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真的很伤心 -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

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真的很伤心

在广场的最中央,有一个白色的法坛。 接受圣炎之力的人需要站在法坛的中心,祭出自己的朱雀火羽虚影,然后在朱雀圣火认可的情况下,才会降临力量。 也就是说,即使有朱雀火羽虚影,要是朱雀圣火和那人属性不合,也不能够得到力量。统计以往的数据,宗门各大顶尖弟子,在法坛获得圣炎之力概率,大概只有百分之七十左右,再天才的弟子也会失手。 “第一个,阳远,请上法坛!”大长老陈信然朗声开口道。 阳远望了一眼安林,随后将目光转向天空上方的圣火,神色淡然地走向白色法坛。 “阳远师兄获得圣炎之力后,就可以突破返虚期了,真是羡慕啊……”莫海望着站在法坛中心的身影,开口感慨道。 安林倒是不以为意,开口安慰道:“别灰心,你熬个上百年,也有希望达到返虚期,毕竟你可是朱雀宗这一代最优秀的弟子啊。” “嗯,那我就借你吉言了。安林你天资卓越,再过百年,也一定能成就返虚期的!”莫海笑着说道。 安林冷笑:“呵呵,你这是瞧不起我安林么?” 莫海:“???” “最多十年,我就能晋升到返虚期!”安林肃然道。 莫海:“……” “这天能不能好好聊了?”莫海胸口有些闷。 就在这时,阳远已经将他怀中的朱雀火羽虚影释放出来,悬浮在虚空之中。 羽毛虚影燃烧着金色的火焰,这是上品的朱雀火羽虚影才有的异象。 夜空之中的朱雀圣火似乎有所感应,一股玄妙的波动扩散,将那金色火羽引动,飞向圣火之中,和圣火融为一体。 圣火一阵轻颤,紧接着降下了一道白色的华光。那光芒蕴含着最为纯粹的炎力,浇灌在阳远的身上。 见到这一幕的众多弟子,纷纷欢呼起来。 这现象代表着阳远已经受到朱雀圣火的认可,被正式赐予了力量。 他们在为宗门的一位顶尖强者的诞生而欢呼呐喊,凝聚朱雀圣炎后的阳远,将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返虚境界! 从朱雀圣火降临的这道白色的华光,让阳远的身体仿佛覆上了一层白色的纱衣,极为浓郁强大的炎能在灌输,时间持续了三分钟,这才缓缓消散。 阳远那淡漠的脸上,此刻也是有了一些喜色,对着为他欢呼的众多弟子和长老深深鞠了一躬,这才走下法坛。 阳远下去后,轮到鲁嘉致走向法坛。 鲁嘉致放出了一个赤色的火羽虚影,这是中品朱雀火羽。 他在秘境险地寻找上品朱雀火羽结果被困数天,所以最后只得了一个中品朱雀火羽,实在是有一些遗憾。 这一次,圣火依旧降下了白色光华,只不过这力量仅仅是有一层淡淡的光辉笼罩着身体,而且持续时间只有一分钟左右,便开始消散。 鲁嘉致见状松了一口气,还好获得了朱雀圣火的认可,没有倒霉到家。 能在气海凝聚圣炎就是好事一件,他不会因此抱怨得失。 “第三个,安林,请上法坛!”大长老陈信然,继续朗声开口道。 这时圣火广场的数万人都躁动起来,每个人都将目光投向法坛,望着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子。 安林早就习惯了这种大场面,因此脸上并没有多少紧张的神色,而是不紧不慢地走向法坛,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天空上方的圣火。 圣火是纯白色的,在星光之下十分的美丽纯净。白色火焰的光芒永恒不灭,能带给朱雀宗弟子持久的暖意,似乎有它在就能让人心安,如此亘古不变地保护着朱雀宗。 不知为何,安林总觉得圣火和他很亲近。 他放出了在怀中的朱雀火羽,那是一个金焰跃动的火羽,是上品朱雀火羽。 季永方看到这上品朱雀火羽,脸上有着不甘的神色。他这么努力也仅仅是得到中品朱雀火羽,而安林一个半路突然杀入朱雀宗的外人,却获得了上品朱雀火羽…… 朱雀火羽悬浮在虚空之中,在万众瞩目之中,等待着朱雀圣火的招引。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,朱雀圣火没有任何的反应,广场变得有些安静起来。 数万名弟子神色有了变化,有的叹气,有的人脸上浮现出遗憾,有的微微摇头,有的则是一脸不服,想要替安林打抱不平。 他们都知道,安林失败了。 安林并没有得到朱雀圣火的认可。 许小兰抿着嘴,秀拳紧握,凝望着法坛上的男子。 安林神色也是微微一愣,他虽然知道有不小的概率会被朱雀圣火拒绝,但是当这事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,还是有着不少的诧异和遗憾。 季永方看到这一幕,先是一怔,随后脸上浮现出喜色。 安林能拿到上品朱雀火羽又怎么样,无法得到圣火的认可,终究是废物一件! 季永方回想起当初他对安林说过的话,心中一阵畅快,一种成功扳回一城的优越感油然而生。 他忽然一脸哀伤叹气地开口道:“唉……安林师弟,你别在上面傻站着了,没能得到朱雀圣火的认可,师兄也非常的伤心!但不属于你的终究是得不到的,快下来吧!” 季永方的声音很大,而且动用了元气,让在场的弟子都听得到。 这话语让众人皆是一愣,这一番话季永方口中说出,本身虽然没毛病,但是却加深了安林的尴尬感。 莫海,鲁嘉致,上官艺和阳远岂会不知季永方的险恶用心,皆是冷冷地望向季永方,眼中的怒火几欲喷薄而出。 “季师兄,下次炼火竞技场,还请赐教了。”莫海沉着脸开口道。 “你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。”阳远同样望着季永方。 “垃圾。”上官艺更加直接。 季永方一脸无辜道:“诸位说这些话是何意,我只是好心劝说安林师弟下来,他没能得到朱雀圣火的认可,我也很伤心的啊!” 他的话传遍整个广场,引起了不少弟子的反感,但是却难以当面去反击。 安林同样望着季永方,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,确实将自己恶心到了。 季永方还欲继续说话,忽然间他想到了年少时候父母分道扬镳的事情,想到了他爱慕着许小兰却得不到一丝回应的悲伤,想到了安林和许小兰在朱雀宗牵手而回的打击,想到了秋叶落入大地的悲伤…… 无尽的悲伤同时涌上心头,季永方忽然“哇”地一声大哭了起来。 季永方本来就引起了数万名弟子的注意,这时大声哭泣,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,让众弟子一脸惊愕地望着。 “妈妈啊……呜呜呜……我好悲伤……呜呜呜……” 广场上安静极了,每一个人都呆呆地望着季永方。 莫海,鲁嘉致,阳远和上官艺也有些迷茫了。 季永方哭得这么厉害,这么悲伤…… 难不成安林没能得到朱雀圣火的认可,季永方真的很伤心吗? 他们误会季永方了吗…… 就这样,季永方在数万人面前,哭得死去活来,完全不能自已。 “哈哈哈,季长老,你的儿子真有意思啊。”朱长老哈哈大笑道。 一旁鬓角有些发白的季长老,沉着脸,一言不发,这脸真是丢大了。 在数万名弟子面前嚎啕大哭,这事其他弟子长老能笑一百年……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季永方会这样,完全感应不到其他力量的干涉,难不成自己的儿子真的和安林感情这么深? 安林负手在身后,开口感叹道:“季师兄,其实你不必这么伤心的,我都还没哭呢,你哭个啥?” 他的这句话传入每一个弟子的耳中,让整个广场憋着笑的弟子,再也忍不住,笑了出声。上万名弟子一起笑是什么场景?那简直惊天动地啊! 季永方听到这震天的哄笑声,不禁悲从中来,自己的一世英名在这一刻可以说全毁了,不由得哭得更伤心了……