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五章 祸从天降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三十五章 祸从天降

数万名弟子同时鼓掌欢呼,庆祝着莫海成功吸收圣炎光华。 然后,许多弟子都一脸同情地望着季永方,望着这个传奇而悲剧的角色。 “圣火偏偏在他上法坛的时候,萎靡不振,真是够倒霉的。” “本来我还对安林吸收太多圣炎,导致莫海师兄吸收不到圣炎感到难受,现在一看,感觉好多了……” “喂,你这样说,让季师兄怎么想?” “他已经当着数万名弟子的面哭了三次了,真是惨不忍睹。” “之前莫海说季师兄是朱雀宗第一哭神,我还不信,现在真的相信了!” “这种凄惨程度,都快比得上那上官艺师姐了吧?” “谁说不是呢,我们一定要忍住,不能再笑他。” “好,我们明天再笑……” …… 季永方被连番打击,现在整个人已经无地自容,再也不敢跟安林抬杠,只希望这场仪式能快点结束,然后快速离开这里! 季长老则十分专注地望着圣火,然而什么都感知不出来。 最后他只能唉声叹气地摇头,将目光转向别处。 莫海回到安林的身边,脸上似乎憋着笑,开口道:“兄弟,真有你的,看看季师兄被你欺负成什么样了,他这辈子估计都会念着你了!” 安林白了莫海一眼:“这锅我可不背,我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,是他自攻自受,别赖我头上啊。” 季永方听到这句话身子微微一晃,又朝旁边走了几步。 莫海很不厚道地笑出声:“这才是最骚的。” 这时,朱雀宗的大长老陈信然再次朗声开口道:“第六个,上官艺,请上法坛。” “上官师姐,加油!”安林开口打气道。 “放轻松一点,别的不用在意太多。”鲁嘉致也开口道。 上官艺有些对安林等人微微点头,她早就做好的失败的心理准备,因此脸上并无多少紧张的神色,莲步轻移,一言不发地朝法坛走去。 数万名弟子也开始将目光汇聚在这名白衣女子的身上。 如果说安林和季永方是他们意料之外的轰动全场,那么上官艺就是意料之内的意外大师,弟子们觉得要是不发生点什么事情在上官艺身上,都会有些不正常。 就连长老席上的长老,也都是凝神望着法坛上的女子,做好了各种准备。 “萧长老,气候如何,是否有异常能量波动?” “没有,方圆百里内的气候正常,没有发现异常能量。” “朱长老,有没有发现不明物体靠近?” “有三头异兽在四十里范围内有异动,不过已经被我烧死了。” “刘长老……” …… 上官艺将自己获得的上品朱雀火羽释放了出来,随后像一个虔诚的信女般,抬头望着正上方的朱雀圣火。 众多弟子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。 “你们说上官艺师姐会获得朱雀圣火的认可吗?” “有点悬,她一直都很倒霉……” “而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她的体质和炎系完全是绝缘的。这样的体质,怎么可能会获得朱雀圣火的炎能光华?” “也不能这么说,发生在她身上的意外还少吗。要是如我们所料,那就不叫意外了,所以这次师姐一定行!” “就算是发生意外,也不可能是朝好的方面发展吧……” “那还能有什么意外,难不成圣火会被她给冻没了? …… 就在这时,纯白色的火焰在微微抖动,净化万物的炎能开始朝四周扩散。 一道从天而降的力量,开始将朱雀火羽虚影引向天空,然后被圣火吞噬! 数万名弟子眼中一热,一个很兴奋的念头在心中升起:上官艺……终于成功了! 上官艺此刻如一株美丽的白色水莲,在夜空中绽放。 她眼眶微红,心潮剧烈起伏,差点哭了出来。 多少年了,她一直在坚守着某样东西,一直在朝着某个方向去努力…… 她比谁都热爱朱雀宗,也比所有人都想要使用炎系术法。 时至今日,她终于获得了朱雀圣火的承认!圣火光华的投射能让炎能疏通经脉,在气海凝聚圣炎,之后便可以真真正正使用炎系术法! 白色的圣火开始动了起来,准备要降临白色炎能光华了。 就在这时,圣火的火焰忽然大盛,无尽的白光将整片夜空照得宛如白昼。 紧接着,圣火化作了长达上千米的圣剑,高高悬挂在天际。 所有人都呆住了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 上官艺更是娇躯一晃,心中有着泛起阵阵苦涩,为什么总有意外降临? 长老席上的二十多名长老先是一愣,随后同时站了起来,浑身气息爆发,浩瀚汹涌至极,其中有十名长老更是到达了返虚境,那恐怖的气息联合起来足以压垮天空。 圣剑调转,指向虚空中的某处,直接刺去。 “轰隆!” 白色的火焰剑光横贯天际,如同一道银河,将天空分割成了两半,延绵上百里! 大半个白华州的居民都能看到这道可怕的剑光,它在夜空中是那样的璀璨耀眼,那样的无可匹敌,仿佛要将整片天空焚烧殆尽。 数万名弟子彻底傻眼了,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 安林心中一阵不安的悸动,仿佛有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在靠近。 他默默将胜邪剑取出,凝神望向虚空的某处。 剑光消散,威能所过的地方,那里裂开了一道极为巨大的豁口,有蓝色的血液慢慢流出,一种腥中带香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。 “朱雀圣火果然名不虚传,仅仅一击便将我族圣地的虚空仙兽灭杀,不过它还是慢了一步……” 一个蕴含着无尽浩荡王威的声音响起,让听者便心生臣服之意,那种高高在上的帝音,仿佛除了她之外,普天之下皆尽蝼蚁。 裂缝慢慢扩张,从一开始的数十丈,变成了宽达十数里的巨大黑缝。 一眼望去,就如同虚空中被伟力撕开的巨大伤疤。 “朱雀宗的诸位,借贵宗的圣火一用。” 另一个清冷声音响起,同样是蕴含着极为可怕的王威,只不过稍稍有些稚嫩。 安林听到这个声音后,瞳孔一缩,再次愣在原地,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。 握草!怎么又是她们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