已经飞到了朱雀圣火的某个方位,释放出了一道冲天而起的炎柱,将方圆十丈内的所有力量隔绝。 “火灵,就位。” 一个岩石乌龟飞到老虎的身边,身体幻化成一座的大山。 “土灵,就位。” 一条蓝色的水龙冲向圣火,在老虎的对面,化作一道水柱冲天而起,同样将防御十丈的一切力量隔绝。 “水灵,就位。” 水火相连,释放出了一道极为可怕的镇压之意。 所有人都察觉到,朱雀圣火的火焰好似黯淡了不少。 数万名宗门弟子的脸色浮现出悲戚和愤怒的神色,大吼着释放身上的力量,希望能将那冰寒的力量彻底赶走。 天空上方的战斗愈加激烈,一个个雪女被火焰焚烧得彻底消散于世间,也有一个个宗门弟子被寒冰冻结,彻底断绝生机。 一柄白色的长剑悬浮在水龙的身侧,无极剑意冲天而起,凌冽无双。 “金灵,就位。” 一个绿色的树灵携带绿光而来,飞到巨山的身侧,释放出一道绿色的光柱,浓郁的生命气息释放出来,扩散十里,让朱雀宗的弟子和雪女的伤势都有了不少的恢复。 “木灵,就位。” 五行就位之时,一个极为庞大玄妙的阵法开始出现在圣火的下方。恐怖的镇压之力让天地万火都同时一暗,那朱雀圣火的光芒更是不及原来的一半。 一个黑色的圆盘开始出现在圣火的正上方,微微打开,里面一片暗黑深邃,仿佛能够吞噬世间万物的一切。 陈信然看到那个黑色的圆盘,心终于是跌落谷底。那是上古法器,聚火盘!据说是炎帝在上古时期遗落的法器,有容纳诸天神火,封印无上圣火的力量。 它是朱雀宗一直在寻找的东西,没想到竟然在雪女的手里…… 凭借着那聚火盘和神道盒,雪女的确能够将圣火封印在聚火盘,然后带到冰寒圣地…… 陈信然面露决然,捏碎了手中的一颗红色珠子,浑身爆发出了如血般的赤炎,气息再次暴涨,不顾一切地冲向梦芝。 三名圣宫的宫主借被那一往无前的赤炎撞开,脸上浮现出惊骇的神色。 一名圣宫宫主甚至被那赤色的火焰融化了一条手臂,蓝色的血液喷洒而出,赤炎如附骨之疽,不断侵蚀着她的身体,完全没有止住的迹象。 陈信然带着焚尽虚空的赤炎,冲向操纵着神道盒的梦芝,单手作拳,一拳轰击而去。 梦芝身后浮现一道光幕,那是万民朝拜的冰图。 她权杖指向陈信然,无穷的信仰之力从权杖中释放,化作极寒气息将方圆一里内的所有事物直接冻结,包括那冲击而来的陈信然,也生生静止在原地。 陈信然脸上有着不甘,梦芝却是目无表情,冰唇轻吐:“雷灵,归位。” 在那白色长剑的身侧,一个雷鸟释放出了一道冲天而起的雷柱。 七灵已经归位六灵,大部分的宗门弟子一脸悲愤,却又无可奈何。 即使是长老们,也是心中升起了一抹悲凉之意。 然而就在这时,那冲天而起的雷柱忽然调转方向,如同一条横贯天际的水蛇,和陈信然擦肩而过,直接冲破极寒领域,轰击在梦芝的身上。 雷光在空中拉出了一条毁灭的轨迹,将梦芝直接轰退上千丈! 天地霎时一静,所有人都呆住了。 无论是雪女,还是朱雀宗的长老弟子,都将目光望向雪神大祭司梦芝。 梦芝白色的衣袍有些焦黑破烂,露出了洁白如雪的肌肤,有的地方还隐隐有着一丝焦黑的痕迹,显然受了一些轻伤。 她银发在虚空飘舞,纯金色双眸有些迷茫的困惑,望向那头雷灵。 雷鸟眨了眨双眼,一脸懵逼地用翅膀揉着脑袋,表示一脸懵逼,自己也不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