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六章 偷家狂魔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三十六章 偷家狂魔

数万名弟子即使再傻,现在开始反应了过来,他们宗门被极为强大的势力盯上了! 大长老陈信然冷哼一声,直接传出惊雷之音:“好大的胆子,连我宗门至宝都敢窥觑,真当我朱雀宗好欺?!” 轰隆! 一个极为巨大的红色阵法开始在树冠之上浮现,将方圆数十里的虚空全部固定。 无数宗门弟子的力量被引动,汇聚于阵法之中。 一头庞大无比的赤色凤凰从阵法之中凝聚成型,振翅数里,将整个天空遮蔽。 无尽的炎火从凤凰的体内喷薄而出,将天空扭曲,化作滔天巨浪猛扑向那漆黑的裂缝。 “正是因为你们朱雀宗不好欺,所以朕来了。” 一个浑身笼罩在蓝色神光中,看不清楚容颜的女子,从裂缝中走了出来。 她一身金色帝袍,头戴帝冠,身后显现出蓝辰星辉,极寒之意如天之神谕,覆盖整片天地,让天空飘落冰雪,彻底将凤凰的火焰压制。 她的右手握着一个古朴的玉玺,左手对着袭来的滔天怒焰虚空一抓。 咔擦…… 无数的火焰竟然如同实体般被冻结在虚空,如同美丽的冰雕,随后慢慢气化消失。 就在这时,九头数百丈长的冰龙也开始从裂缝中飞出,每一头都散发着极为可怕的气息。 它们的身后,一条条金色的绳索牵引着寒冰王座,上面有着一名手握白色权杖,面容绝美的女子。她沉静的双眸俯视着地面上的数万人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如万古不化的寒冰。 在她身后,数百名银发女子手持冰刃站立,每一个都散发着极为强大的气息。 莫海瞪大了双眼,惊叹道:“握草!这些都是雪女吧?冰寒圣地怎么跑到我们宗门抢圣火来了,胆子也太大了吧?!” 阳远脸色低沉,开口道:“冰寒圣地的女帝,大祭司,以及三十六圣宫的近半宫主……顶尖力量几乎倾巢出动,我们朱雀宗有难了……” 安林紧紧盯着天空上方的雪女,也是一阵无语。 这些雪女真的数越来越猖狂了,前一阵子还跑去万灵仙宗抢人,现在竟然又跑来朱雀宗抢圣火,话说能不能消停点?! “既然来了,那就都留下来吧,天庭的神罚将至,你们逃不掉的……”一阵苍茫悠远的声音忽然响起。 紧接着,无穷的金色火焰开始覆盖天空。一双数里之宽的手掌对着数百名雪女微微并拢,化作一个极为可怕的火焰囚笼,将所有冰寒力量封镇。 “大封天掌,是太上长老司徒凤出手了!” 一些核心弟子见到天空上的这一幕,目光炽热地说道。 许多被天空上雪女的气势震慑的弟子们,也是纷纷精神一振,心中升起了熊熊战意,就连一众长老们也是感觉到了心安, 太上长老司徒凤是朱雀宗的传说人物,数万年前就已经是合道期的至强者。 他的威望比宗主还要高上许多,是朱雀宗的定海神针。 只要有他在,朱雀宗就不会失败!更不会畏惧任何的强敌! 笼罩在神辉中的女子将右手的古朴玉玺抛向天空,淡淡开口道:“天庭的神罚我们的确承受不住,但是我可以拖延他们到来的时间,在这段时间里,我可以做很多的事情……” “帝印,原界剥离!” 轰隆! 天地忽然一暗,某种改天换日的威能笼罩了方圆上百里的空间,然后瞬间从这个世界剥离出去! 安林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然后便发现已经置身于一片灰蒙蒙的空间之中,这里没有星光,没有方向,有着只是永恒的混沌! “女帝!你竟敢如此耗费帝印的力量,冰寒圣地的国运你都不要了?!”司徒凤有些薄怒的声音响起,显然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。 “冰寒圣地已经在毁灭的边缘,为了挽救圣地,耗费数千年的国运又有什么值得可惜。”女帝身后的蓝色星辰开始变得巨大,无边的寒意降临,苍蓝的力量向四周蔓延,所过之处空间皆尽凝固。 一个身穿红袍,满头白发,面容却极为清秀的男子出现在虚空之中,伸手抓向那悬浮在虚空之中的古朴玉玺。 手掌金焰大盛,在灰蒙蒙的空间中,宛如一颗无比耀眼的大日,直直撞向玉玺。 不料一股足以冻结时空的力量,突然出现,包裹在玉玺的四周,令男子的手掌不得寸进。 轰隆…… 炎掌和玉玺的力量碰撞,恐怖的金色冲击朝四面八方传开,足以融化方圆十里的所有事物。 这时,圣火广场下方的神树忽然散发出淡淡的白光,将那股力量的余波抵消,保护了地面上的数万名宗门弟子。 “行动吧。” 女帝淡淡开口,下达了帝令,随后脚踏虚空,主动走向司徒凤。 九头盘天冰龙开始扑向那阵灵凤凰,两者开始扑杀在一起。 手持白色权杖的大祭司脚踏虚空,一步步走向纯白色的朱雀圣火。 “宗主朱旭泽在魔炎死域暂时无法返回,你们不是我等的对手。” “我们圣地无意争斗,只希望借用贵宗的圣火十年,十年后自当双手奉还,并且还送上我们圣地的帝阴骨髓作为赔偿,不知大长老意下如何?”梦芝的双眸望着大长老陈信然,淡淡开口道。 安林一听这台词,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抽。 上次是趁着万灵仙宗的宗主被女帝牵制,太上长老闭关,所以来偷家。 这次是趁着朱雀宗的宗主在异域无法返回,趁机来偷家…… 这些雪女真的担得上偷家狂魔的称号,特么都偷家偷上瘾了! “草她娘的,都打上门来了,还跟这群娘们叽叽歪歪那么多干嘛!” 陈信然还未说话,朱长老便须发皆张,开口骂骂咧咧道。 梦芝没有理会朱长老的话语,而是将目光投向陈信然,等待着他的答复。 太上长老被女帝牵制,她们的顶尖战力比朱雀宗的要多上不少,如果能和平解决,她也不想争斗,惹上这么一尊庞然大物。 陈信然淡淡一笑:“帝阴骨髓无比珍贵,其价值丝毫不下于一件神器。但是,朱雀圣火是我宗门的信仰,是我宗门的脊梁!别说借圣火十年,就算借圣火一天,借圣火一刻,我们也不愿意!我们宗门的弟子何惜一战!” “誓死保卫圣火!” “宁死不退!” 数万名弟子斗志昂扬,齐声大吼,声音如洪流浪潮,传遍整个空间。 他们的身上仿佛都有一团火焰在燃烧,都有一个坚定的信仰永远不会倒塌,圣火不能夺,宗门更不可辱! 他们的骄傲让他们即使面对更为强大的敌人,也绝不退缩。 就算是飞蛾扑火,也要用身体将最后的光热散发出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