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四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三十四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

安林望着慢慢收缩不见的圣炎光华,缓缓站直了身子,伸了一个懒腰。 广场有些安静,人们似乎忘记了欢呼和鼓掌,只是呆呆地望着安林,似乎担心安林还有后手要吓唬他们。 安林一脸微笑,对着广场上的数万名弟子和一众长老认真行礼,这才有些意犹未尽地走下法坛。 结束了? 弟子们这才反应过来,圣火广场的气氛被瞬间引爆,数万名弟子鼓掌表示庆祝,有的甚至大声呼唤着安林的名字。 安林终究是朱雀宗的弟子,是自己人。所以他们虽然有些羡慕嫉妒,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是毫不吝啬地表达着自己的祝福和惊叹。 安林到莫海等人身边,一本满足地感慨道:“这次收获还不错。” 鲁嘉致脸微微一抽,不满道:“拜托……你这叫收获逆天了好吗!你这要是叫还不错,那老子岂不是成特级贫困户了啊?” 莫海一脸崇拜地望着安林,开口道:“起初你说十年内要到返虚境,我还以为你只是日常装逼,但是现在我却是信了,你真是我亲哥啊,太牛逼了!苟富贵,莫相忘!” 安林乐呵一笑:“放心吧,以后哥罩着你!” 就在这时,大长老陈信然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第四个,季永方,请上法坛!” 季永方听到声音后,心头一震,从之前的挫败中回过神来。 他望了一眼安林,心中升起极为强烈的不甘,却再也无法升起想要对抗的念头。 他走向法坛,本应是万众瞩目的时刻,周围的弟子却还在热议着安林的事情,不停将目光投向法坛之外的安林。 季永方咬牙将身上的朱雀火羽虚影放了出来,这是赤色的火羽,代表着它的品阶是中品,和鲁嘉致的一样。 围观的弟子们倒也没有多少意外的神色,季永方毕竟只是化神初期,即使配上特殊的秘宝,也难以战胜天炎级别的异兽,所以中品朱雀火羽符合他的实力。 圣火广场的议论声渐渐安静下来,这是对宗门天才弟子的尊重。 大家都望向朱雀圣火,期待着圣火的引动。 季永方也是一脸紧张地望着朱雀圣火,心中不断祈祷圣火一定要认可自己,不然就真的一败涂地了…… 不知是不是错觉,大家都觉得天空上方的纯白圣火有些萎靡,仿佛大干一场后,被掏空了那般。 一股玄妙的波纹忽然而至,将中品朱雀火羽吸引上天空,和圣火融为了一体。 季永方紧握着拳头,身子微微轻颤,心中狂喜不已。 成功了,终于成功了! 长老席上的季长老也是微微舒了一口气,还好自己的儿子丢脸没丢到家。 随着朱雀火羽和圣火融合,一道白色的光华开始飞向季永方。 这光华如同一缕白烟那般,慢慢依附在季永方的体表,十秒后开始消散。 季永方呆若木鸡。 全场一片寂静。 无数的弟子纷纷瞪大了双眼,一脸惊讶望着法坛中心的季永方。 “我没看错吧,他用的不是中品朱雀火羽吗?怎么圣炎光华持续了十秒钟就没了,不是应该持续一分钟吗?!” “不仅持续时间少,而且单位时间内引导的圣炎光华量,好像也特别的少。” “这样一看,好像只有下品朱雀火羽,才是这种现象吧?” “下品朱雀火羽?啊,宗门有多久没出现过下品朱雀火羽了啊……” “可怜的季师兄……” …… 长老席上,季长老猛拍桌子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!” 其余长老面面相觑,也是一脸懵逼的模样。 最后大长老陈信然轻咳一声,用较高的声量解释道:“你们没看圣火吗,那亮度稍稍有些黯淡,可能是帮助安林凝聚圣炎的时候,消耗太多炎能,太累了,所以才出现这种状况。” 陈信然的话语如清泉般流遍整个广场,与其说是对季长老解释,倒不如说是对数万名弟子作出的解释。 众弟子一脸震惊,还能这样解释? 不过听起来却好有道理! 季永方也听到了陈信然的解释,整个脑袋嗡嗡作响。 他双目迷茫,喃喃道: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……” 不知是不是因为哭习惯了,两行清泪再次从眼中流出,根本停不下来。 他一脸愤恨地望着安林,大吼道:“都怪你!为什么你惹的祸,要我替你背锅,我是无辜的!” 安林翻了翻白眼,懒得和季永方说话。 莫海却一脸悲伤地叹气道:“唉……季师兄,你就别在上面傻站着了。获得的朱雀圣炎少一点,只能说明你运气不好,作为师弟的我也非常的伤心!但不属于你的终究是得不到的,快下来吧!” 众多弟子本来还有一些同情季永方,现在一听到莫海的话语,却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,因为这正是季永方之前对安林说过的话。 季永方听着莫海和话语和一些弟子的笑声,又遭受暴击,气得双眼一黑,差点直接昏过去。 他咬着牙有些摇晃地走下法坛,瞪着莫海恨声道:“你也别高兴得太早,朱雀圣火萎靡,你以为你就能逃过一劫吗,下一个就是你了,我等着看好戏!” 莫海的神色一滞,再也高兴不起来。 我靠!季永方说得好有道理啊,怎么办?! 他苦着脸望向安林:“兄弟,我被你害惨了!”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,抬起头数星星,假装没听到。 季永方冷笑:“呵呵,安林师弟真是害人不浅啊,自私自利,只顾着自己吸收圣火光华,却把我们后面的朱雀宗天才都害了一遍!” 他再次故意用上了仙术将声音传开,让话语传遍了整个广场。 许多弟子知道季永方这是故意针对安林,纷纷不满地表示着抗议。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保持了沉默,因为季永方的话语也有一定的道理。虽然圣火投放炎能,不是安林可以控制的,但是从结果上来说,确实影响了后面宗门天才弟子的圣炎吸收。 大长老陈信然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第五个,莫海,请上法坛!” 莫海微微一笑,拍着安林的肩膀道:“老哥我大人有大量,就不怪你了,毕竟你让季永方哭了两次,我非常开心,哈哈哈……” 安林:“……” 季永方胸口一闷,一口老血憋在心里。 莫海走向法坛,将上品朱雀火羽释放。 圣火再次引动了火羽,然后吞噬。 见到这一幕的莫海舒了一口气,这下至少不用光棍了,能得一个中品火羽或者下品火羽的圣炎光华量也不错。 朱雀圣火光芒大盛,对着莫海降临了一道白色的华光。 这光芒让莫海的身体仿佛覆上了一层白色的纱衣,极为浓郁强大的炎能,不停涌入他的身体。 莫海眨了眨双眼,有些呆,这量好像有些多。 其余弟子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莫海炎能光华量好像和阳远的一样,并没有任何削弱的迹象。 安林微微一笑,自己没有拖累到莫海便好。 至于季永方,则是再次一脸呆滞,张大了嘴巴。 最终,白色光华降临的时间持续了三分钟,这才缓缓消散。 嗯,跟阳远的炎能光华量的确没什么两样,很正常! 现场再次陷入了寂静,明明很正常,但是众人的表情却很精彩。 季长老揉着眉心,开口道:“怎么又正常了?是不是有人针对我儿子?” 陈信然深吸了一口气:“圣火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,应该是缓过来了,所以现在的圣炎光华才恢复正常。” 他的话传遍广场。 数万名弟子一听,没毛病啊,非常有道理! 季永方听到了陈信然的解释,整个人再次痴傻在原地,脑袋嗡嗡作响。 他双目迷茫,望了望莫海,再抬头望向圣火,喃喃道: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……” 无尽的委屈涌上心头,他又哭了,双眼通红,哭得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